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黃河擺過去了

朱 鴻

已經是初冬,長安葉黃,渭水波寒,這個時候往黃河去,看洽川濕地,怕是一片蕭瑟和敗落吧。興趣疲軟,不很情願,然而朋友發令,怎麼可以拒絕呢?
早晨九點二十分,從陝西郃陽乘車到了洽川。風景入目,竟不是我所臆測的那種荒涼和凋敝。我和幾位朋友遂盎然融入陽光之中,登船而去。
天氣晴朗,四野完全透明。凡富山、光濟山、天柱山,甚至遠踞幾十里以外的梁山,也看得見它們的正峰和斜坡。黃河從龍門向潼關縱沖,隔岸便是山西臨猗,其峨嵋嶺似乎也隱隱在望。宇宙發藍,雲白成抹,山河盡披朝暉,我也不禁心曠神怡了!
自古以來都是這樣: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它是指大約三十年,黃河擺過去,向東,向山西方向,於是以前的河床就會形成濕地,蘆葦叢生;大約三十年,黃河擺過來,向西,向陝西方向,於是以前的濕地就會變成河床,蘆葦頓失。這是出現在陝西郃陽與山西臨猗一帶的水文現象。
現在處於黃河擺過去的時候,所以洽川濕地足有蘆葦176平方公里,這不是很浩瀚的嗎?
人也會娛樂,竟開闢了彎彎曲曲的航道,讓船慢慢地行著。不知道什麼鳥從容地躥出蘆葦,也不知道它們要到何處去。鳥翔於天,天才能產生動感。鳥並非天的裝飾,不過天以有鳥的振翮而變得豐富,且具靈性。每年秋天,丹頂鶴、白天鵝和灰鶴一類的鳥將在洽川濕地越冬,而鴛鴦、蒼鷺和黑鶴一類的鳥則久棲這裡。潢洋一片,多有魚蝦,蘆葦廣袤且茂密,鳥能不高興嗎?天高地闊,一聲鳥鳴,幾近是玉珠沉在了大海裡。
世傳有莘國在陝西郃陽一帶,應該是公元前21世紀的莘氏部落吧!其公主女喜嫁堯舜之臣鯀,生大禹,創建了夏。大約兩千年以後,其公主太姒又嫁周人姬昌,生姬發,為周武王,滅商而立周。
姬昌與太姒的結合似乎頗為浪漫。詩曰:「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大約反映的就是他們的愛情。
迎娶太姒,姬昌還真是用了心思。渭水沒有橋,太姒怎麼過河呢?周人就在渭水造舟為梁,成一舟,又成一舟,連接起來,遂為浮橋。太姒過浮橋而來,迎娶便自有熱鬧且隆盛。太姒是姬昌的正妃,其有德,能尊敬師傅,躬儉節用。
姬昌是誰?是西伯,周文王,是周武王滅商以後所追封的。
不知道春天的蘆葦如何青翠,也不知道夏天的蘆葦如何茂密,當然也不知道秋天的蘆葦如何清逸,我只看見冬天的蘆葦,幾乎都枯萎了。蘆葦出水,廣無際涯。其色黃白,乾乾淨淨。陽光傾灑,碰到稈上或葉上,彷彿發出了金屬似的音響。蘆葦根部,注然是水。清澈,沉靜,藏著魚,藏著蝦。雖是初冬,以陽光盡照,並不寒冷。
船緩緩而前,到了處女泉。不喜歡,是覺得透著一縷俗氣,然而也沒有十足的反感,更沒有批評。洽川濕地有穴,暖流自湧,可以洗澡。經營處女泉的女士說:「當年太姒在此洗澡,周文王看見了,便喜歡上了太姒,並終成正妃。」
文化就是這樣,它一再演義,反覆變遷,且連續積累,儘管表面已經全非,不過其內核仍在。問題是,文化搭台,經濟唱戲,顯然在褻瀆文化。不尊重文化,經濟能強嗎?
黃河擺過去了,這裡有了洽川濕地。謝謝,它激發了我的思考。
本文轉載自2019-12-03新民晚報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