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粵劇社】
廣州好 工人篇〈上〉

牛叟

風光
廣州好,無產最風光。
抬舉高高九天上,用完丟落爛泥塘。
老咗幾徬徨。
無產階級是新中國的領導階級。廣州自不例外。無產階級掌握了政權,就不再是一無所有了。那是比資產階級什麼百萬、千萬、億萬、兆萬富翁更富有不知多少倍。所以,就改為工人階級了。工人是國家的領導階級,基礎是工農联盟。都是國家的主人翁,大老細。工人是老大哥,農民是二弟,最多是個小股東而已。
按照中國人傳統,老大是最重要的。江湖規矩,龍頭大哥更是一言九鼎。梁山泊排名次坐位,最重要的是第一把交椅。只有第一把交椅,才能稱孤道寡,才能有九五之尊,其他都不過是臣民。
所以,除了大會、小會將工人捧到九天之上外,在空虛的銜頭和席位等各個方面,也倍受殊榮。如:工人工程師,工人作家,工人學者,工人發明家等等,不一而足。
在一般社会生活中,對工人咸稱:師傅。毛澤東是偉太的導師,每個工人被全社會都尊稱為師傅,沾點龍氣,與有榮焉!
尤其是在〈史無前例〉中,派出〈毛澤東思想工人宣傳隊〉,到全國大、中、小學校,機關,單位領導斗、批、改,占領上層建築,真是嘗了一口作主的味道。只是,前面必湏高舉毛寨主思想的旗號,還是被騙去做了一回屎忽鬼?。
幾十年的光榮,在無情的歲月流逝中,逐漸消失無遺。而現實生活的艱辛,却在苦苦地熬煎着每個勞動工人的家庭。微薄的退休金,提前下崗的補貼,買斷費,被昂貴的醫療費用,教育費用,住房費用與通貨膨脹,不斷的吞食,生活日益艱難,日子該怎麼過下去?以前,要人相信它,依靠它幾十年的組織,現在,一推出門,死活不管了,人們不去靜坐、請願,又能幹什麼?!別忘了,我們是主人啊!
搵老襯
廣州好,賊佬呃工人。
作主當家原是假,空頭支票始為真。
被賊搵老襯。
有不少時候,在一些大型集會中,除了例行山呼幾項〈萬歲〉外,也會領叫一句:〈偉大、光榮的中國工人階級萬歲〉!讓每個自以為是工人階級一分子的人,倍感震奮、光榮。實則,迷魂高帽一頂。誰是工人階級?誰代表?誰簽字,投票,授權?這個授與權,取消權,觧釋權只屬于毛澤東私人獨自固有的。他說你是,你就是;說你不是,你就不是。反正,沒有說你不是的時候,人人都以為是。個個都享有殊榮,是國家的主人翁(至少是其中一分子)。
及至〈史無前例,見到許多被〈欽定〉,被〈公認〉的無產(工人)階級的優秀代表,如:國家元首劉少奇,各路元帥,各部委,各省市的領導(特殊材料制成的無產階級先鋒隊分子),怎麼一下子都變為了無產(工人)階級的兇惡敵人?這下,可真大大地提高了全國人們的覺悟,懂得了所謂〈無產(工人)階級〉,只不過是一句空話。〈領導階級〉更是開的歷史荒唐大玩笑。什麼恩格斯老先生寫的〈群眾,階級,政黨,領袖〉,繁繁絮絮,倒不如說〈槍桿子里出領袖〉,出〈階級代表〉,出〈黑社會的龍頭老大〉,出〈邪教主〉,這樣,通俗易懂。那時候,有人說,除了只有毛澤東和江青是無產階級代表外,其他人都靠不住。可憐在清除打倒〈四人幫〉時,江青也做不成代表了。
工人階級,這面動聽的旗幟,一個多世紀以來,都只不過是被一撮野心家,流氓,騙子,暴力狂盜窃去了。在〈失去铁鎖練,得到全世界〉蠱惑人心的口號下,麻醉工人,利用廣大工人們去達到他們的卑鄙、邪惡的目的。並反過來受他們的,更為殘酷的統治,剝削和壓廹。
〈 反黨〉
廣州好,會首最難當。
要為工人說實話,幾人能有好收場。
反黨罪名扛。
一九四九年開始,中國共產黨所控制的工人組織---工會,在全國各地紛紛成立。〈選舉〉工會主席,設置辦公架构,開展各項活動。但是沒過多久,就出現了沖突。因為,工會要為工人争取利益,與新政權間的意見不合,與自稱為工人階級先鋒隊(共產黨及其各級組織)的意見不合,都要争得最多的權力。中華全國総工會將這些意見集中地反映到中共中央,結果,受到了批判、整肅。以後的幾屆工會組織及其領導人,大多也未能逃脫相同的命運,直到成為了絕對地〈馴服工具〉,還免不了時時要受敲打,接受黨(毛代表) 的愛護,嚴防再犯〈工團主義〉,〈福利主義〉,〈尾巴主義〉的反黨錯誤,跌下〈反黨分子〉的泥坑。
實則,自從利用工人、農民和各界人民力量,武力奪得政權後,在頂尖上的一撮人就变成了一幫私利團伙;為首的個人,就成了獨裁專制皇帝,統治着廣大工人、農民,在這種情况下,真正代表工人利益的工會組織,是不可能存活的。至于農民二弟嘛,就更可憐了,連個農會組織都不允許成立。〈偉、光、正〉是靠農民運動起家的,它深知農民組織起來了的厲害,就完全像是起義農民首領坐上了龍位後,最害怕各地農民組織,都是要極力剿滅的。根夲就不讓你組織,而〈偉、光、正〉的支部,小組設在生產隊,自然村,不就更省事了嗎!它把你農民的利益都代表了,還要農民組織干什麼?
挨苦
廣州好,挨苦數工人。
工會只可當走狗,多少冤苦不能伸。
階級那來親?
工會不能代表工人爭利益,不能反映工人的意見和要求,除了幾屆領導人(主席)做撤離處理外,尤為殘酷的是,在〈反右〉斗争中,全國各地各級工會幹部,相當大一部分人被強戴〈右派分子〉南冠,受盡侮辱和打擊,對工會組織的破壞極大。從此,工會就只能完全俯首聽命于共產黨,聽命于毛澤東。死心踏地的做應聲蟲,做尾巴,做馴服工具,這才能存在,才能保平安。這樣的工會組織,與工人的利益和意志完全背離,積怨只有越來越深,對立只有越來越嚴重。
工會被批判為尾巴主義,是指做了群眾的尾巴。而所謂〈群眾〉,是比〈工人階級〉更加糢糊的概念,更是可以任狡猾的騙子,随心所欲玩弄的道具。毛澤東玩耍的所謂什麼〈群眾路綫〉,什麼〈從群眾中來,把群眾的智慧集中起來,再到群眾中去〉的一套,就酷似街頭〈三張牌〉騙局賭檔,永遠只有他贏你輸的。你在任何時候,不是犯了脫離群眾的錯誤,就是犯了做群眾尾巴的錯誤。只有口中不斷唸符咒的人,和他的搭檔、捧場客,才永遠正確,永遠不犯錯誤。歷史無情,那幾個吆喝声最大,旗幟舉得最高,最親密的搭檔,到了分贓不勻,要撤檔的時候,依然逃不了破口對駡的偉大,滑稽,痛苦,出盡洋相的場面。誰是群眾?誰脫離群眾?誰做了群眾的尾巴?騙局総是要拆穿的,騙子始終要露出原形!
冒名
廣州好,〈工人說話了〉。
無限上綱耍痞氣,棍子、刀子一齊操。
批斗送監牢。
一九五七年整風運動,毛澤東設〈陽謀〉動員各界,向共產黨及政府提意見,幫助整頓作風。全國上下,電臺報章,各級領導,不停地報告動員,大會小組,個別交談,意執心誠,並公開宣佈紀律,對提意見者,不論對錯,一律實行〈三不〉(不打棍子,不抓辮子,不戴帽子),信誓旦旦。但當各界人仕提出意見後,随即翻臉,盡食前言,掀起了全國大規模的〈反右派斗争運動。在這個急劇變化的時刻,〈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名為〈工人說話了〉的社論。毛澤東冒名假借〈工人〉名義,大開殺戒,動手對廣大提不同意見的各界人仕,進行了野蠻的剿伐。這場以思想、言論定罪,網织株連的運動,給各民主黨派,大高院校,各學術研究組織,帶來了致命的打擊。造成了上以數十萬計的家散人亡。
舉凢窃國者,首先必窃取上天名義,人民的名義,大眾的名義,受壓廹受剝削者的名義。用這些雖屬虛名,但都是極有用的大旗,是道義上的制高點,是恐赫麻醉人民的烟幕彈。這次,毛澤東又一次冒名窃取了〈工人〉的名義,犯下了一場大規模毀滅中華民族文化,推行愚昧無知,提倡野蠻無耻,禍延子孫的罪孽。
《待續》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