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僑情國事】
透視美中經濟戰三大深層原因(三)

續前文
今年元月份時我跟中國一個智庫代表團訪問華盛頓,這次訪問基本拜訪了美國主要的經濟智庫以及絕大部分負責經濟決策的內閣部門,比如這次打頭陣的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比如說商務部,比如說財政部,實際上我們還拜訪了美聯儲等其它一些經濟部門。在以前的拜訪中我還拜訪了美國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等等,我給大家講兩個相關的故事,我們可以看到中美關係現在有多困難:
近年來美國人覺得柯林頓被中國忽悠了,美中從夥伴變為對手
在拜訪美國商務部的時候,接待我們的是一個司長,他也是一個經濟學博士,是一個學者,我們是民間代表團,所以大家可以說得比較開放。這個學者講,當年美國接納中國加入WTO的時候,克林頓總統給美國人民描繪了一幅美好藍圖,這幅美好藍圖的支點是:中國會堅定不移地走向市場經濟,……。所以美國的精英接受了這一點,有一些人抱有懷疑態度,但總體上美國精英接受了,給中國一點時間,一點機會。
但是現在,美國主流精英的共識是,當年克林頓總統的許諾忽悠的太大了。克林頓總統當年的忽悠太大了,15年過去了,18年過去了,回頭看不是這麼回事。……在他們看來,當年克林頓總統的忽悠完全沒有兌現,反而給美國製造了一個可怕的敵人。
這個可怕的敵人擁有巨大的經濟體量,……如果現在再不採取措施,美國以後也許將會喪失機會和能力去遏制中國。
這種看法是美國主流精英的看法,這時候美國的商人在做什麼呢?美國的商人都雲集在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要求對中國採取強硬措施。他們提出的抱怨是什麼呢?是知識產權、是強制技術轉讓、是國進民退、是不公平的競爭地位、是國有企業/政府在經濟之中具有越來越大的作用,而他們在中國的市場之中不能享受公平的對待,……,他們沒有能力與中國政府對抗,所以他們雲集在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提出了這麼多要求和訴求。
我們跟對方說,你們要打貿易戰,要制裁中國,美國也會是利益的付出者,美國也會犧牲,美國的消費者也會受到傷害,美國的利益也會受到傷害…… 美國的貿易談判代表只說了一句話:為有犧牲多壯志。
這句話我把它翻譯為了中文,它的英文很長,但我一想意思只有這句話翻譯最貼切:為有犧牲多壯志。
中國儘管制裁了美國的大豆,但美國大豆的負責人說了,說可以理解美國政府的選擇,可以理解川普總統的選擇,願意為國家利益付出犧牲。
誰說美國人民都是商人的?誰說美國人民沒有情懷呢?誰說美國人民沒有對國家的擔當呢?似乎不是這樣的。
我再講一個例子,也是今年元月份發生的例子,但因為行程衝突我沒有參加這場會談。
一個退休的……官員,現在已經退休了,……。他率領另外一個民間(半官方)訪問團,他們的訪問跟我們有一些交叉,也有一些差異,他們訪問了美國國務院,也訪問了美國的白宮,因為行程衝突,這兩個單位我們的行程沒有安排進去,反過來他們也因為部門的一些原因,我們的一些行程也沒有去。
他們訪問的是美國國務院,跟他們會談的美國助理國務卿。(中方訪問團帶頭人)是退任高官,受中國政府委託,或者說授權去參加這種會談,中國政府和美國政府授權的民間組織,民間對民間談,很多話可以放開來講,政府對政府談起來不方便。
我們的……一個代表團跟美國國務院的助理國務卿及隨員來談。會談的氣氛前所未有的差,以前會談大家有一些交集,就如何改善中美關係有一些建設性建議,但這次完全是針尖對麥芒,談不起來,美國相關方面對中方代表團總體上是非常敵視、非常不友好的態度,所以中方代表團成員都很沮喪。
談到最後,這位……起來說,「您就說一說,我們和中國政府回去到底能夠做什麼?」你給個主意,你說一說我們到底實實在在能做什麼,這些東西我們馬上就可以做,做完以後馬上就可以改善中美關係,美國人民願意說,中國也願意做,你給我提幾條建設性建議,我回去馬上就辦,辦完以後中美關係不就有轉折和緩和嗎?我們的任務當然可以來聽你抱怨,但我也希望實實在在有一些建議,回去以後馬上落實,落實之後馬上就可以改善中美關係呀。
這個助理國務卿是政治任命,是特朗普總統提名,經過參議院任命的,他把身體靠在椅背上翹著二郎腿,眼45度向天,眼睛看著天花板,從鼻子裡哼出了兩個英文單詞,這個單詞叫「Be humble」,Be hanble在中文裡是什麼意思呢?「你們這幫……,別跟我裝逼」,翻譯成中文就是這個意思。Humble英文原意是「謙卑」,最早出現在《聖經》之中,本來的含義是「人在上帝面前要謙卑」。它最早的英文含義是這樣的。
他們回來都討論「be humble」怎麼翻譯成中文更貼切。這是在民間非正式會談中的原話,我還原的都是一字不落的原始場景,儘管我沒有在場,但是他們回到酒店,我們住在一起,他們馬上就交流了這個場景。
美中關係影響未來50年終國國運...
這次訪問結束以後回來要……寫報告,調子怎麼定,很多學者不知道這次完了以後給……怎麼定調子,最後他們給……的報告是我定的調子,後來有一次我碰到有關部門司局長級別的官員,他告訴我「你這個調子當時定得極其大膽」,因為沒人敢這麼說,但回頭來看是正確的,我定的調子就是「維持中美關係過去40年正常交往的政治基礎已經蕩然無存」。中美過去40年交往是有一些重要的政治基礎的,早期對付蘇聯,後來我們走向市場經濟,這些重要的政治基礎已經蕩然無存,中美關係將進入長期的、非常動盪的、充滿對抗的不確定時期,……需要對此做好充分的
準備。
我們回頭幾個月以後來看,……是完全沒有做好……很大程度上是沒有思想準備的,在華盛頓我們這個級別的人都能馬上看到問題,但也許在官方交往溝通之中有很多限制,所以反而沒有(做好思想準備),我的猜測是直到現在也許我們的準備仍然沒有做好。
我們知道最近剛剛召開了外事工作會議,外事工作會議的一個主題就是「如何儘快穩定中美關係」,中央清楚地知道,穩定中美關係就是穩定中國外交關係的大局,穩定中美關係就是穩定改革開放的大局,中美關係一旦不能穩定下來,國內什麼事兒都別幹了,什麼證券市場的發展,什麼改革,這些都談不上,但問題在於中美關係在我們剛才的講述之中可以看到,它的政治基礎已經蕩然無存。……
換句話說,因為中美關係政治上的變化,美國現在的套路上馬上拿出台灣來捅你。據說美國的環太平洋軍演已經在嚴肅考慮邀請台灣的軍隊來參與。美國的環太平洋……以前中美交往時美國是把台灣放在一邊,柯林頓總統說李登輝就是Trouble Maker(麻煩製造者),把台灣放在一邊。現在它是把台灣拿出來捅你,你哪裡疼他就捅你一下,捅得你嘰裡哇啦亂叫還拿不出辦法。
緊接著上星期時特朗普總統和普京總統在赫爾辛基舉行了祕密會談,這次祕密會談只有兩個總統、兩個翻譯,沒有外人。這次會談結束以後,很快西方媒體就傳出了這樣的風聲(但我們認為這種風聲是有可能的),這次會談就像鄧小平跟卡特總統的祕密會談是一樣的,它要解決的問題也是一樣的,美國可能「聯俄制華」,已經把中國作為敵人了,美國要對付你,這邊是台灣,那邊就是蘇聯,把俄羅斯拿過來,跟俄羅斯聯合起來搞你,朝鮮就更不用說了,已經被川普很大程度上拉走了。
俄羅斯成為美中關係關鍵角色
回頭來看,這個總結是對的。……,如果我們還繼續跟蘇聯搞在一起,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所以呢,報復的時間來了。俄羅斯現在的經濟總量趕不上中國的廣東省,俄羅斯的經濟總量趕不上比利時,趕不上廣東省,中國的經濟總量已經12萬億美金,今年的人均GDP可能會接近10000美金,12、13萬億美金,俄羅斯只有1萬億美金,一個中國現在的經濟產出相當於13個俄羅斯,中國的工業生產能力至少相當於20個俄羅斯,站在1969年、1979年是無法想像的,1969、1979年俄羅斯人看中國是這樣看的,現在他們抬頭看中國已經看不見了,中國已經在九霄雲層之上,他們完全在地上,抬頭看,穿過重重的雲層他都已經看不見中國在哪裡了。
我的哥哥在太原做生意,他們攬到一個生意是援助白俄羅斯的電網建設。所以在白俄羅斯待了幾年,交往非常深的一個感受是,白俄羅斯老一代人看中國,一個是覺得中國原來很窮很落後,我是老大你是小兄弟,……,多少有點酸溜溜的,白俄羅斯年輕人覺得中國好有錢呀,你們技術這麼發達、這麼有錢,還來援助我們。這種心態的變化,與中國過去幾十年在國運選擇上,小平同志做的幾次重大選擇息息相關,也是在這個背景下,我們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在這一背景下十分地思念小平同志,不是沒有道理的。
本文待續
From: http://www.taiwanus.net/
news/news/2018/20181117020433
1318.htm
註:台灣人公共事務會是美國非營利機構.專為台灣的民主和自由奮鬥。草根外交是重點工作之一。如有心為台灣貢獻請洽會長謝慶鏘Dr. John Hsieh at FAPATAA@gmail.com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