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粵劇社】
誰說女人是弱者 ( 風鈴再響 - 系列五)

甘子

(續上期)
弗蘭克的葬禮結束時,瑞德再次出現在思嘉麗面前向她求婚,兩人在新奥爾良度過蜜月後,瑞德答應幫助思嘉麗重振特拉莊園。不久,他們的女兒邦妮(Bonnie)出生,瑞德把全部感情投在邦妮身上,思嘉麗卻依然對阿什利舊情難忘。
有一天,思嘉麗審視完工厰,聽到阿什利說希望回到過去簡單的生活,她擁抱了阿什利給他安慰,他們的對話被阿什利的姐姐英蒂安·威爾克斯(India Wilkes)聽到。英蒂安一向對思嘉麗不滿,認為她勾引有婦之夫,但是梅蘭妮不相信流言,並邀請思嘉麗參加阿什利的生日晚會。次日早晨,當思嘉麗醒來準備和瑞德重新開始的時候,瑞德卻向她提出了離婚,並帶着邦妮去了倫敦。不久,因邦妮想家,瑞德帶着她又回到美國。思嘉麗告訴瑞德她再次懷孕,但是瑞德依然很冷漠。兩人爭論時,思嘉麗不慎從樓梯摔落流產,瑞德感到內疚。其後思嘉麗慢慢恢復了身體,瑞德準備與她重修舊好,可是他們的女兒邦妮卻像她的外祖父一樣騎馬時墮地身亡。思嘉麗和瑞德互相指責,兩人關係再度陷入僵局。不久梅蘭妮病重,臨終前,她要求思嘉麗幫助她照顧阿什利,並告訴思嘉麗瑞德是多麽地愛她。思嘉麗走出屋外,安慰阿什利,投入他懷抱,瑞德看到悄然回家去。
阿什利依舊情繋梅蘭妮。到此,思嘉麗終於認識到她無法取代梅蘭妮在阿什利心中的位置,瑞德才是她真正需要的。 於是思嘉麗連忙跑回家,卻發現瑞德正在收拾行李準備離開,並說思嘉麗現在才想起挽救他們的婚姻已經為時已晚。思嘉麗哀求瑞德不要離開她,並說其實她一直愛的是瑞德,她從來沒有愛過阿什利。瑞德說當邦妮在世時,他們曾有機會復合,現在機會已經沒有了,他一定要離開亞特蘭大。
當瑞德邁出大門的時候,思嘉麗問:「瑞德,如果你走了,我將去哪裏?我該做什麽?」(“Rhett, if you go, where shall I go? What shall I do?”)瑞德說「坦白講,親愛的,我一點也不在乎。」(“Frankly, my dear, I don\'t give a damn.”)
思嘉麗站在台階上,在絕望之餘忽然又燃起了希望:「特拉莊園,我的家!我要回家。總有一天我會讓他回來的!畢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誰說女人是弱者?《飄》裏面的思嘉麗就不是弱者。你會覺得思嘉麗這個女人雖然出身富裕,美麗聰明,然而她喜歡上好朋友梅蘭妮的丈夫阿什利,又搶了親妹妹的未婚夫弗蘭克,更不重視丈夫瑞德對她的愛情,到最後的結局是應有所得!是嗎?
故事作者把聰明、美麗、機智、勇敢集中在思嘉麗身上,父親疼愛她,阿什利難逃她的糾纏,弗蘭克被她利用,甚至聰明絕頂的瑞德也屢屢困在她掌心直到最後才下定決心離開她。
作者同時又給了思嘉麗一個鄉土濃厚的情懷,無論她經過多少波折困難,當她的腦海想到特拉莊園,就給與她無比的勇氣,無比的生存奮鬥意志,想盡辦法都要生存下去,想盡辦法都要回到她的家,那個她在那兒出生長大的地方,只要回到特拉莊園,手裏緊握著著特拉莊園的泥土,過了今天,明天又將是另一個新的一天,一切可以從新來!
寫到這裏,不禁想起甘子另一篇文章“回流”,“回流”是2007年1月27日登在 北美世界日報,也收在《乘風草堂散文精選》----回流
曾有朋友告訴我到西雅圖一定要看三文魚回流。2006年九月與外子到西雅圖遊玩,就有機會親眼看看這個大自然的奇觀。
在西雅圖東十五哩處有一個地方叫 Lssaquah, 那裏有一個三文魚孵化場。每年五六月開始一直到十月左右,成千上萬不同種類的三文魚就到上游來產卵。三文魚是鮭魚的俗名,北半球的魚類,生命循環奇特:在淡水環境出生,後移到海水生長,其後又回到淡水繁殖。研究發現,游進溪流的鮭魚有百分之九十都曾在同一條溪流誕生。據說鮭魚‘回流’到自己出生地進行繁殖的原因至今仍然是個謎。
‘回流’是現在的一個摩登名詞。人有回流,魚也有回流。記得小時候在香港灣仔國泰戲院看過一齣卡通片《小鯉魚跳龍門》,色彩鮮豔,畫面生動,內容是說一群小鯉魚經過許多困難,終於跳過龍門回到自己老家那邊去,從此過著快樂逍遙的生活。看《小鯉魚跳龍門》時少不更事,不太理解小鯉魚們的心情,祇是覺得他們很辛苦。當年影片裏小鯉魚跳龍門回家的千辛萬苦,我到了西雅圖的Lake Sammamish才深深體會到真魚兒‘回流’的痛苦。
站在石橋往前面看,遠處是一個湖,那是Lake Sammamish,一條連接著湖口佈滿大小石子的淺水河道流過石橋底下,黑黑胖胖的魚兒,密密麻麻堆擠在這段交界的淺灘。過了淺灘,就是一個小瀑布似的小水壩,能跳上去就能到達另一處較高的淺水河段,那是魚兒們第二站休息的地方。經過長途跋涉進來的魚兒,在橋底下那裏休息後便準備迎接這第一個挑戰:但見一條條肥肥胖胖的魚兒迎著小瀑布跳上去又很快的沿著小瀑布的水流下來,跳上去又流下來。我在那兒站了好幾分鐘,始終沒看到一條三文魚能跳過那小瀑布而抵達上面平坦的河段。此時,我的心像被人用手死抓那樣,感到很疼。於是走過另外一邊看,原來那裏是當局所建造一層比一層高的水槽,也是給能跳上來的魚兒喘息的地帶。我看了兩層水槽都祇有寥寥幾尾魚兒遲疑的在游來游去,看樣子似乎在等待著同伴的到來!
原來,到達水槽的魚兒已經算是到了目的地,不用再往上跳,牠們將會被孵化場的工人用人工把牠們的卵子取出。就在這時候,聽到有人說:「如果魚兒沒有往這河道進來,而是從其他水道進來的話,」看他手指順勢往上一伸,接著說:「上游就在那裏,他們就得在那裏產卵。」我擡頭一看,天啊!那被層層樹葉子掩蓋著的上游竟然是那樣的陡峭,而且看不到盡頭。我不能再看下去了………
(1/27/2007北美世界日報)
這些鮭魚歷盡艱辛都要回到家鄉。十幾年後的今天回想站在橋的那一刻,心還在絞痛和滴淚。
弱者與強者如何分別?
大學選修《老子》,最記得老師說的老子弱道哲學,他問大家當大風來,一棵樹與一根草誰會先折斷?這個現象誰沒見過?當然是樹先斷,草兒不會斷的,頂多左右搖擺。說到這個迎風搖擺,同學就很自然想到青樓女子,不期然個個相望會心微笑。
是的,大風來樹先斷,草不斷,這是現象。老子思想裏是有守柔處弱這一點,但並不是要我們甘為人下,自為人後,甘拜下風。柔弱是一種手段,達到剛強纔是目的。老子很著重水,水表面能讓能柔,在善處可以低下,自守柔弱本性,包容萬物納百川,但到一定限度時水的堅強能斬關破道,毀岸沖堤,攻破能力無任何物可相比。
古人有用水來形容女人。思嘉麗就是水,她美麗、有智慧、但不是弱者!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