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粵劇社】
頂上功夫

紐西蘭 林寶玉

剛到紐西蘭的頭幾年,上自老婆,下至小兒小女,每個人的頭髮,都是老公-阿鑫-一個人搞定。甚至他自己的三千煩惱絲,也不捨得麻煩別人,常常一邊照鏡子一邊剪、吹,頂上工夫之好,可說無出其右者。不但省了一筆「美容」費,時間上更是經濟方便,只要老公有空,不論白天、晚上,隨時可以動工。不用打電話跟髮廊預約,不用排隊等候,更不必花腦筋想是否可以用華語和美容師討論髮型、交換意見,反正每個人永遠都是自己固定的型,省事多了。
漸漸地,逐日長成青少年(女)的孩子們,開始注意時髦,幻想著「與同伴共舞」,因此,一個個離棄了「特約師傅」的精湛手藝,不再與師傅有約,不再上門求「剪」。取而代之的是在外遍訪韓國、香港或其他華人髮型師,由名為現代派、新潮專家為這些愛美少女梳理飄逸秀髮,為瀟灑男孩頭髮塗上發膏、髮油,搞得滿頭光可鑒人,就連小蒼蠅爬上去都是服服貼貼,不敢造次(無法亂動呀!)。
生意蕭條,只剩老婆一個老主顧的情況下,老公也只好宣佈歇業收攤,從此不再搶人飯碗了。至於痛失專屬髮型師傅的老婆,情勢所逼,不得不跟隨孩子們腳蹤,一家一家尋求能做中老年髮型的「理髮廳」。從Forrest Hill找到Sunnybray到Milford;從女師傅找到男師傅;從華人找到洋人,只要人家推薦:這位師傅髮型剪得不錯;這家店剪髮還加按摩,服務很好;這家店燙髮兼護髮,收費低廉,十分公道;不論路途遠近、話通不通,都勇往直前。為了頂上日見稀疏的幾根毛,還真是煞費苦心。
也許攬鏡自理太費事,也許真是該換個師傅換換口味,一向習慣於「自己國家自己救」自行打理頭髮的老公,竟然意外的讓出了新手實習的機會,在一個晴朗的週末下午,讓老婆上陣磨練功夫。
「鬢邊稍短。」
「右邊打薄些。」
「嗯!削頭髮用另一把削髮剪子。」雖然不是自己操刀,還是不忘臨場指導,邊看鏡子邊呼這喚那 。
「欸!客人的意見別太多,小心剪到耳朵。」老婆調侃的說。
「好吧!好好剪!我休息一會兒。」老公閉目養神,任由老婆師傅表現了。
「此時不回饋一下老公多年辛勞,幫他一個忙,更待何時?」老婆打定好主意後,出國前學習的美髮絕活,就此正式上場了。
靜謐中,老婆東瞧瞧、西看看,仔細的設計著髮型,琢磨著剪髮的技巧、順序。短短半個小時裡,使完髮剪,用推剪、打薄刀、抹粉撲,有模有樣的上下其手,每一種工具都試過一下,「玩」得不亦樂乎。
「OK,大功告成!」彷佛完成一樁創舉、傑作出爐似的,老婆自鳴得意的喘口大氣。
忽然,「啊!後腦勺怎麼跟狗啃一樣,改天怎麼出去上班?」老公瞅著背後鏡子,語帶不悅的驚歎起來。
看著確實有點不同尋常的腦袋瓜子,再看看老公扭曲的臉龐,老婆知道- -我闖禍了。像孩子做錯事一樣,老婆掩住忍俊不住的笑意,壓低嗓音、忙不迭的賠不是,說:「這個髮型不合意嗎?要不要我再幫你修一下?」
最後,在不影響觀瞻的前提下,還是勞駕老公自行善後,把參差不齊的頭髮修剪成三分頭的樣式,完成這份看似容易,還真有點學問的頂上功夫。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