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龍哥部落格】
走過磨難唐四虎為愛妻延續大愛

陳龍禧

臺北《明星獅子會》、《明星演唱團》經常有一些公益表演、愛心社會服務中,有位高壯的男士參與其中,他是軍職退役經商有成,專門在全臺從事自助洗衣店,又很有愛心的唐四虎,他正在傳遞光明、和平,愛與繁榮給需要協助的弱勢團體及個人。
2003年3月14日,臺灣發現第一起超級傳染病SARS病例,引起全國大恐慌,從此開啟長達三個多月,醫療人員死傷慘重的抗SARS戰爭,讓臺灣人生活秩序陷入一片混亂。4月24日和平醫院爆發SARS集體感染,開創大型醫院關門的先例,1300多位醫護人員、病人、家屬和員工全都受到隔離管控。當時在第一線醫護人員為了搶救病患,有11人相繼殉職,其中護理長陳靜秋,為了照顧染SARS洗衣工,不幸染上病毒,成為臺灣第一位犠牲的護理人員。
事過境遷近16年,陳靜秋護理長的先生唐四虎說,妻子4月21日病發,一開始還以為是太累,之後因反覆發燒,她到離家較近的新店耕莘醫院就醫,看到和平醫院傳出院內感染新聞,立即出院轉到台大,但台大沒有病房,最後轉到林口長庚。唐四虎說「太太在長庚發燒七、八天,X光片兩邊肺都白了,醫師提醒他要有心理準備。」
唐四虎回憶4月30日,最後一次與接受隔離醫療的妻子通電話時表示「由於當時她病情急劇惡化,呼吸困難,必須進行插管治療,但在電話中,妻子牽掛的仍是有沒有傳染病毒給先生與女兒,在聽到他回答自己與女兒的健康情形,家裡平安無事後,即表示放心不少,結果隔天即悄悄地走了。」前後才11天,當時女兒只有八歲。
走過了抗SARS歲月,唐四虎回想起太太,至今依然覺得失去很痛,非常虧欠她,遺憾「當時沒有好好照顧她」。對唐四虎來說,16年前的幸福家庭,當年被SARS拆散,人生也就此改變。他說「當其他醫護人員結束隔離,快樂出院,自己卻沒等到妻子回家,從此就父兼母職,陪著剛滿8歲的女兒唐嘉汝,細心呵護,讓女兒健康快樂的成長至今。」
一路走過,唐四虎感受到人情冷暖,其中最感謝女兒的保母。唐四虎說,妻子染SARS過世,他陷入一陣忙亂,保母主動要把他女兒接到家裡照顧,旁人對SARS病患的家屬避之唯恐不及,保母挺身而出說「我自己有三個女兒都不怕,你有什麼好怕的。」但也有鄰居一看到他,馬上躲得遠遠的「好像我全身都是病毒」。
因為還要營生,當時每天都要忙到晚上8點,唐四虎才前往安親班,把女兒給接回家。然而,回到家迎接他們的不是女主人,而是空蕩蕩的房子。唐四虎獨自帶著8歲大的女兒,父女相依為命過日子。他說「督促女兒功課,是兩人一天當中僅有的相處時光,少了妻子自己就父代母職,壓抑對妻子的思念,扛起養育孩子的責任。」
唐四虎透露,妻子驟逝,他一開始難以釋懷,但因身兼母職,日子久了,重心轉移到女兒身上,加上軍人性格使然,心情難過時不跟人多說,半夜騎上最愛的重型機車一路騎到新竹、苗栗,有次甚至直接開車去環島一圈。這些年,沒有母親的母親節,唐四虎陪女兒共度,當年八歲的小女生,如今已經讀化工研究所了。唐四虎很欣慰「女兒懂事成績又好,本來可以到高雄讀國立大學,但是為了離家近一點,所以選擇在北部。」那幾乎和媽媽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臉,讓唐四虎最是安慰。
唐四虎搬家後,新家牆上依然掛著陳靜秋的照片,還在屋裡隔出一個空間,擺放她的遺物和照片,甜蜜生活彷彿依舊在眼前。唐四虎介紹「這是靜秋最愛的背心,很多時候她都穿這件。」簡單的擺設,流露出對妻子含蓄的愛,正如女兒用簡單的兩句話「媽媽,我很想妳,希望妳在天堂能過得幸福。」表達對媽媽無盡的思念。
回想起妻子的好,唐四虎露出難得的笑容,他說「雖然兩人是相親而結識,卻深深為她的善良個性所吸引。」談起陳靜秋,唐四虎說「妻子之所以為選擇護理工作為職業,主要是因岳母罹患類風濕性關節炎,導致四肢萎縮,因此發願成為護理人員,希望能夠照顧母親。」也正因為妻子的善良與愛心,讓自己感受溫暖,才會決定在四十歲的年齡時,選擇與她共同走入家庭。
唐四虎表示「太太其實是愛娘家人尤其多,常要為家人的急事半夜回去,但常認不得路,有時她半夜不睡覺,忙著處理醫院的資料,談到太太的事時而比手畫腳,時而放聲大笑,回憶裡盡是美好。」唐四虎透露,妻子過世後的頭幾年,他夜裡常常流淚,現在比較久了,益發體會「常常懷念一個人,也是一種幸福」。
走過磨難後的唐四虎,家中收藏的相簿,裡面滿滿都是快樂的回憶。他至今沒忘「這是1999年、2000年的時候,因為那時一結婚,我就說有生之年,能夠帶她…能夠跑多少地方都跑。」看著那些保存完整的照片,2002年全家到美國旅遊,一切是那麼幸福、美滿,豈料事隔1年,居然出現了重大的變化,SARA疫情震撼了當時全臺醫護人員,妻子更因此殉職,唐四虎講著講著不禁眼眶泛紅,想不到分別會來的這麼突然、來的這麼快。
對於想念的妻子,唐四虎最想要說「就是我沒有好好照顧她,這是我遺憾的部分。」他一路走來歷經人情冷暖,儘管有過低潮仍奮力地挺了過來,他從皮夾裡拿出了一張陳靜秋的照片,說「這相片我是隨時隨地,不管出國或是到哪裡,都是帶在身上。」妻子的好,唐四虎忘不掉,對妻子的承諾,同樣忘不了,牽手環遊世界的夢想,就帶著上輩子的情人---他的女兒一起圓夢。
對於妻子為喜愛的護理工作奉獻生命,唐四虎說「自己出身政戰學校,原就是立志為軍民服務,沒料到太太卻先以生命來實踐,自己唯有帶著女兒堅強活下來,並將這份愛的精神無限延續。」他認為也許是軍人出身的個性,凡事樂觀看待,雖然SARS疫情改變了唐家一家人,但太太當年英勇抗SARS的事永遠不會被忘記,依然帶著滿滿的笑容活在他的心中。唐四虎最安慰的是「這些年,對得起過世的妻子,也對得起自己。」
政戰學校二十期政治系畢業,唐四虎從1974年開始,即往來臺灣和馬祖東引外島,在部隊中接受磨練,歷任連營輔導長及師級參謀工作,15年的軍旅生涯也適應了如何克服逆境。或許是因為軍旅生涯的歷練,讓自己遭遇如此人生巨變,會選擇勇敢面對,而非落荒而逃。如今他以經營自助洗衣為業,據點遍及全國各地,常常要為業務到全臺灣巡迴。
經歷喪妻創痛,唐四虎有著遺憾和感嘆!他說「太太已翩然飛往遙遠天國,為臺灣天空留下一道感人無私的虹彩。妻子是在第一線的護理人員,從不主動爭功,如同自己當年擔任政戰官的時候,一心只求部隊安全,從未有其他想法。」所以「對於妻子一生為服務眾人的志業而努力,自己是感同身受,而她最終還是為此奉獻出生命,自己更是會堅強地走下去,知道必須堅強以對。」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