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龍哥部落格】
熱誠敬業愛心瞿德淵教職生涯不留白

陳龍禧

能優質務實推動行政事務,熱誠敬業愛心經營學校,是瞿德淵當臺北忠孝、吳興、金華三學校校長時深耕校務的信念。臺灣一直存在萬年校長的事,直到2007年他在「吳興國小」校長任期屆滿,自動選擇回任教師,才終結從無校長回任教師的記錄,贏得臺灣教育界一致支持與肯定。媒體以「優秀校長回任班導杏壇罕見」為標題,傳神指出他回任教師的意義,很是難能可貴。
臺灣實施校長遴選以來,校長回任教師,僅有行為不檢或違法亂紀的記錄。像瞿德淵這樣,完全以校務為重,全心投入工作,受肯定的例子,還真是鳳毛麟角。他樹立優秀校長回任教師的典範,後來他當了兩年級任,才又回任金華國小校長直到退休,並轉職「頭城農場」擔任永續教育推廣中心執行長迄今。
瞿德淵執行長表示,經過兩年的導師歷練,後來再重回校長的身分,內心最大的感受便是:當老師實在是一件「幸福」的事,若當時沒有堅持自己的意願回任老師,可能永遠失去完成這個一生最大夢想的機會,而造成自己終身的遺憾。他說「兩年的導師體驗,稍微彌補了教育生涯中最大的缺塊,在同仁的提攜與分享中獲得寶貴的經驗,也讓他更體認到從基層老師來看學校經營的另類觀點;尤其是能陪伴自己班上的學生一同成長,並順利帶領到畢業,更是最大的收穫。」
1984年臺北市立師專 畢業,瞿德淵分發到萬芳國小,但是畢業要先服兵役,真正到學校已經是1986年的事了。沒想到當年剛好學校增班,行政人員也要增加,校長可能認為他服役期間有當師長侍從官的經驗,那時常幫長官用文言文寫書信,就指派他擔任文書組長,負責文書收發兼管理公文檔案;還有那時尚未解嚴,學校訓導主任本來兼安維秘書(人二),也趁機把這項工作丟出來給他;教務主任本來兼負責人事,當然也把人事交出來。
因為行政工作做的很好,瞿德淵要當級任老師的希望,眼看是越來越遠,但他也從中學了很多管理經驗。他說「兼任人事工作,一直到人事主任來了才交出去;兼人二的責任,也到解嚴學校廢了安維秘書,才自然免除。」文書組長歷練完成後,調任訓育組長,然後又調生教組長。瞿德淵在萬芳國小這寶地,擔任組長七年,1993年順利考上主任。
雖然期間學校換了童子軍前輩吳國基校長,瞿德淵也知道萬芳並沒有主任職缺,他向校長提起沒當過級任老師,實在是一大遺憾,表示想先回任老師的願望,但是吳校長覺得他有心就好,以後機會還很多,鼓勵既然已經考上,實在應該去歷練不一樣的職務,所以就幫瞿德淵找士林「雨聲國小」,並且去擔任四年訓導主任,兩年總務主任。
在「雨聲國小」六年任期中,瞿德淵遇到教務主任要準備考儲備校長,當時校長覺得一個人考可能動能不足,鼓勵他幫忙陪讀。沒想到想考的人沒考上,陪讀的反而考上了。那時候1999年瞿德淵才35歲,在陽明山教師中人儲訓及格,順利拿到校長證照,成了臺北市最年輕的校長。當時大家都很好奇,這位未來要幹30年校長才退休的人是何方神聖?
1999年臺灣教育史上有一大變革,就是各級學校校長有遴選機制,都要經過這道手續才上任。瞿德淵表示,很幸運他同年就通過「忠孝國小」校長遴選並上任。他說「雖然心中仍舊念念不忘要當老師,但硬著頭皮去當校長,也想著無論如何當了校長,也要當兩任,所以也是很認真投入工作,只是距離要當老師好像又遠了一點。」
瞿德淵指出,以前就聽過「曾有校長想要回任老師」,但是「國民教育法」無此條款,所以於法無據。自從校長要遴選後,可能有人參加遴選沒選上,也就有「得」回任老師的必要,是無論是被迫或自願,都可以回任了。有了這一條文,瞿德淵在忠孝國小當校長,也常向老師、家長及教育局長官提出想回任老師,尤其是第二任的時候,更是表明希望卸任可以去當老師。
依照當時的氛圍,有人認為瞿德淵是以退為進,可能是想去更大型學校;有人覺得他應該只是說說就算了,不要當真。沒料到在「忠孝國小」第6年,教育局國教科長基於通盤考量,就被迫要將他調校。瞿德淵表示,照教育局原來的規劃要調他去「西松國小」,經過考量既然非調不可,他就選擇去「吳興國小」離家比較近。
2005年瞿德淵調到吳興任第九屆校長。從吳興國小校長主動轉任仁愛國小級任導師,創下校長轉任教師的罕見案例。瞿德淵表示,讀師專就是想教書,沒想到畢業後一直從事教育行政工作,沒當過一天級任導師,讓他有點心虛,因此,轉任級任老師是為了實踐當年做老師的夢想,瞿德淵認為當年已45歲,年紀愈來愈大,體力也愈來愈不堪負荷,再不圓夢就沒力氣教小朋友,他表示,再不實現當年夢想,就沒力氣與年輕人拚。教育局長吳清基表示,過去都是不適任校長才回任教師,瞿德淵是優秀校長轉任教師,可打破社會的刻板印象。
對瞿德淵校長的決定深感讚同與欽佩,因為在校園中,不論是校長、主任、組長或級導師,在孩子的眼中都是老師,但老師一旦兼任行政人員後,往往就與教學現場越離越遠,埋首在行政瑣務中,也漸漸與孩子們越行越遠,使得脫離教學實務的部分校長,往往不清楚第一線的級導師所需教學支援為何?進而造成校園層出不窮的校務糾紛;追根究底,教師會認為校長的校務管理與級導師的班務經營,二者的實務經驗無法完全轉移或取代,一位校長若是沒有與孩子互動的實務班級教學,又如何規劃學校老師們的行政計畫呢?從做中學與紙上談兵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教育工作每個階段的淬鍊與困境都有其價值,瞿德淵校長的例子,希望教育行政機關能對校長遴選機制多加省思,能考量校長候選人實際教學經驗的重要性,並規劃讓久任校長者回任老師成為常態,使校長能維持對教學工作的了解與掌握,而非只注重行政專才的培養,畢竟校長也是老師,若無法勝任當老師又如何期待能勝任稱職的校長呢?
當了兩年級任老師後,2011年瞿德淵又回「金華國小」擔任校長直到退休。
瞿德淵退休後和退休的夫人王淑芬老師,於2016年參加第九屆緬麗伊甸園國際志工服務隊,利用暑假赴緬甸為僑校服務25天。瞿德淵表示「我們在臺灣看不到的,我們在緬甸卻看到了。」看到僑校老師積極的學習態度以及當地發揚中華文化,比起臺灣,在艱困環境中,更能發現值得珍惜的價值和精神。
瞿德淵後來又進臺灣師大讀社會教育學系,他能言善道人緣好,退休後活躍於推動社會教育,並且出任臺北教育大學校友會常務理事、臺北國小退休校長協會活動組長、康軒出版社國小綜合活動教科書編輯小組主委、靖娟兒童安全文教基金會校安委員、臺北民俗體育協會監事,不論他擔任那個角色,都可看到其盡情揮灑的精彩。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