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師 竹

楊愛民

師竹,就是以竹為師之意。或曰,竹子只是木質草禾屬植物而已,有學問、有資格當老師嗎?子夏曰,「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走正道),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矣。 」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又如「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李代桃僵。」等等,在在說明了「學」,不一定要進學校、有文憑;世界萬事萬物都是我們的老師。竹子中空,表示虛懷若谷,隨風招展,表示謙恭有禮。竹子有節,表示克己節制;其他高貴品德,不勝枚舉,竹子是君子,可以作任何人的老師。
有道是,「無肉使人瘦,無竹令人俗;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中國人何以特別喜歡竹子?竹子自古來提供我們生活上的六大要素:衣-斗篷、蓑笠;食-竹筍、竹米、竹筒飯、包粽子;住-竹屋、竹棚、能源;竹子工具;行-竹筏、滑桿、竹轎;育-算盤、竹簡,竹雕;樂-胡琴、簫、笛,笙,打竹板;此外,最重要的乃是:竹子對博大精深、歷史悠久的中華文化提供了巨大貢獻。
梅蘭竹菊號稱四君子,而竹子乃是君子中的君子。韓愈尊稱竹子為「此君」而不名;因此,「此君」成了竹子的別名。公元兩千一百年前,蔡倫尚未發明紙張,文人寫字多用竹簡。青竹竿必須用火烤,烤成黃色才能作為書寫的竹簡。文天祥的詩「過零丁洋」:「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這 「汗青」就是青竹子用文火烘烤時,被烤的青竹忍受著煎熬,全身直冒汗,所以叫汗青。它忍受火烤的痛苦,目的是為了作為竹簡(史冊),傳承中華文化。它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甘願奉獻自己的生命,它生是君子,死為烈士,何等偉大!竹報平安,就是收到竹簡家書,知道出門在外的親人好友平安,收信者心中是多麼的高興,對竹子是多麼的感激 ! 所謂「蘭有辟清,竹無一曲」,竹子的精神就是勇往直前,寧折不屈;克己節制,高風亮節;固守正道,大節不虧;它是國人修養最高的標杆。
多年前,愚夫婦驅車到洛杉磯學長孫萬雋兄家拜訪,他是美髯公于右任草書傳人之一。他家種了許多竹子。臨別,送我一盆細竹。回來後就將那盆細竹擺在後院一角,不再理會。過了一兩年,一場春雨過後,發現整個院子冒出一百多個竹筍,「雨後春筍」景觀就在我院子裡呈現出來,那些竹筍使我「大吃一斤」。不數日細長的竹枝,長得比人還高,茂密的修竹,青綠的竹葉,如窈窕淑女,隨風招展,搖曳生姿,十分美觀。院子牆邊十幾株玫瑰也在盛開,爭奇鬥艷,大放異彩,給老朽的鄙小庭院增色不少。為了附庸風雅,遂將我的小花園取名為「玫竹園」,並將多年的拙作雜文,編印成冊,命名為「玫竹園」 隨筆。這也是我與竹子結緣的因素之一。
2008年我到雲南旅遊時,在昆明玉石展覽館以300元人民幣購買一幅竹報平安圖,作者書:竹報平安,甲申年段貫之;下書:達拉斯中華老人協會會長楊愛民先生。據云他是雲大藝術系教授,是駐館竹畫專家。那幅竹報平安圖一直掛在我的書房內,也是我習畫竹子的樣本之一。
竹子的年歲據說由12年至120年不等。竹子一生只開一次花。同一種竹子必然同時開花,同時結果,同時死亡。即使把它們分開千萬里,它們家族成員仍然靈犀相通,同時開花、同時結果,開花結果後就一同作古。「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此乃是竹子稱為君子因素之一乎!
2019年11月底某一天,我突然心血來潮,想學畫竹。文房四寶都是現成的,自以為畫墨竹比較簡單。所謂,活到老學到老;世間事多已成過去式,獨學習永遠是現在進行式。說幹就幹,於是找出竹子畫譜,用心研讀;又從手機上學習一些畫竹技巧;然後用一張月曆背面畫了平生第一張竹畫,並大言不慚的以「自摸畫家」姿態附上一首打油詩:「耄耋不知足,九十習畫竹;老馬識途也,何用伯樂出?」然後把這幅 「墨寶(見圖)」照相,用Email 寄給溫哥華的同窗學長解學勤兄。他回函誇獎我有繪畫天才。明知這是客套話,我還是受到很大的鼓勵而沾沾自喜,還以為自己真有繪畫天才呢。怕自己沒有恆心,不能堅持,便找一些鼓勵自己的名句篇章,為自己加油,堅定志向,加強自信。王安石寫過「傷仲永」一文,意指只有天才而沒有努力,天才終會消失的。愛迪生曾經說過,「一件事情的成功,是99%的努力加上1%的天賦所累積的結果。」顯然的,他的成就是由努力得來。他也是少數喜歡竹子的美國人。他喜歡竹子的目的和中國人不一樣。他派人到太平洋溫熱帶各地收集上千種竹子,目的是研究何種竹子的竹絲最適合作電燈泡的燈絲。依照他的說法,人人都有天才,而這微小的天賦隱含於努力之中。
清朝彭端淑的「立志」篇:「蜀之鄙有二僧,其一貧其一富。。。」這對我最有鼓勵作用。基於此,我每天早起必畫一兩幅墨竹,至今已經完成百來張了。畫竹畫必先有 「胸有成竹。」同時不可 「節外生枝。」若問我成績如何?我的答案是:越畫越不滿意。在畫藝上的成就乏善可陳;但是,在畫竹前和畫竹後的我,對竹子的認知有完全不同的感悟。同時,了解到自己對畫竹的想法是幼稚的,而對自己畫竹的決定卻是正面的-就有道而正焉。自從開始畫竹以來,自認對人生的領悟從竹子上學到很多。以竹為師,再好不過,不用學費,不被責罵,竹子確是自守的好老師。
畫竹是大學問、大事業,不是簡單的事情;由「蘇軾書晁補之所藏與可畫竹三首」可窺知一二(見圖)。文同(與可)蘇軾表弟,嶺南竹畫湖州派始祖,創濃淡二色影響至今不衰。文與可的家人親戚25人皆為畫竹大家。據云清朝魯得之的竹畫真跡拍賣數十萬元人民幣。再翻閱一下紐約美國華人藝術家協會好友所贈畫冊,驚見他/她們皆是竹畫大家。「老牛自知夕陽晚,不待揚鞭自奮蹄。」不禁內心裡對自己吶喊:「加油吧老朽!」
今天,在我後院的一角,留下一個小竹園(見圖),數年來我以普通灌木叢對待它們-限制它們的高度與範圍。今天玫竹園裡的竹子,也許老了,也許發怒了,對我似已絕望,認為我是 「朽木不可雕也。」 雨後春筍的美景,搖曳生姿的壯麗,再也看不到了。內心感到愧疚,覺得自己短視無知,真對不起這樣優良的竹老師。幸虧自己鑽進竹門及時醒悟,認識了此君之偉大,算是因禍得福吧。今後,對待它應該以 「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的態度小心翼翼地維護供養它們,使竹老師享受應有的待遇和尊嚴。讚曰,「一襲長衫四季青,虛懷若谷君子風;克己復禮行正道,大節不虧九州同。 」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