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不怕冷 ▪楊愛民▪

1/19/21 (大寒前夕),老朽夫婦穿著棉襖坐在沙發上吃著冰棒看電視。老伴說,這冰棒好涼啊!
我說,我們不怕冷。正巧看到普京跳入冰洞裡「氣猛子」(方言—潛水)。普京的不怕冷比我們的不怕冷偉大多了。
忽然想起顏回的死,是因為他像普京那樣跳入冰洞裡凍死的。顏回跳冰洞的動機比普京的動機神聖多了。普京只是「愛現」;而顏回則是去搶救孔子的一車書簡-那是中華民族文明延續的命脈。
孔子周遊列國帶著一車書簡回國(魯國)車子在冰上度過黃河時,因為車子太重,冰不夠厚,把冰壓垮了,整個車子沉入水底。顏回奮不顧身立即跳入水中撈拾書簡。他反复跳入冰冷的水中,將一捆捆的書簡拉上岸來。由於顏回身體虛弱,失溫太久,結果被凍死了。當時顏回29 歲,孔子68歲,今天普京也是68歲。如果孔子和其弟子一同跳入冰洞裡搶救書簡,可能顏回不會凍死。
所以事後孔子答魯哀公時說,「顏回不幸短命死矣。」有人說顏回41歲死亡,存疑。因為,那時候,41歲不能算是短命。所以說,顏回的不怕冷比普京的不怕冷更為偉大。
還有一個更不怕冷的,它喜歡冷,在零下數十度至百度生活舒服得很。它就是使全人類生活方式改變窩居住家不能出門的新冠病毒。它也是使我與你閒聊不怕冷,胡說八道一通,請原諒。
保重吧,它是來真的。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