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龍哥部落格】
漂流木拼接藝術家王偉權築組創作路

陳龍禧

人在走投無路,窮到找餿水吃的時候怎麼辦?當臨時工午餐吃便當,被掉下來的松子打中,會發生什麼結果?臺中神岡藝術家王偉權的傳奇遭遇,就是如此的過來人。看他用漂流木拼接創作各種趣味盎然、栩栩如生的動物,儼然就像進入動物園。2019年在臺北舉行的第十屆「臺北新藝術國際博覽會」,他以作品《自立自強---猛虎》參加有81國藝術家參展的「國際藝術家大獎賽」獲得評審大會首獎,轟動藝術界,並為自己打開知名度。
舉辦多年的「國際藝術家大獎賽」,每屆參賽藝術家都是橫跨全球五大洲,是亞洲極具口碑與規模的大型年度藝術賽事,歷屆均吸引全球頂尖藝術家熱烈參與。2019年有81國4,262件作品參賽,作品風格多元,創「藝」十足,其中不乏在國際間享有盛名的重量級藝術家,獲得評審青睞入圍的優秀作品才371件,臺灣藝術家王偉權能從全球優秀頂尖藝術家中脫穎而出,實屬不易。
曾是別人眼裡的人生勝利組,王偉權的經歷充滿戲劇性。他是農村大戶人家子弟,從小生活在大甲溪畔,是由祖父隔代教養帶大。他說「生在神岡,一直對花花世界充滿好奇,即使擔任月眉糖廠幹部的父親威嚴而不可及,他仍藉故到工場探班,看父親指揮工人們砍甘蔗,望著滿車豐收駛向視野盡頭,幻想有朝一日搭上火車,前往未知的彼方。
12歲就離家去讀豐原國中、高雄高工電機學業,接著到繁華臺北讀二專,雖然母親不捨,也阻止不了王偉權離鄉窺探世界的心願,到臺北打拚闖蕩。他說「當兵退伍後,在製造業發達、經濟起飛的年代,憑藉旺盛企圖心!讀電機很快找到起薪六千元的工作,三個月後調到近一萬五,在四十年前來說是高收入的年輕人,接著他就在臺北結婚生子。」
有高收入還是不能滿足王偉權。他發現在中油獨佔市場的年代,非法賣石油也就是「地下油行」更好賺,恰好同事有管道,兩人合開公司,油庫設在人煙稀少的沼澤地,同事進油、他負責賣。主客戶是工廠、漁船、砂石場、汽車旅館。他形容生意要順遂,黑白兩道都得打理妥當「是少年憨膽毋知驚!當年就賺飽飽。」
那些年王偉權過得奢華,手戴勞力士、出門拿黑金剛行動電話,他說「做這行獲利豐、風險大。因為見不得光,沒辦法向銀行融資,倒債也不易追討,一有風吹草動,所有人都閃避很遠。有次幫人作保被倒,又收到芭樂票,調頭寸風聲散出去,就像得瘟疫,很多貨款收不回來,連3千元的票都跳!」
王偉權沒想過分散風險,輕輕一拉就全垮了。談起傷心往事「生意倒、老婆孩子走了、地下錢莊追債,臺北住不下去,只好回故鄉隔壁村租間土埆厝來居住。」王偉權落難返鄉,有工就做零工,沒工時白天批菜在沙鹿三角公園路邊賣,晚上回到沒水沒電的家倒頭就睡,有時連1千多元房租都付不出來,還有人故意跑到窗前羞辱「怎麼住得比我家的狗還差!」
放不下自尊向親友求援,王偉權曾餓到找路邊廚餘桶發餿的東西吃,他說,有人抱怨食物不好吃,有人沒東西吃,這世間沒有不能吃的。「你要找吃的嗎?」一句話將他拉回現實,他慌忙掩飾尷尬「我家養狗,要給狗吃。」那人回家抱出一堆冷凍肉品,過年拜拜剩太多啦!都沒壞,可以給你家的狗吃,這是最苦的日子。
30幾歲當上老闆,40歲就重重跌跤,事業垮了、家庭散了。就這樣再回原鄉做工,度過只為有飯吃的幾年低潮。他形容「落魄回鄉,就像是戰敗的野獸,只好撿工寮不要的門窗,回長輩留下來的水果園,搭屋棲身。一度負傷的他怕被看見落魄的樣子,足不出戶只想如何東山再起。
大起大落的浮沉人生故事,至情至性,王偉權人與漂流木作品一樣精彩!他說「若說年少流浪,是帶著些許浪漫和恣意,可是到了人生中年妻離子散,還過著漂泊的遭遇,那絕對就是馱負了滄桑。」王偉權說「中年失失去所有奮鬥累積的財富並不可怕,回到故鄉在高鐵工地打零工維生,忍耐鄰居冷嘲熱諷,才真是痛不欲生。」
但是沒想到到高鐵工地當雜工,因緣際會改變王偉權後半生。王偉權說「牛頓樹下讀書被蘋果打到,發現萬有引力,他樹下吃便當被松果打到,從此人生轉向。」他想起讀小學時常撿松果做勞作,便撿幾顆回家頭尾黏上樹枝,做成造型各異的鴨子放在菜攤當擺飾。鄰攤的賣菜阿嬤問說「少年ㄟ,你賣的鴨子怎麼那麼乖?都不會亂跑。」低潮4、5年,回鄉後這是我第一次受到肯定。
從松果藝品到漂流木創作,王偉權不拘細節,利用枯枝朽木的形狀肌理組構成動物,神態渾然天成,每個創作藝術都充滿趣味與驚喜。王偉權說「7隻小鴨擺了幾天,被一位小姐以2千元買走,才發現原來做這東西可以賣錢!」趕緊撿了滿袋松果,想靠一雙巧手做成動物小擺飾賺錢。他說「雖然是越做越漂亮,但大部份人是讚美、欣賞比較多,幾度窮到去找警察賣裝飾品,賣些錢來加油。」
慘澹的人生突然被松果打醒,王偉權意外發現自己有雙魔法手,昔日苦痛成了養份,王偉權注入靈魂與生命,磨出與眾不同的拼接藝術,他動起以木頭創作的念頭,卻沒錢買木材。「因為他喜歡手作又需要變現,沒有錢買材料,想起下過大雨,河床有很多漂流木,或許能試試,就去大甲溪和高美海邊撿漂流木,從大甲溪河床一路撿到出海口。這些漂流木有些已腐爛、有些半埋沙堆,得耐著性子挖掘,他慢慢揀選著,心情卻澎湃起來。」
不只漂流木,石頭、骨頭、貝殼也是王偉權創作素材。曾昂立高山的大樹,一朝遭逢巨變被摧枯拉朽,只能隨波逐流,成了別人眼裡一無是處的廢材,這不正是他的人生?他受夠了被人輕視窮困的日子,花時間與廢木材對話,卻磨出了與眾不同的拼接木作藝術!作品漸漸受人欣賞,此時的王偉權心中不再怨天尤人;創作越來越成熟,沒學過雕刻就改做拼接,讓漂流木以原始的樣子呈現,他拿起作品說「我看到這塊木頭,覺得像一隻鴨子,經過修磨補強,就復活了。」說來簡單,中大型作品往往需上百塊漂流木,散放在地就是一堆廢材,只有獨到眼光,才能發掘隱藏中的藝術。
藝術家都是在最低潮的時候,激發出最深層潛力,王偉權磨切鋸組間,完成一件件創作。自從接觸拼接藝術,他彷彿找到生命新重心,幾近廢寢忘食,他的作品純真有神、不帶匠氣,比例、肌理抓得非常精準。在創作領域裡,王偉權只要有一些廢木頭,到手裡就可組成萬千變化。再回首過往,他說「傷痛終會撫平,起落浮沉的人生成了創作養分,大風大浪後,想法開闊很多。」王偉權常自我鼓舞漂流只是低谷,並非最終,前路即使蜿蜒凶險,只要不放棄就有希望。他總認為「人不是為記恨來到人間,人生即使潦倒落魄,作品還是抬頭挺胸,他和漂流木的默契,真是非比尋常。」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