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雪瑞萬歲

郁思

我的洋媳婦雪瑞第一句學會的中文是「沒有欠」。這話是兒子從懂事後跟我們對話中,出現頻率最多而聲量最高的一句「爸媽,我沒有錢。」媳婦發不准第三聲的「錢」只會讀成第四聲的「欠」。
雪瑞看見中意的衣服皮包鞋子,三番驚嘆五番讚美「但是我沒有欠。」
我們沒有花一分錢的聘禮,婚禮的費用又都是按照美國習俗由女方負擔,我們應該是欠她一些錢的。
雪瑞受寵若驚「妳是說真的嗎?妳萬分肯定的嗎?」
她不是貪念的人,有一兩件衣服一雙鞋子,還是分開時間選購的;每次她也心懷感激道謝一番。
有一次雪瑞來電話「昨天熱水爐壞了,地毯全淹水了。能跟你們先借點欠讓我們換新地毯,發了薪水就還你們。」
後來雪瑞明白,中國孩子跟父母借錢是一筆永遠的呆賬,就沒再提過借錢的事。
雪瑞是個能幹的媳婦,從自己縫製落地的窗簾到房間的擺設裝飾,家裡粉牆刷壁都是一手包辦。每次去他們家,總像是他們又買了新房子;擺設換了地方,牆壁貼了新壁紙,牆上換了新照片,廚房和廁所鋪了新地磚。
禁不住在心裡讚歎,能幹的媳婦,雪瑞萬歲。
結婚五年後他們有了第一個女兒,我正式晉升為祖母。雪瑞第二天就洗頭洗澡,喝涼水吃冰淇淋,我都尊重異國不同做月子的方式保持沉默。她用竹籃子裝著才出世三天的孫女要出門去逛街,我才打破了沉默「讓我替妳看孩子吧。」
「我不放心把這麼小的孩子給別人看的。」
這別人兩個字讓我體認到,她稱呼我直叫名字,叫她自己的母親為媽媽;我們之間有著一定的距離。
孫女半歲多,媳婦的工作常常要出城過夜,我和孫女才有了比較親密的接觸。我也真正開始享受做祖母的快樂。
孫女四歲多,雪瑞提出要跟兒子離婚的要求。我內心驚濤駭浪,臉面卻盡量維持平靜安詳,請她千萬不要把離婚申請立刻送去法院,給我和兒子一點交談的時間。
「那我們就先分居吧。」
我把雪瑞萬歲的口號付諸實際的行動。她的一言一語,一頻一笑左右著我全身的每一根神經。我希望自己成為七十二變的孫行者,變成一個隱形人,跟踪她的足跡。變成她肚裡的蛔蟲,知道她味蕾的動向。變成先知預言家,知道她心裡的快樂憂傷。
我帶領兒子尋求心理的幫助,把我對雪瑞萬歲的實踐給兒子做參考,讓他有知己知彼的優勢,可以把出走的妻子,牽引回到自己的身邊。
半年後他們和好如初,我像浴火重生的老鳥,撲撲殘留的羽翼,細數其間的滄桑。
一年後我有了第二個孫女。
漸漸的我從雪瑞眼裡的「別人」,轉換成她心裡的「家人」。她把直呼我的名字變成了奶奶。雖然還有著代溝到底是跨進了一步。
因為家人的親密接觸,我也逐漸意識到在這中美混血的家庭裡,雪瑞扮演著十分難能可貴的母親的角色。
她從不追著孩子餵飯勸水,過了時間收拾碗盤讓她們挨餓到下一頓。她不會開車風馳電奔的送她們讀中文,學鋼琴,練繪畫,補數學,拼體能。兩個孫女只學鋼琴,大的是學校樂隊的黑管手,小的參加學校的合唱團。兩個人的生活相當忙碌而充實。 她把兩個孫女教養得中規中矩,正當做人。今天十餘歲孩子們所有我認為的壞習氣,她們都沒有沾上邊。讓我這做祖母的免除了為孫女們所有的擔驚受怕。
雪瑞不是虎媽,卻絕對是一位盡職的母親。
在做媳婦的角色上,我也感受到雪瑞能幹之外的溫馨。
我搬來達城過的第一個生日,雪瑞用心籌劃。牆上有生日快樂的掛條,桌上有豐美的食物,冰箱有她自己烘培的蛋糕。
去年的母親節,她在卡片上寫著「妳是最最慈愛的祖母,稱職的母親,最好的婆婆。我將來做婆婆能有妳的一半好,就非常滿意了。我們對妳的愛,是用文字難以完全表達的。」
以前跟我道別的擁抱裡,感受到她心跳的速度,現在跳動裡散發出一定程度的溫暖。
漫漫長途二十多年,雪瑞從出走的妻子回歸到盡職的母親,替我照顧長大的兒子,為我帶來兩個美麗乖巧的孫女,營造出一個美好的家庭;又是如女兒般貼心的媳婦,我禁不住從心裡歡呼一句雪瑞萬歲。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