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粵劇社】
誰說女人是弱者 ( 風鈴再響 - 系列五)

甘子

二十世紀初母親那個時代的婦女,腦子裏裝載的是舊式的禮教,順從就是美德。舉一個例子吧:聽母親說她那時候的農村婦女以端莊平胸為時尚,因此,少女在發育時期要束胸,內衣緊緊的把胸脯壓縮,看不出有曲線就是美。這種老式審美標準到底由誰來擬定相信現在是無從可考了。當時的女人們在這個美的標準所影響下,對生來胸部平坦的婦女沒甚影響;可對那些身段豐滿的婦女來說,束胸就是受罪。母親說她有好幾個童年玩伴每天連飯也不敢多吃,呼吸也不敢用力,就是擔心內衣扣子隨時會爆開。
有看過《飄》那齣電影吧?故事發生在十九世紀中葉。書的第一章對女主角思嘉麗有以下的描述:「1861年四月一個晴朗的下午,思嘉麗同塔爾頓家的孿生兄弟司徒爾特和布倫特坐在她父親的特拉農場陰涼的走廊裏,她的美貌顯得更明媚如畫了。她穿一件新綠花布衣裳,長長的裙子在裙箍上舒展著,配上她父親從亞特蘭大給她帶來的新綠羊皮便鞋,顯得很相稱。她的腰圍不過十七英寸,是附近三個縣裏最細小的了,而這身衣裳更把腰肢襯托得更完整,加上裏面那件繃得緊緊的小馬革,使她的祇有十六歲但已發育得很好的乳房便躍然顯露了。…………」。
讀了上面的描述,當時西方對女人的審美標準我們也可以了解一二。原來那個年代的西方女人也是穿緊身的衣裳,束胸細腰也是當時時尚。看那演思嘉麗的影星慧雲李天天要傭人幫她束腰,氣也不敢多吸的痛苦與我母親那個時代婦女束胸的痛苦絕對是一樣。
看! 女人勇敢的去適應環境,勇敢的去接受挑戰,勇敢的去改變自己。女人最能忍受痛苦,這個痛苦包括肉體與精神兩方面,誰說女人是弱者?。(上文轉載節錄自《乘風草堂散文精選》 作者甘秀霞)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
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
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宋代·蔣捷·這首詞虞美人- 聽雨寫出了少年、壯年以及晚年面對聽雨的特殊感受,用「聽雨」將幾十年的時間和空間相融合:少年經歷不多只知享受;壯年飄泊孤苦觸景傷懷;老年寂寞孤獨,一生悲歡離合,盡在雨聲中體現。因受國亡之痛的影響,感情變得麻木,一任雨聲淋漓,消解了喜怒哀樂,而其深層則潛隱着作者的亡國愁情。
不同的時間聽到的雨聲感觸也有不同;同樣的,多年前的文章現在重讀,感受也有異。
女人到底是不是弱者?不是你說我說來決定。在古時代生活中,女人在世人眼裏永遠是一個弱者,他們覺得女人需要一個依靠。但是,如果這個女人找不到依靠又怎樣呢?他們為生存也會想盡辦法,最簡單的就是出賣自己:賣身葬父母、賣身為奴婢。當然經過這種買賣,這些女人的命運變數太大又不可預測了。
在男人眼中,如果女人強勢了,他會覺得女人不需要他。男人對女人的要求就是「女人」要溫柔才可愛,可當女人溫柔全向男人靠的時候,男人又會覺得累,不願意承擔這個在溫柔鄉裏的責任。
其實,女人的堅強不僅僅是能夠為了愛美勇敢地去接受肉體方面的整容;當女人前面的路不可前進,後面又退無可退的時候,女人的潛能你是無法想象的!大家可還記得一個畫面,就是一個女人在廚房見到一隻老鼠,大吃一驚那一刻縱身一躍,就跳上比她的腰還高的櫃檯去,後來老鼠跑掉了,她自己卻下不來,結果是等她的先生回家把她抱下來。事後,她自己想來想去都想不通自己是如何跳上櫃檯去的?她的這一跳,就證明女人的潛力是有的,而且在適當時候就發揮得淋漓盡致!
回頭說「飄」這個電影故事也有翻譯為「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是一部根據小說家瑪格麗特·米切爾(Margaret Mitchell)的英文同名小說《飄》(Gone with the Wind)改編的美國電影。男女主角分別由克拉克·蓋博(Clark Gable)和費雯·麗(Vivien Leigh)扮演。 1940年的第12届奥斯卡金像獎中該片獲得十三項提名,最終拿下囊括最佳影片在內共得八個獎項,若連同兩座榮譽獎計入的話,此片共奪下十座大獎,此紀錄維持了20年,直至1959年才被《賓虛》Ben-Hur)以十一項超越,這兩套電影甘子都有看,年輕時期的甘子是個戲迷。
《亂世佳人》在1998年美國電影協會評選的20世紀最偉大100部電影排名第四,這是史上票房最高的電影。影片開始於1861年美國南北戰爭爆發前夕,佐治亞州的特拉(Tara)的莊園。思嘉麗·奥哈拉(Scarlett O\'Hara,也翻譯為「郝思嘉」)是莊園主愛爾蘭移民傑拉爾德·奥哈拉(Gerald O\'Hara)和妻子埃倫(Ellen)的長女。思嘉麗還有兩個妹妹。思嘉麗美麗,追求者衆多,但她獨愛阿什利·威爾克斯(Ashley Wilkes),而阿什利早就和表親梅蘭妮·漢密爾頓(Melanie Hamilton)訂婚,後來並結婚。思嘉麗曾向阿什利示愛,但阿什利表示只是愛太太梅蘭妮,在失望之下思嘉麗答應嫁給梅蘭妮的弟弟查理士,結婚第二天,阿什利與查理士就參軍去了,後來查理士肺炎死去,思嘉麗就成為寡婦。一次在舞會思嘉麗再次遇到她前不久認識的一個人瑞德·巴特勒(Rhett Butler),瑞德表示喜歡她,但她卻很高傲的拒絕了。
往後的故事大家都會很熟悉的,南部軍隊大敗,亞特蘭大擠滿了受傷的軍人。思嘉麗幫助梅蘭妮分娩,瑞德趕着馬車出現,並將她們送出城,他留給思嘉麗馬車和手槍,讓她們回特拉莊園,自己去參軍。
在回家的路上,思嘉麗發現十二橡園已經焚毁,特拉莊園還在,她的母親剛剛去世,而她的父親由於過度悲傷而神經錯亂。特拉莊園被軍隊洗劫一空,思嘉麗發誓要讓家人不再挨餓,「上帝為我作證,我將不再飢餓。」(“As God is my witness, I\'ll never be hungry again.”) 思嘉麗和僕人採摘棉花來維持生活,她甚至擊斃了一個闖入家中的北軍士兵,並從他的背袋裏找到了錢。
自從思嘉麗的父親傑拉爾德·奥哈拉一次騎馬驅逐一個想要他財產的人的時候不幸從馬上摔落身亡後思嘉麗就要單獨照顧整個家庭,不久她發現自己難以支付莊園的重税,因此精心打扮自己,去亞特蘭大找被北軍關押的瑞德求助。然而瑞德告訴她自己的外國银行賬戶已經被凍結,不能給她幫助。在返回莊園途中,思嘉麗遇上她妹妹蘇倫(Suellen)的未婚夫弗蘭克·肯尼迪(Frank Kennedy),這時弗蘭克已經成功地經營着一家商店和木材工廠。思嘉麗撒謊說妹妹蘇倫就要嫁給別人,從而使自己不久成為弗蘭克·肯尼迪夫人,開始經營木材生意,在亞特蘭大定居下來。
有一天,思嘉麗經過一個貧民窟的時候遭到黑人流氓的攻擊,幸虧得到原來他家的黑奴的幫助獲救。於是弗蘭克、阿什利和其他三K黨成員在夜晚襲擊了貧民窟,阿什利在混亂中受傷,而弗蘭克則不幸身亡,於是思嘉麗再度成為寡婦。
(待續)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