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太太要我學跳舞

楊錦文

太太最喜歡跳舞了,等到孩子們離家以後才去一圓舊夢。居家附近有間舞蹈教室,任職的男老師英俊瀟灑,女老師美麗高雅,多為歐洲應聘來的專業高手,不是在英國黑池國際競賽中曾經得到名次,就是擁有國際標準舞協會專業教師的頭銜,他們舞姿曼妙、肢體動作情感充沛無懈可擊,乍看之下就像是電影中宮廷舞會的場景,太太參觀了學校的示範表演後立刻義無反顧地報名參加了學習課程。太太凡事認真絲毫不茍,把學跳舞變成了生活中的重點,每天勤練舞技,為了追趕進度,還請了專業教練,並且閃亮參加地方上的國標舞比賽,當照片在朋友群中流傳後,連我都成為了痛愛老婆的典範。
太太去學跳舞我是雙手贊成的,學習跳舞體態及身體素質必有顯著的提升,又能夠一圓少女時代的公主夢,還會減少對我的關注,贊助太太去學跳舞真是一舉數得的好主意。雖然國際認證的專業老師學費不菲,但是我掐指一算,還是劃得來的。人家老婆每年換個LV包包和兩套時尙套裝加上名牌高跟鞋,足夠我們老妻學跳舞及參加競賽的花銷,而且綽綽有餘,性價比及滿足感可有天淵之別,絕對值得投資。
兩年過去了,太太健步如飛體態輕盈心情舒暢,跳舞果真是保持年輕美麗的好運動。有天,太太認真地對我說:「你不能總是窩在家做老宅男,看看你吃完飯就坐在沙發上夢周公,肚子愈來愈大,朋友愈來愈少,不如跟我一塊去跳舞吧。」我一聽就否決了,「當初可是說好的,不要把我拖下舞池。」太太見我搖頭,進一步說道:「這都是為你好,我已經為你找到一個跳舞老師了,等你慢舞快舞都學會跳幾步,我們就可以一起去參加舞會,你看人家夫妻跳舞時風姿飄逸多有意思呀!」
太太看我支支吾吾的不說話:「別彆扭了,我幫你找的老師是來自蘇聯的美少女,國標舞專業,曾經是奧運舞蹈體操選手,教你綽綽有餘。我把你的學費都繳了,決不可以逃學 NO SHOW 哦!」唉!知夫莫若妻,太太神機妙算,老早就知道我有一百個不甘願,也不會拒絕任何親近妙齡美女機會的。
那天老早就趕到現場了,舞池中翩翩起舞者如過江之鯽,一位身著淺色上衣的姑娘在舞池邊坐著,光亮整齊的紅髪披在肩上,腰桿挺得畢直一動也不動,簡直像是佇立在江邊的丹頂鶴凝視著水中嬉戲追逐的鴨群,她果然就是我的跳舞老師伊琳娜,太太真有眼光。「楊先生?」伊琳娜的東歐口音很重,高挑的個子大大的眼睛,凹凸有致的身材恍如是從牆上日歴裏走出來的模特兒。我不自主地深吸一口氣,儘可能縮起垂墜的肚腩挺起胸膛,定了定神才向前邁進一步,慢慢地伸出手臂,輕輕握了握伊琳娜那柔荑小手。
老妻已經和老師議定了我的學習計劃,課程分兩部份:簡單的兩種國際標準舞華爾茲和狐歩,拉丁舞的倫巴、恰恰恰和牛仔舞JIVE。我想這也太簡單了,老妻不知道我在少年輕狂時薪水袋大半都繳給了臺南大舞廳,區區三步、四步、倫巴、恰恰可難不到我。但是伊琳娜堅持一切要從基本步開始,我只有隨著她走入了練習用的舞池跟著她走方塊步。小姑娘邁步如大貓,一個跨步大約三呎多,身軀下降約一呎,像口大鐘一般無聲息地滑動,橫步時又像大船靠港,收足似鶴,腳尖指地項首迎天,像顆蒼松擎天傲世拔地而起,沒幾步便已經從舞池的這頭渡到那邊去了,和她的靈巧輕盈一比,我簡直就像棵狂風中搖搖欲晃的大枯樹,原來沾沾自喜的舞技完全派不上用場。大概伊琳娜看出我的窘境,轉過身來用手臂搭在我肩上,讓我有個支撐,她退我進地繼續練習。驀然,伊琳娜停了下來,擡起頭關心地問我:楊先生要不要去喝口水,我沒立刻回應,是因為太喘了怕漏了底,丟了大男人的面子嘛。
喝完水我直等到呼吸正常時才回到伊琳娜的身邊。這個社會主義來的小姑娘真是個頑固的死心眼,一二三四、四三二一,一秒鐘都不肯放鬆地折磨我直到下課為止。回家的路上歸心似箭,汗水淋漓,腦子裏儘是一大杯冰啤酒的畫面。晚餐時老妻問我:美女老師如何?我含糊答道:還不錯,很俊。其實,除了見面時的驚艶外,美人懷抱的記憶一點都沒有了。餐後躺在沙發上看電視,醒來已經是午夜時分。
為了提升我的學習的興趣,伊琳娜在基本步外加了慢華爾茲。我們沿著舞池邊緣朝反時鐘方向前進,十個不同的舞步可走完兩條綫,重復地走兩次就可繞舞池一圏了,亦可週而復始地圍繞著舞池移動,她說這是國標舞中最基本的舞步。
這時候我才發現,國際標準舞和我從前在台南大舞廳裏跳的舞不是一碼事,雖然名稱、旋律、節奏是一樣的,國標舞每一舞步都有制式化的動作規範並賦予名稱,世界各國跳的國標舞都是相同的。有了制式的標準才能評定優劣,這與普通交際舞大相徑庭。以前在舞廳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