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龍哥部落格】
英慧早發黃豆北《追根畫》無與倫比

陳龍禧

天才藝術家黃豆北獨創《追根畫》。他的畫風是吸取史前古文化,採用商周時期古篆文字甲骨文,一任大小輕重,佈局獨運、造形古典、神韻自然,將靈感融合,搭配書法行草,組成一個均衡畫面,並保留漢字特有書寫筆墨韻緻。嶄露天份後,他本著對色彩構思巧妙為基礎,弱冠之年又隨1949與蔣介石撤退來臺諸多名家,研習書法、繪畫、金石、篆刻,詩詞古文,並獵涉早前及歷代高古陶瓷、青銅器研究鑑賞,讓他身心和藝術造詣都得到巨大的提升,因而能自成一家。
《追根畫》The Art of Dragon-Huang,源自黃豆北英文名「Dragon」的發音而來。他本名黃勁挺,號「豆北居士」、又號「追根山人」,臺南佳里人,現居離群隱居於日月潭畔。談起獨創詩書畫綜合的發想,黃豆北表示,因為深愛先祖留下的文化瑰寶,用很多廟宇剪粘壁飾、花鳥、蝶翅加上臺灣原住民服飾鮮艷色彩,結合中國歷代文化圖騰及鑽研窮究古篆文字,結合中國唐詩、宋詞、元曲、勵志俗諺等文學隽語,就創造出名叫《追根畫》的獨特藝術品目。
黃豆北多次在國內外個展而揚名藝壇,並先後在臺中、臺北受聘博物館教篆刻、臺灣美展評審、「臺灣美術館」展品審查委員及研習班教師、「暨南國際大學」中文系社區文化課程講師。2012年黃豆北以收藏《甲骨文暨商代文物》,受邀在世界上研究古代漢字最權威,臺灣全國最高學術機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所,「歷史文物陳列館」五樓展出《黃豆北追根藝術展》。同時又經法國巴黎「法蘭西研究院」學者推薦,在許多歐洲高檔畫廊巡迴展出。
英慧早發的黃豆北,幼年即有藝術天賦並默識上古文字,青年時期書法及篆刻已嶄露頭角,聞名於臺灣,其藝術創作被評「氣象不凡,蒼勁挺拔,異於時流。」加上他生性爽朗,熱愛自然,知識廣博,平素探古樂此不疲,又不斷求新,形成一種融匯今古、豐富多采的藝術生涯。成名的黃豆北並未自滿,還復刻苦精進,持續轉益包括齊白石、王北岳等名師,是篆刻的三傳弟子。篆法出入秦漢,上追三代,取甲骨文、鐘鼎彝文佈局於方寸,穩重富變化,爽秀出奇趣,豐妍與剛勁兼具,成其近代印壇不可多得的佳品。
黃豆北從姚夢谷習詩時期,又以機緣得以領會名家大師的創作風采。他既勤學又善學悟道,迅速掌握繪事的精髓,從而發展出全方面的才華,勇於嘗試各種藝術類型,包括陶藝、花道、盆景、攝影、園藝等。細究其用意,乃師法自然,吸收不同藝術類型的精華,成為其畫畫創作養分。融會書道、畫藝與金石於一爐,是他長期探索藝術創作的正確方向。他寄情山水與世無爭、熱愛大自然的天性和樸質的情感,在畫作中表露無遺。
臺灣大學中文系周鳳五教授是黃豆北多年老友,1994年借調「暨南國際大學」成立中文研究所時,曾邀請黃豆北在內的藝術家,到學系講授社區文化課程。周鳳五表示歸建臺大後,黃豆北常攜新作造訪,有感於他不斷突破自我,超越過去的創新精神。是位作品多變,常有意外驚喜與嶄新感受。淡水「房仲畫家」杜秋霞也認為,黃豆北賦詠自然之美,畫風呈現豪邁揮灑風格,用色大膽、筆觸粗獷中又轉為細膩,常渲染出大地的清淺,諧和而淡然。
藝壇人士認為《追根畫》作為畫家成熟的豐碑,在畫畫的佈局與處理上,展現黃豆北爐火純青的篆刻與書法功底,而豐厚多變的色彩與富於文字的畫風,則反映他經歷《秦漢璽印》與《唐宋狂草》所蛻變的沉靜省思。黃豆北不僅建構文字與書畫的和諧,也直訴書法與篆刻、顏料與印泥的美感,底蘊則是元氣淋漓的民族與個人的生命力。如此生命力,不僅引領他超越過去的自我,也支持這種富於傳統元素的繪畫走上世界舞臺,獲得國內外同道與愛好者廣泛的認同。
黃豆北指出,商周古篆,多藉著較為堅硬恆久的材質,僥倖的流傳至今,這是地球上諸多古文明國家中,最為獨特的表意文字,吉光片羽,非常珍貴。2012年他的《追根畫》,受邀在中國北京798藝術節展出,2014 年再受邀中國臨沂國際藝術大展,他獨特的畫風,獲八位評委一致好評,共同評為「銀獎」殊榮,揚名海外。同年他以《九族同歡喜櫻開》企劃日月潭區第一屆「九族櫻花祭」臺灣賞櫻活動,獲得日本「櫻協會」支持協助,特派第5及19代兩任「櫻女王」贈櫻,造成極大轟動。
黃豆北表示,商周兩代是青銅器的文明時期,王室貴族,為了重要祭祀、宴饗常鳩匠鑄作紋飾精美雃緻的鼎、彝、豆、盤,罍...等各式器物,會在造成器物表面或其內膛,慎重的用當時的字,鑄刻上圖象族徽,或是長短不一的銘文。黃豆北也從青銅或不同元素的其它金屬,除了極少數傳世之物,大多的青銅器都是數千百年後出土的,各種花雜斑爛的不同色彩,與虯蟠有態的凹入圖象文字相輝成趣!這也是他創作有神秘圖騰符碼《追根畫》的發想緣起之一。
殷商時代,重鬼神問卜,當時占卦使用的牛骨和龜甲,後人稱甲骨文。黃豆北認為創造簡約圖騰符碼的文字,用以記載語言,是人類非常重要的文明進化,他說「雖然當時六法已臻成熟,但被發現、可辨識取用的字數還是有限,於是在作品中用詞用字,有時要分別假借替用。」黃豆北介紹畫作完成的落款處,他鈐烙一枚類似金色火漆的立體封泥印記,上面的四個不同動物形象,分別代表各司不同方位的神祇,古稱四靈,用以添加祥瑞氛圍。他為了將此一精緻文化,推界至世界各地,避免與摩登的現代生活格隔難融,採用西洋較常見的丙烯顏彩現代抽象繪畫方式表達,希望將高古典雅與現代浪漫兼容並蓄。法國精於藝評的朋友曾給《追根畫》下了比喻,說是「可以朗頌的抽象畫,有歌詞的交響樂。」
黃豆北擁有精湛的技藝,繪畫藝術經他不斷探研創新,常有新面貌表現,古意盎然外,又加上很豐富的古代與現代元素,讓欣賞者嘖嘖稱奇,更讓藝術界刮目相看。藝評人士認為《追根畫》之迥異於爭議不斷的「現代書藝」,是因它是創新,追根探古,獨具新面貌。此種造形藝術具有遠古漢字,又有東方神秘的符碼,還有篆刻、碑拓,各體書法的原始風味,加上古文化元素,以及國內原住民文化圖騰,融古匯今的技巧,成為他的新潮創作風貌,展現出博大精深的美學文化內涵與審美情感。
從臺灣原住民藝術作品中汲取滋養,賦詠自然之美;從古老的文化中獲得啟悟,藝術家須經長久歲月的苦練,才達到成熟的境界。黃豆北突破傳統窠臼,別立新貌,獨樹一幟的《追根畫》顯現出他才情斐然,有著過人的藝術天賦。如今,他的創作及繪畫技藝日臻精湛。他用自己的才情,已然填補藝術史的空白。他孜孜不倦的繼續作畫,假以時日必然更為發光發亮,獲得更多人的回響與肯定,創造他藝術生命的新高峰。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