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粵劇社】
廣州好 天堂篇〈下〉

牛叟

(續上期)
冇晒符
廣州好,好到冇晒符。
三年小變環境改,五年大變盜賊無。
呃鬼食豆腐。
向上邀功主子,對下欺詐群眾,是歷代封建官員之為官祕笈。因此,在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的封建歷史浸透了的定律之下,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之風,從來沒有停過。從上到下,長、中、短的計劃、規劃、綱要…等等,無非都是戰天鬥地,改天換地,三年一小變,五年一大變。只有搞到民不聊生,怨氣衝天之時,他們才會畧為讓步,說幾句像樣的人話。而只要是最困難的日子一過,危及到其根本利害的條件一改變,很快就會故態復萌,甚而變夲加厲,這是幾十年的歷史事實,屢試不爽的。所謂經過發展的〈馬鞍形〉,就是毛澤東將自己的錯誤嫁禍於人,反而指責別人是對他的正確路線的干擾和破壞。總之,只要讓老百姓吃上幾天安生飯,他就要發狂,發顛。他自己發高燒,也要全國上下和他一樣發高燒;他亂說胡話,也要全國上下和他一樣說胡話。有人說,在最殘暴凶狠獨裁的統制下,夜不閉户,道不拾遺,是可以實現的。因為人人都一貧如洗,無物可偷,無遺可拾。
注:1.〈冇晒符〉,粵俗語,意謂好到不可再好,或拿它沒有辦法。
2.〈呃鬼食豆腐〉,意謂不可信,沒人信之意。
南天王 鬧劇
廣州好,盛產南天王。
斗倒地主搶財產,整完〈右派〉整〈地方〉。
閙劇演連場。
廣州,地處邊陲,人民生活、習俗、甚至語言、文字,都與華北、中原不盡相同。歷來地方執政者的權力多大於其他地方,故人們稱之為〈南天王〉。自一九五一 年至一九六七年一月,這一段時期的南天王,就是陶鑄。原來,廣東的土地改革,(均貧富,分田地)因為華僑工商業地主多,按政策辦,看起來顯得較為寬鬆。殺、關、管、鬥的人較少一點。就有人告狀說廣東〈土改〉不徹底,煮了夾生飯,漏劃了許多地、富、反壞份子。陶鑄領了上方寳劍,到廣東搞復查、補課,實際上,是推倒重來,再搞一次,並且把原有的班子,撤的撤,調的調,降的降,放的放,奠定了新的〈南天王〉的基礎。這一大批人,在毛澤東〈陽謀〉中,又有不少人被劃為〈右派分子〉,無法定為〈右派〉的,陶鑄又搞了一次反〈地方主義〉和反〈極端個人主義〉運動,又把一大批人劃成了這個分子,那個分子。演出一場場鬧劇,悲劇。無怪乎有的華僑總結歴年來的經騐說:當共產黨遇到困難,需要你的時候,你就是愛國華僑,民主人士,民族資本家,開明士紳;等到他的困難一過了,不需要你的時候,你就是地、富、反、壞,帝國主義走狗。毛澤東曾多次信誓旦旦說,對於幫助過我們的朋友們,我們是永遠不會忘記(放過和清算)他們的。這才真是一句老實話,無數的歴史,都證明了這個事實。
虛浮
廣州好,盛產南天王。
粉飾浮誇争第一,弄虛作假最在行。
一代一代强。
粉飾浮誇,弄虛作假,從來就是普遍的現象,廣東自不例外。吹牛、拍馬不犯法,碰上機會大提拔。違反常規新事物,破字當頭革命家。在各地都在大放衛星,畝產萬斤、十萬斤,大量超過世界水平發明出現的時候,廣東豈能自甘落後。除了農業方面在拚命(吹噓) 趕超外,在工業方面,帶頭放了兩個大衛星,鬧了一場國際大笑話。一件是利用油頁岩提煉後的廢渣,提煉出豐富的製鋁原料。〈人民日報〉隆重報導,引來了兄弟國家羅馬尼亞的驚奇,一定要來参觀學習,因為羅國有豐富的油頁岩,在這個課題方面也素有研究,但無大的突破。廣東百般婉拒,不料羅方死乞白賴,醜媳婦總得見公婆,硬着頭皮准許参觀。羅方技術人員一看,心知肚明,這是假的,但礙於〈磐石般的、牢不可破的兄弟情誼〉,只有無話可說,當然是不會去戳穿的。讓這些技術人員認識到,中國人(人民日報)說話是算數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也並非不是一件好事。另一件,是廣東陽春縣,有地質人員發現了孔雀石礦,好傢伙!孔雀石礦可以煉銅,廣東不缺銅了,陽春要興建一個大的產銅基地。以陳郁省長為首,組織了大批人員,資金、原材料,大吹大擂了一通,掩旗息鼓,不了了之。反正,衛星放(吹)上去了,其他的事,管他娘!
這些都是六十年代的事,到了九十年代,廣東省設在香港的經濟窗口〈粵海集團〉,一度輝煌燦爛,上市集資,收購擴張大舉外債,未幾,破產清盤,對投資者和債權銀行造成龎大損失,誠青出於藍也,飲得杯落!
出糧(發工資)
廣州好,盛產南天王。
高檔香水強人買,硬扣工資當出糧。
陶鑄霸主張。
由於盲目生產和群眾購買力低下,尤其是在宣傳部門不斷地、大力地反對資產階級香風臭氣的輿論壓力下,廣州市生產的香水,化粧品一度嚴重滯銷、積壓。工商部門將問題報告陶鑄。陶不問原因,貿然作答:我們可以帶頭消費。以後機關幹部發工資一人一份,按價扺扣工資。會上無人敢有異議。商品部門領導趙某,散會後積極作出執行方案。但與各單位聯繫時,反對意見強烈。後經部分明智人士說明情况,痛陳利害,始行作罷。地方行政人員的強廹命令,勒索攤派之風,其來有自。進入大城市後,稍有收斂,然本性難移,不時就會發作或大發作。廣州市興建氦肥廠,也是強廹入股,硬從每月工資扣去。等到工廠建成,過去的入股一風吹了。接下來是年年不斷的鬥人運動,天天學,鬥私批修,思想革命化,一連串勞什子的事兒,誰還敢提這些芝麻綠豆純個人的私事。南天王的霸性可見一斑。
八股
廣州好,八股不讓人。
兩報一刋起犬吠,〈南方〉〈廣州〉噪蛙鳴。
頌聖又愚民。
毛澤東曾寫過〈反對黨八股〉。那是還沒有取得政權,還沒有位登九五之前寫的。那是為了反對、清算、打擊不同派別,排斥異己,為個人立威的矯情文章。把自己肯定為真理的化身,人民的總代表,批判這個不是,那個錯誤。好像只有自已一個人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最關心人民,最愛老百姓。只有信他,跟他走,中國才有希望。事實如何,聽其言,觀其行。幾十年來,做了多少壞事,殘害了多少百姓,毒害了多少人的思想,遺禍若干代人。他與老百姓套近乎,賭咒許願欺騙人民出錢、出糧、出命,去為了他一人做始皇受難犧牲。而一旦皇權到手,威臨天下,則盡毀前言,變本加厲的壓搾農民,欺騙大眾,剝奪自由,箝制言論,輿論一律,愚弄百姓,毒化思想,污染空氣。
報紙、雜誌、公眾媒體,本應為社會公器,人民喉舌,而自四九年以後,尤其是一九五七年〈陽謀〉以後,所有新聞媒體,全部成為了一黨(一人)之私器,年年、月月、天天,舖天蓋地而來的,有幾句話不是黨八股?一犬吠影,百犬吠聲。中央〈兩報一刊〉(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紅旗月刋)一發表的文章有幾篇不是黨八股?各地漏夜 (遲了便是反黨罪名)轉載、緊跟着的社論、本報編輯部文章,以及報紙的組稿,能不是一致響應,百調一腔。〈南方日報〉、〈廣州日報〉當然不可能例外,都是添枝加葉推浪追潮的八股蛙鳴。
禍根
廣州好,多難又多災。
莫怨南天王太壞,禍根緣自北京來。
人治太悲哀。
陶鑄,湖南祁陽人,黄埔軍校第五期。一九五一年出任中共中央華南局第四書記,初主政廣西,未久, 一九五二年入廣東主政,直至一九六七年大革文化命中,升任中央文革領導小組顧問,國務院副總理,因開罪了江青,遭批鬥,在流放審查中慘死。
陶在廣東主政拾餘年,由分土地到大革文化命,經多次大小運動,經他整肅的人眾多。除其本人的個人人品和性格上的缺陷,應承擔必要的責任以外,但根本原因,完全在於整個社會制度的腐朽,殘暴,毛澤東的封建霸權,窮凶惡極,積數千年中國帝王野蠻人治的獸性所造成。
白撞雨
廣州好,白撞雨好多。
昨日擢升高顧問,幾月貨仔入牢羅。
陶鑄又如何?
廣州的氣候炎熱,夏季温度甚高,但有海風調劑,起一定散熱作用。然不少時候,驕陽四射,突有一片烏雲當頂,涮涮聲的潑起大雨來,數秒鐘後,烏雲飄走,又恢復烈日當空。廣州人稱這種現象為〈白撞雨〉。
一九六零年,新中南局成立,陶鑄任第一書記,廣州大軍區政委。一九六六年,大革命文化運動開始,陶鑄又擢升為〈中央文革小組〉顧問、國務院副總理、中共中央宣傳部長。此時,陶的官運已達最高峰。一九六七年一月,即被打倒,投入牢羅,一九六九年惨死。人們說到此段歷史,就像一場〈白撞雨〉,飛黄騰達,來去匆匆,一涮而過。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