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春風撲面 荊棘世界佈滿刺客

爾 雅

去到蒙特瑞湖居, 白鴿媽媽已在沙發後的小陽台孵了二胎,兩隻毛絨絨的小傢伙仰起頭,驚訝地望著我,生怕我找它們的父母收房租。
大陽台茶几下,也被聰明的鴿子因地制宜地做了窩。我一推開落地窗,茶几下正孵蛋的灰鴿媽媽受驚,蹣跚撲打著翅膀飛走了,露出兩顆雪白光潔新鮮的鴿蛋,超級可愛。
為不妨礙灰鴿媽媽回來繼續孵蛋,本想多住幾天的我們,決定第二天便離開,把空間和時間留給鴿們。
歸來舊金山東灣四合院,發現貓咪berber戴了彩虹布圈,好逗趣。原因是它除了銜花獻給貝哥,還一而再捉了小鳥獻給貝哥。貝哥生氣其傷害小生靈,但教不聽。只好給它項上套醒目的彩虹圈,讓鳥兒容易看到潛伏的刺客。只是久未能撲殺到獵物,貓咪berber許會疑惑:是否自己武功已廢?
去年底不請自來的berber,彷彿已忘記舊主,全然融入了我家,它不是在院裡慵懶曬太陽、抹口水洗臉、攤開身打滾、采了花獻花,便是在院外街區閒庭信步及鄰里串門。感覺它的日子,真可謂:「詩意的棲居」。
我擔心:若鄰居也餵牠,它是否會另認了新主?但貝哥自信說:它肯定會回來,因我們不僅餵牠,還給她愛。
從3月中旬的「爾雅日記」(一),至5月中旬的「爾雅日記(十三),整整兩月,記載疫情下的美國日常生活。隨著全美各地復工復產,政府解除「居家令」以及開放一些公共區域等,原以為我的疫情日記,已完成這段特殊時期的歷史使命,告一段落,完美收官。
世事難料,從仲春至仲夏,瘟疫未了,人禍又起。一夜間,美帝彷彿倒退到中國「文革」。由於白人警察執法不當,致使黑人死亡的案例,在全美一些大城市的市中心,特別是商業密集的地區,各種打砸搶燒,甚至在西雅圖成立烏托邦自治區……一時間,彷彿時空穿越,進入亂世奇葩的魔幻現實主義小說或電影中。
美國是民主自由的國家,民眾有權訴求,和平的抗議遊行示威原本稀鬆平常。但此次的活動卻演變成相關組織的幕後操縱,以及某黨派的政治作秀。
而在遙遠的太平洋彼岸,除了戰狼撕咬,還掀起過一波短命的「擺地攤」熱潮。起因是中國總理說:全國有6億人,月薪不到1千元人民幣。不僅倡導從上至下過「緊日子」,還鼓勵民眾擺攤發展經濟。
有感於兩超極大國狀況,曾戲改陸放翁詞《釵頭鳳》: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擺地攤,打砸搶。山盟善變,機票難求。作、作、作!
雖然,我們這些居住區,平和安寧,看上去似與往常無異。但實際還是回不到過去,特別是心理上。曾經靜好的歲月,地球村的日子,哪去了?「或命巾車,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尋壑,亦崎嶇而經邱。木欣欣以向榮,泉涓涓而始流……」每個人都該是國際公民,可以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客觀地:「歸去來兮,請息交以絶游。世與我而相違……」便只好:「引壺觴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顏。倚南窗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園日涉以成趣,門雖設而常關……」
關起門來,研究「白案」:日常的饅頭包子油條已不在話下,且廚藝又有精進:用紅菜頭煮軟後打碎和面,做出美麗的玫瑰花饅頭。問題是:吃時會感覺暴殄天物。
涉步園中,慶幸10年前手植了十餘棵果樹。依據其不同性格,曾被我冠以「金陵十二釵」名:林妹妹梨花一枝春帶淚,寶姐姐圓潤陽光如蘋果,混跡於脂粉圈的寶哥哥,面若桃花……花謝花飛飛滿天。春天看花,秋日啖果;品茶讀詩,不求甚解;長裙迤地,花下鞦韆,便是我一個人的大觀園。
這株當年的枇杷樹幼苗,如今已威蕤高大,果實纍纍,「大似明珠徑寸,黃如香蠟成丸」。黃了枇杷,蜜了嘴巴。攀枝吃果, 實在盡興。我們吃鳥兒吃松鼠也吃, 這是從樹上到舌尖最短的距離。緊接著,李子也紅了......
唯有櫻桃今年減產, 只在枝間零星點綴些許紅瑪瑙。不過櫻桃樹生了個兒子, 已長成少年。
這週末,是美國獨立日。獨立日前夕,美國總統川普在南達科它州著名的「總統山」舉行了慶祝活動,並譴責破壞歷史人物雕像,抹殺美國歷史,左翼文革開歷史倒車的行徑。依我之見,世界已是高科技的21世紀,時代車輪滾滾向前,那些左傾伎倆確只能是蚍蜉撼樹,螳臂當車。當川普總統演講結束,剎那煙花璀璨,火樹銀花不夜天。
7/4日獨立日當天,川普總統參加了在華盛頓舉辦的美國獨立日慶典並演講,主題是「致敬美國」。竊以為,不論川普的行事風格及言論,遭到過多少批評,但他接地氣。一個不為謀私利,一心只想為國家和民眾做事的總統,總是值得敬佩並令人尊敬的。
我曾調侃,老公總是把所有節日都過成「勞動節」。所以早晨,我還在懶覺中,老公便外出幹活了。自從變成「地主」,這個曾經的「士大夫」,便嬗變成「汗滴男」(Handyman)。他對勞動的熱愛簡直出乎我的意料!「在美國的大地上奔忙奔波,重新體驗汗水流進眼睛裡,那種既難受又舒服的感覺。」他如是說。
已連續幾個週末,老公去給房客刷油漆。確切說,是去為新裝修的出租房,做收尾工作----把院子柵欄油漆一遍。
今天除了刷油漆,還要砍一棵樹,是橄欖樹。老公心中不捨,因懷舊《橄欖樹》:「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為什麼流浪,流浪遠方,流浪,為了,為了夢中的橄欖樹,橄欖樹……」但因房客抱怨橄欖果掉落滿地,使得院子不乾淨整潔。
作為中國80年代學院派詩人,他已金盆洗手,久不作詩。但世界各地詩人們仍不時興緻勃勃,寄發詩歌與他。自嘲曰:發詩給一個刷油漆的,何用之有?
「長太息以掩涕兮 哀民生之多艱」。果真是憂憤出詩人,前兩日他實在忍不住揮毫,為那個日子作記。竊以為:寒劍出鞘,寶刀未老。現分享之:
《背信者》
作者:程寶林
背信者身佩長劍,袖懷暗器
貼著牆根疾走
他的斗笠壓低眉頭
你只能看到,一頂斗笠的行走
五步殺一人,十步殺二人
春風撲面,荊棘世界佈滿刺客
天下無敵的人啊
我卑微的一生閲人無數
背信之人,千里赴約
趕去與敵人歃血為盟
秋風漸涼時
背誓與背盟的季節來臨
白紙黑字
真的抵不過
刀槍劍戟
夜深沉,烏雲四合
向南趕路的孤獨客
在大樹下和衣而臥
袒腹而歌
發誓與雷霆決鬥的人
相信他的寶劍
比閃電更為鋒利
(2020年7月1日)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