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翰墨紅顏情未了 民初文人的愛情與作品

張志誠

1912年1月1日,歷經了10次革命與武昌起義,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終於在南京成立,此時整個北方仍然由各地軍閥分割自治。清朝末代皇帝愛新覺羅溥儀在2月12日退位後,3月11日孫中山領導的南京臨時政府解散,由袁世凱的北京臨時政府繼位。政局陷入混亂,再歷經袁世凱洪憲稱帝,張勛復辟,寧漢分裂,北伐內戰。即便到了1928年北伐結束,全國名義上統一,但是和平日子過不了多久,接著而來爆發軍閥中原大戰,然後1931年九一八事變,日本侵佔東北,烽火遍天,戰亂從未真正停止過。1936年西安事變,次年日軍進犯盧溝橋導致對日抗戰全面爆發,由東北,華北,華中,華東,華南,各地先後淪陷,百姓流離失所,國土遍地狼煙,整個國家都落入前所未有的艱難變局。
民國成立最初這三十年政治動盪不安,社會變動更是風起雲湧。由各國返回的留學生帶回來各式各類新思想,從封建帝制的一言堂改為要求民主自由開放的社會,帶來的衝擊不僅僅影響了政治軍事經濟,更深深改變了文化藝術和社會階層的方方面面。1917年,胡適在《新青年》發表《文學改良芻議》提出八個主張,翌年再提〈建設的文學革命論〉的八不主義。1919年的五四運動更確立了使用白話文替代文言文的巨大改變,不但文人的腦袋走向開放,文字書寫方式也徹底改變了。當時留學美國學習範圍較廣從理工法政到文學農業都有,德國以哲學工業較多,法國偏文學藝術,英國政法經濟語文,而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則是軍事方面留學首選,成為保定黃埔之外,軍官養成教育最大的來源。前所未有的變化使得一切都不穩定,昨天的過去成為今天的歷史,而今天的現在很快又成為明日的歷史。
在民初的巨大變局裏,文人以筆墨留下訴說不盡的篇章,以及無窮無盡的軼事,也留給後代的我們可以從中瞭解那個逝去的年代到底經歷過什麼樣的過程,彌補學校教室課本中沒有詳細述說的其他層面。過去這些年,我從愛情這個角度出發,在文友社講過「明代文人的愛情作品」,「清詞」,「清代文人的愛情作品」,「戰爭與愛情文學」等一系列題目分享,鋪墊了民國出現前的氛圍與淵源。不管達官貴人或是升鬥小民,在情海裏都免不了起起伏伏,都曾面臨相聚與別離,都曾在傳世作品中呈現出涙水與歡笑,感動著後來閲讀的讀者。時空背景改變了,書寫的筆調不同了,但是對於愛情的憧憬與追憶將流傳永久。1200年前唐朝白居易的「長恨歌」,865年前南宋陸游在沈園留下的「釵頭鳳」,230年前曹雪芹的一生巨著「紅樓夢」,140年前沈復牽動人心的「浮生六記」,84年前在徐志摩罹難5年後出版的 「愛眉小札」,和69年前張愛玲「半生緣」裏的真情與無奈都依然能令人不忍卒讀,一起隨著內容起伏心動。
9月12日講題是「民初文人的愛情與作品」,所謂的民初期間選在1912年 民國成立的最初三十年。那一代的文人都經歷過清朝傳統的國學教育,為了預備參加科舉考試,從背誦啟蒙書籍開始,熟讀四書五經,經史子集,唐詩宋詞,苦練書法,基本上詩書畫藝都有一定程度訓練和造詣。他們以文言文爲基礎改變發展出來白話文運動,同時開始使用標點符號寫文章,奠定了後人書寫現代白話文的根基,民初是一個承先啟後的重要年代。在這個環境劇變動盪不安年代裡,還有許多翰墨紅妝用筆墨和生命寫下了無數動人的篇章。我們單單從愛情這個相對單純的角度切入,除了介紹文人本身真實的愛情故事與經典作品外,也將泛談當時情境,相關事件,以及牽連到的民初歴史,文化,代表人物,重要地緣和那個年代的思潮與大環境背景。
民初從時間上距離今日已百年左右,當年的筆法用語寫作的方式格調與現在文章雖然多所不同,那是個由文言文轉變為口語的啟蒙基礎與過程,許多膾炙人口的典籍篇章一直持續是各年齡層學生必讀的經典,串聯起不同年代文人的風雅書香。隨手拈來就有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背影」,「槳聲燈影裏的秦淮河」;郁達夫的「遲桂花」,「釣台的春畫」,「沉淪」;徐志摩的「再別康橋」,「翡冷翠的一夜」;魯迅的「阿Q正傳」,「孔乙己」;錢鍾書的「圍城」,「談藝錄」;朱光潛的「文藝心理學」;茅盾的「子夜」,「霜葉紅似二月花」;老舍的「駱駝祥子」,「茶館」;蕭紅的「呼蘭河傳」;沈從文的「邊城」,「湘行散記」;張恨水的「金粉世家」;巴金的「寒夜」,「家」,「春」,「秋」;林語堂的「京華煙雲」,「生活的藝術」;梁實秋的「雅舍小品」;許地山的「落花生」;蘇雪林的「綠天」;無名氏的「北極風情畫」;曹禺的「雷雨」,「日出」等等都是讀書人依然能夠朗朗傳頌的作品,歷經百年仍能挑動著無數讀者的心弦。
民初不僅僅是個特別動盪的時代,更是個才子佳人遍出的時代,紅粉幾番春夢,翰墨多少奇才,留存不知凡幾讓人蕩氣迴腸的情史。徐志摩/林徽因/陸小曼的情絲牽連萬縷,吳宓的情海折騰,郁達夫對王映霞的始亂終棄,李叔同與蘇曼殊的遁入空門,朱自清與夫人陳竹隱的款款深情,沈從文與張兆和的天作之合,張愛玲與胡蘭成那無從靜好的山河歲月,徐悲鴻/蔣碧微/張道藩的難解習題,蕭紅遇上蕭軍的苦情掙扎,丁玲的跋涉情路,梅娘的坎坷生涯,陳獨秀的數次婚變,梁實秋、程季淑後來的槐園夢憶,錢鍾書與楊絳的鍾愛一生,茅盾與秦德君曾經有過的深情,魯迅與許廣平的攜手共度,瞿秋白與楊之華的生死伴侶,鄭振鐸與王世瑛之間以悲劇收場的初戀,林語堂與陳錦端的鶼鰈情深,苦等多年終於能執子之手的曹禺與李玉茹,還有太多太多訴說不盡,過程結果都不相同的愛情故事。這些位知名文人都為民國初年的文化藝術做出不可磨滅的重大貢獻,他們走過的情路更是崎嶇轉折,固然有的繁花似錦,但更多的是此恨綿綿無絶期的令人緬懷神傷。
本次演講不會討論以上這些眾所皆知的人事物,而是將重點將放在大家比較不熟悉的其他作家作品與他們的真情摯愛上,分享民初年代那地老天荒的愛情與纏綿悱惻的作品。從分享詩詞散文,小說戲曲乃至繪畫美術各種不同形態文藝表現方式,勾畫出民初相對不為人知的其他文人軟性風流的另一面身影。就如人世間有的人榮華富貴,有的人窮苦潦倒,情字這條路上同樣有人到處留情,有人從一而終,有人白頭偕老,也有人苦戀一生。隨著歲月衝擊,一切都終將成爲雲煙往事,翻讀他們的作品瞭解他們走過的人間路,將能更貼近民初人物,進而更認識一路傳承到我們手中的民國百年歷史,同時兼及民初那個動亂年代的文化底蘊,時代背景,社會百態與長遠影響。
除了人物事蹟,經典佳作,也藉機談談民初文人情史飄散過的故居豪門,從北京流淌著皇城味道的老胡同到飄著梔子花香的上海弄堂,過去出身舊時王孫世家的老克拉,還有翰墨紅顏留存下來的文具畫作手跡。王安憶在「長恨歌」中描寫得好「上海真是不能想,想起來就叫人心痛。從來沒有它,倒也無所謂,曾經有過,便再也放不下」。其實放不下的豈止是上海?多少流金歲月,多少癡情兒女,那些過往的人事時地物,更放不下的該是真心真意付出的濃情蜜意與沉澱心底的往事回憶吧。即使大江大海已經東去不返,年華早已似水流逝,但是曾經翻騰燦爛的情海浪花與如煙往事終將永遠留在文學史料與讀者們的心上。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