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一個午後冬暖的親子公園 ▪ 王國元▪

自從進入老年期,及從工作崗位退休後,在日常的平淡生活中,最縈繞於懷的莫過於孫輩們的一顰一笑,恨不得天天能夠見面及擁抱他們。大女兒嫁了一位洋人,任職機械工程師,
育有2子,老大6歲,老二近2歲,住在距離我們家約有1小時車程的郊區。女兒嫁給洋人的缺點是,凡事就得按洋規矩來,探望孫子之舉,誠同看醫生,還得先約好時間方成。這天突然
接到女兒召見的短信:「這個週末沒有安排任何活動,歡迎來探望孫子。」時間訂於下午3點過後,之前可是他們全家睡午覺的時間,不方便打攪。
大孫子名“卡特”(Carter),他爹取的名,與前美國花生總統“吉米.卡特”撞名,是我最不欣賞的一位前任美國總統,他在任內不顧一切與中共建交(1979/1/1)。猶記得我當年還是風華正盛之年,遠赴華府参加國民黨策劃的全美留學生“抗議美國承認中共”的示威運動。一股國仇家恨全部栽到卡特總統的身上,心裡老不中意這個名字,出於禮貌,只得勉強擠出笑容:「好名字。」後來女兒徵得女婿同意,孫子中文名冠我的姓氏,還要我替長孫取個中文名字,我猶豫不決了,我不會算生辰八字,更對中文名字筆劃上的總筆數舉棋不定,真怕算壞了,會影響他的一生呢。於是我去繁就簡地直譯:“王卡特”,還遭女兒狠批了一頓:「我以為您是詩人兼作家呢?」不滿之情溢於臉上。
6歲的卡特上幼稚園,個兒不高卻聰明無比,每天聒躁不休,說出來的話不像幼兒,他有一句口頭禪:「Nothing personal(沒有惡意)」常引發大人們笑得開懷。他從小被我訓練得喜食中國菜,跟老祖父一樣愛喝湯,特別鍾意廣式海鮮魚肚羹。老二肯登今年近2歲,是個3呎不到的幼童,一幅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架式,由於混血長得特別可愛,金髮藍眼
珠的他,不同於他哥哥的黑髮褐眼,跑起來,一個小屁股扭動得可愛極了,女兒又告訴我:「他腳穿耐吉的凱利爾文的商標球鞋(Kyrie Irving)」,爾文是NBA的籃網隊主將(Nets
),不巧的是,在眾多的NBA球星中,我不特別欣賞他。女兒提議一齊上她家附近的社區公園裡玩,內附設有水泥籃球場、溜滑梯、鐵爬梯、鞦韆等各式樣的兒童遊戲設施。
連續低溫了數天的達城,突然間放晴回暖,一家6口齊徜徉於綠茵的草地公園裡。我們先來到水泥籃球場上,女婿及女兒都能輕而易舉地成功投籃,小卡特投出的球,往往在半空中
垂頭喪氣而墜落。他不服氣地一再試投,總是力道不夠。不服氣的還有一位已逾隨心所欲的老祖父,遙想當年也是籃球好手,打過系隊代表,遠投近射皆成,40年未接觸過籃球的
一雙手臂,飽受風濕關節炎的折騰,無法舉得全直,企圖擦板而入,試投了4、5次方成功一球,竟然招來一些晚輩的鼓勵掌聲。
M e r c y ! 我是老漢猛提當年勇, 以5 呎1 0 吋的身高打中鋒,女兒傳話給女婿,看見他一臉難以置信的神態,我
只好補充兩句:「當年大家身材都不夠高, 6 呎正的人
已屬珍品」,洋女婿勉強微頷。
我與老伴移坐在如茵草坪上的鐵凳,望著女兒家的一幅親情圖;洋女婿忙不迭地訓練小卡特玩棒球,他站在約10呎多外的距離,頻頻餵球給戴著小棒球手套的兒子,大部份球漏接了,偶而接住1球,二老連忙掌聲響起以資鼓勵,有時忘了拍掌,小卡特會洋腔洋調地用中文叫著:「公公,我剛才又接了1球。」
我們趕緊又補了些掌聲,女兒則在另一角落裡,忙著將老二的小屁股塞到鞦韆墊上,然後小心翼翼地前後搖蕩著,那張可愛的洋娃娃臉,也開始學他哥,用中文輕聲叫公公,我的心融化了。
此情此景,不禁回想多年前女兒在佛州上大學時,認識了這位來自鄉下的男同學,後來歷經幾番的分分合合,當女兒告訴我,她決定下嫁時,父女間有過一次的感性談話:「爹我知道,你希望我將來能嫁律師、醫生等高薪群,但是我從來就沒碰見合適的,他雖然不exciting,卻會是一位好丈夫,好父親。」我很感動,也樂見其成,當這位洋青年按照禮節,在婚前打電話給老丈人,徵求同意娶女兒為妻時,我也欣然同意。
夕陽開始西落,涼風刮起,我們離開那溫馨的小公園時,不禁想起了自己在年輕打拼的年代,一向欠缺耐心陪伴自己的孩子在公園打球、嬉戲。閒暇時分,自己常與友好打網球或沉迷於麻將桌上,望著洋女婿這一幕居家好男人的形象,自己深感愧疚。在一種救贖的心態下,我決定報名参加孫子托兒所舉辦的祖父母節,親自到校参與他們的活動,好彌補自己年輕時對子女們的虧欠。
這一位從出生到上大學時,從未離開地屬美東家鄉的洋女婿,婚前沒去過紐約一次,更遑論出過國,家境並不富裕的他,自幼得靠半工半讀完成學業,人聰明,書唸得頂尖,長相老
實,是位單車好手。結婚後隨女兒遷來德州,利用業餘時間,上社區大學修碩士學分,每科都拿A。今天老丈人首次有緣親自見證,他們一家人的和樂融融,著實為女兒感到高興,或
許她的選擇是正確的,平凡的日子雖不富裕,卻過得充實幸福,畢竟人生苦短,歲月如梭。
我們就近找了一處購物中心的美食街享用晚餐,我挑了一家專賣客家菜的“客家莊”,女婿望著(Hakka)字問我?我告訴他客家族(Hakka )有點類似美國的猶太族,少數民族之一,生性節儉,勤奮努力,能吃苦耐勞,非常團結。我們共享了幾道客家名菜:金瓜炒米粉,客家古早麵,客家釀豆腐,客家鹹豬肉,客家薑絲炒大腸...望著他們吃得開心,我滿意地買單。
小卡特在大人閒聊中,不甘寂寞細聲細氣地插話:
「公公我知道你今年幾歲?」
不待我回答,他報出了:「73歲了」。
我沒好氣地訓戒他:「小孩子隨便問人家年齡是不禮貌的。」
「Nothing personal」說著還扮了一個小鬼臉。
開車回家的途中,我心中對這個冬暖的午後,親孫公園之旅,內心裡感到溫馨無比。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