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粵劇社】
法庭即席翻譯的客串生涯

采 風

俗諺說:「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三十多年前,我從紐約遷居南卡州時,這裏風氣保守,不夠國際化。由於在公立圖書館第一線工作之故,曝光率高,在需要用到中文說寫能力的地方,呼之欲出的似乎就非我莫屬了。這絕非因為我武功高強,而是山中無老虎!
有一天,我的直屬上司非常興奮地給我電話,說:「琳,我要你立刻回副州長辦公室電話,他們需要你。你可以隨時離開辦公室去協助他們,不必再向我請示。」原來,副州長辦公室為處理一件華人民事訴訟案,情急之下到圖書館求索協助。我奉命執事,未料不但得到超級禮遇和不錯的報酬,而且還意外開啟了法庭即席翻譯的客串生涯。幸好在一個華人不多的地區,翻譯的需求並不很大。此外,不但被告都是來自外州,我沒有人情壓力;而且也無殺人放火的大案子,我不必過分擔心可能以一字之誤危害生靈。
雖然我已經成為當地兩縣級法院唯一任用的翻譯員,但是每次碰到的法官都不一樣,作風也迥異。面對一個沒有被認證的客串譯員,大部分的法官都先要了解譯員的背景與經驗。
我的生長背景,以及在台灣與美國的學經歷,很容易就過關了。接著就是例行的舉手宣誓儀式,我必須宣誓不歪曲事實,不失去中立立場。
小城法官和律師缺少處理新移民案例經驗,常忘適時給予譯員開口的機會。等他一連串舉出好幾條又臭又長的法律條款之後,諸如20-3-503,7-15-1190, 12-36-70等等,譯者早已茫然不知所之了。慶幸我雖偶爾會遺漏條文章節段落編號,但從未在最後判決轉述中出過紕漏。
在我十多年的翻譯生涯裡,不但對美國法律制度多了一些認知,對華人在美國的盲目奮鬥與掙扎也平添了好些同情。
除了一起家暴案之外,我處理的案件大都與買賣仿造品有關;而且被起訴的都是從紐約州,賓州,馬里蘭州等大都會沿著95號公路南下的流動攤販。他們大多缺乏英語溝通能力,為保護被告權益,法院義務提供翻譯人員。可是被告在法庭上一看到同胞翻譯員時,就自然地流露出乞憐求助的眼神。在開庭前與我簡短溝通時,都是央求代說好話,手下留情,殊不知我並無權施恩。那種愛莫能助的感覺無比揪心,使我漸萌引退之心。
印象最深的被告,是一個缺了兩顆門牙,兩眼佈滿血絲的五十出頭男士。他拋妻棄子偷渡大洋,為的就是美國夢。可是由於專業背景與英語能力缺如,只落得與臨時女友合夥販賣名牌假貨苟且偷生。女友在與他分手後,仍借用由他具名租賃的貨倉,囤積市面價值高達百萬以上的十餘種名牌衣飾。未久東窗事發,他以男子漢大丈夫勇敢頂罪,以致鋃鐺入獄。聆聽一審判決時,他兩行熱淚直下,搖著頭對我說:「沒想到我今天會淪落異鄉,弄到這種地步!兒子今年高中畢業,本來要接他來美團聚的。真不敢想像他如果看到爸爸被遣送回國的落魄模樣會怎麼想?」在他被帶進臨時囚房前,我答應替他找個懂得中文的律師,他感激莫名,焦慮之色稍減。但他早先那副捶胸頓足、悔不當初的神態,一直在我記憶裡盤旋不去。
另一個幾乎令人啼笑皆非的案例,是七個年輕男女,開著一部滿載冒牌貨的大旅遊車,打算從紐約到奧蘭多迪斯奈樂園玩耍,順便一路擺攤叫賣賺取旅費。但當他們浩浩蕩蕩將貨品搬進跳蚤市場時,就立即引起矚目。警察接獲密報,不多時就到現場一網打盡,冒牌貨品也全被扣押。在庭上,七人一字排開,臉色蒼白,語無倫次。當嘴裡說「不是」時,卻猛點頭好似要說「是」,弄得哄堂大笑!其中一人試圖辯解道:「我們在紐約也是這樣擺攤子賣東西,可是從來沒被阻止過。」法官嚴詞告誡:「這裏不是紐約,民情大不同!」
最後判決每人罰款一千美元,同時沒收所有貨品了事。大家正慶幸不用入獄,未料移民官迅速介入,發現其中有五人非法滯留。他們罪加一等,將移送查爾斯頓移民局另行處理。
眼看小小的一個出售仿品案,霎時間就要演變成遞解出境的大案子。被告跌坐長板凳上,萬般懊悔!
那天步出法庭,我好似剛看完一齣充滿黑色幽默的鬧劇,哭笑兩不是!一再目睹本性善良的華人在異鄉懵懵懂懂,冒失犯法,十分不忍!於是就下定決心結束這客串的法庭翻譯生涯!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