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芳草集】
憑什麼?

方菲菲

前不久家人團聚去餐廳吃飯,享受美食、共渡了一段歡笑的愉快時光。臨走時,有人搶著付錢,付了現金之後走回來,沒多久侍者走過來對他說:百分之十五的小費不夠,應該至少要付百分之十八的小費。全桌人聽到後,心中都像打翻了五味瓶子般,非常不是滋味。空氣仿佛頓時凝結成冰了,眾人都不知道自已的眼晴該望向何方。付帳的人又從皮夾中掏出一張十元的鈔票給侍者,他才滿意的笑著離開。一個歡樂的聚餐頓時變了調,一個侍者的笑臉換來一桌十餘人的不快。他憑什麼要求百分之十八的小費?
上車後,我問小妹:我沒聽錯吧!剛才那個侍者走過來是嫌百分之十五的小費不夠,要討百分之十八的小費? 小妹回答:你沒有聽錯。頓時我怒火中燒的說:想要拿好的小費就要有好的服務。如今中餐館的侍者只知道要錢,但他們除了從廚房把菜端上桌之外,既不幫你分菜、裝湯,也不知道要幫客人打包剩下的菜。當你告訴他要打包之後,他頂多只會把盒子、塑膠帶拿來交給你,說:這個是給你打包用的。然後就走人了。想要加水的話,你必需努力去引起他們注意,才有機會要求他們幫你加水。
下面一個周末家人又要聚餐時,討論要去那一家餐廳,小妹提出:不要去上次那家餐廳,它讓我們太難堪了。我心中感到非常欣慰的說:我心中正有同感。反正餐廳很多,去別家,何苦花錢找氣受呢!我有大象般的記憶力,依我的個性,再也不會去有不愉快經驗的餐廳的。無關記仇,這是原則問題。
有次朋友中午來找我去家小店吃牛肉麵,吃完後由我簽的信用卡付帳,因為還在繼續和朋友聊著天,沒有多留意,只在帳單上簽了字,就拿單子走人了。朋友已經發動車子了,侍者追出來敲打駕駛座的窗玻璃,等朋友搖下車窗之後,對方說:你們忘了付小費。朋友從他皮夾中掏出了一張五元現鈔給侍者,他才滿意的離開。我拿出五元現鈔要還給朋友,但他不肯拿,回答:你已經付了帳。小費就由我給吧!從此這家店就是我的拒絕往來戶,我再也沒有進去過,將來也不會去這家小吃店。
父親在世時,每周一次的父女時間,帶父親去餐廳吃完飯付帳時,他總會關心帳單的金額,問:很貴吧!要多少錢? 或把帳單拿去仔細看。有時也會問我:要給多少小費? 我總是對家父解釋:給百分之十五吧!因為他們底薪只有2.13元一個小時,就靠客人給小費來貼補收入。給百分之十五表示我們不是不懂規距,但也不是凱子。我們的錢也是辛辛苦苦賺來的,不是橫財、野草,經不起瞎折騰。
高級西餐廳上帳單時,上面有建議的小費,印出百分比及對照的金額。多人的訂位的大桌有些餐廳會自動在帳單中加上小費在內,不可不查。西餐廳侍者多為專業人士,不但有經驗又敬業。像有次去三叉牛排館吃晚飯,侍者不但會推薦什麼沙拉、主菜配什麼酒,或是甜點。你問起主菜,他可以頭頭是道的解釋內含、作法。吃飯時又有人在一旁彈鋼琴,自然心情愉快,此情此景,不要說百分之十八,就是百分之二十三的小費也付的心甘情願。侍者自會替你打好包,並放入印刷精美的手提紙袋中。
中餐廳侍者多是半路出家,或是學生在課餘打工賺些錢,對於菜單上的菜一問三不知。曾經有位侍者在我問他:你們這道菜裏有什麼內容? 他回答說:我今天才來這家店,第一天打工,你們不要問我,我對他們菜的內容是什麼都不清楚。我只好回頭對家人說:往好的方面說,他夠坦白,實話實說。往壞的方面說,他夠懶惰,不知道臨時抱佛腳,進去問一下廚師菜的內容。
曾聽過侍者向客人解釋:雞捲就是用雞肉去做的捲。讓我頓時對這家的雞捲不敢點了。又有一次在餐廳點了紅燒滑水之後,侍者居然對我們說:你們還沒有點魚,要不要點一道魚啊!我和家人只能相望無言。
我明白這是侍者個人的行為和店的老闆沒關係,但是我不願意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提醒不愉快的經驗,最容易的方法是再也不踏入那些不友善的餐廳,免得生閒氣。小費應該是客人對侍者服務的評分,如果不及格的話,可以選擇打鐵,一分都不給。為什麼沒有人有道德的勇氣!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