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龍哥部落格】
網路聆賞甘秀霞「粵劇戲曲講座」記

陳龍禧

「達拉斯粵劇社」社長甘秀霞,文學底蘊深厚,長期致力推廣粵劇文化,深受愛好粵劇者歡迎,她口條清晰、能寫、會演唱,每場演講均精彩;她孝親友悌、宅心純良,與人都好相處。今年六月應「達福中美文化交流協會」邀請,在「戲曲講座」與大家分享元曲,受參與者好評;接著「北德州文友社」七月又請她在線上主持「文藝座談會講座」,講解粵劇戲曲賞析,並介紹一齣著名粵劇劇作家唐滌生改編自京劇《花田錯》,劇情輕鬆有趣,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名粵劇《花田錯會(花田八喜)》。
聰慧婉麗的甘秀霞,是「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師大)」國文系畢業僑生,前「達拉斯文友社」社長,筆名乘風、甘子,能寫、能演、能唱,著有《乘風草堂散文精選》,堪稱是現代才女。她1970年臺師大畢業後回香港,擔任香港培英中學及九龍靜宜女子中學文史課程老師,在職期間又讀羅富國教育學院在職師訓班畢業。甘秀霞1977年結婚隨夫移民加拿大,後移居美國達拉斯,1992年在「達拉斯新聞」撰寫以散文小説為主的乘風專欄;後來改寫讀書心得的甘子專欄。2006年加入「北德州文友社」,擔任2007--2008年社長。現為「世界華文女作家協會」及「美南作協」永久會員。2011年創立「達拉斯粵劇社」,努力在社區傳揚粵劇文化,並執筆「達拉斯粵劇社」專欄至今。
甘秀霞既賢慧又才識過人,學識淵博,認識者均只知她婚後至今顧家演戲,在家裡忙裡忙外,家務都處理得妥妥貼貼,「既有雲霞蒸蔚的絢麗多姿,又有光風霽月的明淨清爽。」她回想,其實在加拿大也曾經歷過外子被裁員,舉家搬到小鎮開加油站及中式快餐店,自己替人家看孩子、當保姆的陳年往事。她說,從懂事至今,都保持著「嗜書史、賦詩文」的好習慣,一直用文字記錄生活、抒情言志。她在臺師大修讀期間,曾從崑劇名家顧傳玠之夫人張元和學身段,從崑劇名票兼崑曲劇本收藏家焦承允老師學唱功,並粉墨登場演過崑劇《牡丹亭》、《長生殿》折子戲《小宴》楊貴妃一角,圓了穿戲裝上舞臺夢。
在臺師大時,甘秀霞拜名家學崑曲、學身段,看京劇、粵劇、越劇、歌舞,各方面都突飛猛進,很快從學校業餘表演變成劇場的主角。她說「回香港當老師前,瘋狂熱愛百戲之祖崑曲到無法想像的程度。回港後因環境變遷,當了盡責的老師,雖然無緣再登台,但熱愛的程度絲毫未減。」更重要的是從學戲中記住一輩子「做事要刻苦,待人要誠懇,胸懷要遠大,品行要純潔,態度要端正。」這些都為後來演繹經典角色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雖然甘秀霞旅美加多年,但影響至深的仍是蒙親訓及求學過程的傳統文化薰陶。她熱愛藝術並天賦出眾,堅守著戲曲忠孝節義內涵,在苦難中構築了她的文學世界,歷練中體悟到的許多哲理,發人深省。看她年節登台演唱粵劇,不由得想起蘇軾《水調歌頭》的詩句「明月幾時有 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 」於是她便為自己起了個飄逸美好的筆名---乘風,書齋名《乘風草堂》,連著作都不忘《乘風》兩個字。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學及戲曲,一般文化史都用朝代區分為唐詩、宋詞、元曲。當它發展到某一個時段,總會有一個曲度,即使有心人想力挽狂瀾也是困難重重。」甘秀霞覺得在這種情形下,她一直抱有非常樂觀的心態,相信只要在地球上有一方土地的人繼續傳揚,這個文化就不會消失。她說「戲曲有曲詞、説白,有動作,更有完整曲折的故事和性格鮮明的人物形象。她只好盡量推廣粵劇、培訓演員,讓下一代對傳統藝術文化有個認識,然後讓喜歡者來選擇。
甘秀霞指出,元朝留下來的戲曲有一百六十多種,内容有婚姻、倫理道德、歷史故事、英雄豪傑、神仙道化等等,形形式式的人物反映了人生百態,悲歡離合,在美與丑、善與惡、情感與理智的衝突中寫劇本的用智慧決定了人的命運。甘秀霞認為「在中國歷史上,元代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時代,它使用弓箭得天下,長時間排擠漢人,不懂得知識份子的重要,廢除科舉好長時間,等於把讀書人抛到了社會最底層。當物質與精神同時失落,他們無處宣洩,於是轉向戲曲。」
元代有名歷史劇之一是馬致遠《破幽夢孤雁漢宮秋》。甘秀霞指出,劇中敍述西漢元帝時期宮廷畫師毛延壽,在戲一開場就有他自我介紹的一段:「爲人雕心雁爪,做事欺大壓小,全憑諂佞奸貪,一生受用不了。某非別人,毛延壽的便是。現在漢朝駕下,為中大夫之職。因我百般巧詐,一味諂諛,哄的皇帝老頭兒十分歡喜,言聽計從。朝裏朝外,哪一個不敬我?哪一個不怕我?我又學的一個法兒,只是教皇上少見儒臣,多溺女色,我這寵幸才得牢固。」
甘秀霞特別引用,毛說:「田舍翁多收些幾斗麥子也想換媳婦兒呢!何況陛下貴為天子,富有四海,何不派官員遍行天下選擇宮女,不分王侯宰相百官民家,15嵗-20年歲容貌端莊都選來充實后宮,有何不可呢?」以及「不要倒好了她,眉頭一縱,計上心來,只把美人圖點上些破綻,到京師必定發入冷宮,教她受苦一世。正是恨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兩段劇情對白,落實了美貌冠於後宮的王昭君,不肯賄賂毛延壽的下場。
甘秀霞在文友社講座介紹粵劇賞析時表示,她雖擅長文學寫作,但是也醉心舞台。對2009年粵劇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逐漸得到國際認同,也愈來愈多人對粵劇產生興趣感到欣慰。她強調「達拉斯粵劇社」不定期舉辦戲曲講座,她至今仍記得曾在布蘭諾海格圖書館舉行《孔雀東南飛》講座,第一部分由譚冠濠分析《孔雀東南飛》這個戲曲,並由張紹平醫生二胡演奏《豫北敍事曲》,當天劇友濟濟一堂,意猶未盡,效果很好。
2011年甘秀霞也曾在文友社演講,她覺得十年轉眼就過了。雖然這次因為武漢肺炎疫情關係,改成在線上和大家分享粵劇的美,但是仍然非常高興。她強調每個人生來都有自己的使命!她覺得對於粵劇天生就有基因,所以願意全心投入演戲,也將粵劇的傳承視為願意負荷的責任。她鼓勵愛好者除了勤練基本功,還要多讀文學、歷史,以豐富積儲,加強本身的文化修養,期望粵劇的新秀演員,並透過舞台演出,能開展出新的天地。
甘秀霞社長在戲曲講座介紹《花田八喜》,男女主角在花田渡仙橋畔相遇,美而慧黠的月英藉寫扇與賣字書生卞磯認識,花田盛會一見鍾情,成就美好姻緣。她認為,全世界講粵語的人大約一億,是中國排名第三的語言,世界排第十六,期待使用地區廣,具有很強影響力和生命力的粵語,不僅在海外華人社區中被廣泛應用,粵劇又具有鮮明的南方文化風格,請大家多多支持提昇粵劇地位,為它成為中國有名戲曲而努力。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