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龍哥部落格】
舞林名師王逸樺國標舞輕盈優雅脫俗

陳龍禧

舞蹈有美容養顏功效,處在分秒必爭的緊張社會,在高雅情境中跳「國際標準舞Ballroom Dancing(國標舞)」,是一種紓解壓力的休閒運動,可以練出很好的修養內涵,能淋漓盡致的展現個人品味。同時兼具運動、休閒、健身及社交等功能的國標舞,目前已成為全世界最受歡迎的室內運動之一,此一充滿力與美的競技舞,有越來越多人在跳舞中發現了樂趣,世界各國均在大力推廣。
在蘭宜眷村長大的王逸樺,父親是海南文昌人,在宜蘭開養雞場,因為從小常爬牆、爬房子,彈性好愛跳上跳下,跳高特別厲害。國小、國中就是田徑隊跳高選手,體育成績好保送升高中時,為了追隨在臺中家商任教的名教練,才國中畢業即選擇到中部讀書,這對王逸樺父母親天天都在忙養雞場,逢過年過節更是特別忙,從未出過遠門的她而言,真是要出遠門了。
王逸樺表示,對愛跳舞朋友們來說「生活中充滿舞蹈,舞蹈也離不開生活」。可能因為天生有跳的細胞,當時有個朋友找伴想學跳舞,可能是她就是有弦律動感,不但漸入佳境,學社交舞還又快又跳的好,舞藝精進。王逸樺說「陰錯陽差,原想學舞的沒學出好成績,她倒是越學越有勁,在老師鼓勵下,還通過當社交舞的老師認證,就決定走向教舞這條路。」
王逸樺指出,國標舞所以受社會人士歡迎,是因可以在摩登中展現優雅,參加舞會可與人輕鬆愉快的聯誼,還可以依表現方式不同,展現出多樣的迷人風采。她介紹說「包含各種競技舞、運動舞蹈、體育舞蹈、社交舞、交際舞,雖然名稱五花八門,國標舞內容其實大同小異,端看舞者表現的形態與演出場合。」如果是國標舞表演,較專業的高級舞者,在演出的各個環節上,從演出服裝、道具、音樂剪輯、燈光、劇情…等等,無一不是經過精心設計。她說「如是參加國標舞比賽,服裝、儀容、舞姿、舞技…等,各方面都有較高難度的要求與講究。」
王逸樺從宜蘭、臺中到臺北,經歷了幾位教舞老師,後來遇到了會氣功,會說英文及日文,有國際觀的舞蹈名教練王文枝,從此舞技飛快進步。王逸樺說「王教練是華航總工程司,當年臺灣接待外國來的國標舞老師,語文翻譯都倚賴王教練幫忙。她很幸運和教練學了十多年,從中學到獨家舞技秘笈,才能至今仍笑傲舞林,睥睨群倫。」
不管跳國標舞是當作平常的休閒活動,或是想當舞蹈老師,還是要在競賽場上,為得到好成績衝鋒陷陣,王逸樺認為跟對老師很重要。她說「王文枝教練除教她舞蹈,還教她氣功,也常在跳得汗流浹背,又累又餓的時候在為人及品德、個性上給她磨鍊,讓人從焦躁中磨出沉靜及選手打拚的耐心。」
人生有兩個轉折點,影響到王逸樺至今。讀高中就遠赴人地生疏的臺中,父親再三提醒「人生的事自己決定,就要自己負責。」這項交待一直影響王逸樺。她說「一個鄉下姑娘後來到臺北與王教練學舞,無論學歷與穿著打扮,自己都不能和都市女生比。但是,臺北女性交往複雜,旁鶩又多,後來繼續跟著學的只剩下比較單純的她。」
王逸樺在王文枝教練陪同下,前後赴日本東京接受毛塚鐵雄栽培一年多。她認為自己不是很有名的選手,如果沒有教練推薦,根本沒機會接受世界級名師指導的機會。王逸樺說「舞藝是浩瀚的,原以為能赴日本學已是奇蹟,想不到學完後毛塚鐵雄認為她是可造之才,寫推薦函去英國,介紹她去跟世界前三大教練之一學舞。她才知道一山還比一山高,強中更有強中手,能和世界名師學舞的機會很珍貴,當然要很認真。」
王逸樺表示,她因體型不錯,去英國後覺得當地人特別愛跳社交舞,也很幸運世界名師願意教她。她介紹「國標舞屬於社交雙人舞,簡單易學,這在18、19世紀,英國海運發達,國力強盛,很自然的社交舞跟著推展到世界各地;因此很快在全世界造成一股風潮。」後來美國也很流行,二次大戰後,美國國力如日中天,美軍及美國觀光客所到之處,又將社交舞再次散播到各地。
王逸樺強調說,生活水準高的國家,國標舞社交舞風氣越是興盛,臺灣在近30多年,也流行開來。她指出「歐美國家,舉凡家庭聚會或任何慶祝活動,總是會辦一場舞會,應邀參加跳舞者都是鄭重其事盛裝出席,由此可見其受到重視的程度。」社交舞流傳後,因各國環境及民情差異,逐漸加入各種不同跳法。「英國皇家舞蹈教師協會」為求統一,19世紀末特別將原有的社交舞加以整理,公佈標準跳法,從此逐漸變成為目前的國際標準舞。
國標舞是雙人舞,因此舞伴間的搭配默契十分重要,評審是看一對舞者的整體表現;精準的配合音樂,舉手投足間,展現出各種優美的身體線條,以吸引評審的眼光,進而從眾多角逐者中,脫穎而出,獲得好成績。音樂是舞蹈的靈魂,王逸樺強調,舞蹈失去節奏感,再高超的舞技也無法獲得觀眾共鳴與感動。
找一位合適的舞伴是跳好國標舞的先決條件。王逸樺說「初學國標舞者可以單獨學習打基礎,但如果想要學好更高深的技巧,想參加比賽或表演,終究還是需要一位舞伴,才有可能展現國標舞的力與美。她指出「沒舞伴而空有一身舞技,就像藏在黑暗中的寶石般令人遺憾。」她就是一直沒有個好舞伴,所以沒參加比賽,也才以當教練為業。她也請學舞者要謙虛,所謂「結實飽滿的麥穗總是低垂著頭,這是做為一個國標舞愛好者應該有的認知和修為,自滿舞技就會停滯不前,甚至後退。」 王逸樺表示,學國標舞舞伴難找,舞伴的默契,需要長時間培養,才能練舞時心平氣和,不會彼此意見相左。畢竟舞伴必須個性觀念、興趣、時間金錢、毅力、身材等方面都能配合,才能長久搭配,否則難逃拆夥的下場。
王逸樺表示,跳舞是件愉快的事,練舞也很重要,要有自信才不會畏首畏尾,動作才放得開。因為熟能生巧、勤能補拙,跟老師上課一小時,練習時間必數倍於上課時間,練得越勤,老師所教的才能學更多。 英國舞蹈名師Benny Tolmeyer說:「跳舞就是要從不斷的練習中去體會所學,否則就像在沙灘上學游泳,理論都懂,丟到水裡照樣浮不起來。」這段話真是一針見血,所以舞要跳好的方法,就是「言一丈不如行一尺」。
王逸樺所教國標舞的學生,曾經是代表臺灣隊到國外參加比賽,也有在國內職業A及B隊參加比賽,都有傑出的成績,如今她已經稱得上是「國師」。她很欣慰恩師王文枝往生前曾經期勉「以後也要成為別人的貴人」她都盡心盡力在做,雖然過程很辛苦,但王逸樺仍對教舞樂此不疲,這就是有興趣在背後支撐,又很有毅力。王逸樺因緣際會加入「明星獅子會」並在會友表演或唱歌時協助編舞。她覺得教會友學國標舞,有時候會遇到手腳不協調,最後也能教好上台,這是很有成就感的事。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