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芳草集】
抹黑無罪?

方菲菲

上周五有人來拿她的個人所得稅單,她提到:我剛才在家裏看電視新聞。一直等到看完了共和黨的COLLINS女士對FBI調查報告,發表了為時45分鐘的演講時,宣佈了她會投下贊成票,才放下心來拿稅單。明天對川普總統提名的大法官侯選人確認投票時,他應該可以獲得足夠票數,順利通過了。我真為他高興。這個可憐的人,如果他不能獲得通過擔任大法官的話,他這一生也已經被毀掉了。因為性侵疑雲,沒有任何一個律師事務所,或是任何一間大學會敢聘請他,用他的。如今事實証明是民主黨的抹黑技倆,他已經宣誓擔任大法官了,他的人生才有未來。
當初有媒體指責川普總統在公眾場合中取笑福特博士(FORD) 「不記得了」,「我不知道」 的行為 不夠忠厚;可是這些媒體人是否用了同樣的標準去要求民主黨人士,或要求自已呢!他們未審先判,只憑福特博士片面之詞,還是三十多年前,時而有記憶,時而已經忘記,時而記不清楚的說詞,就下斷論認為被提名的法官性侵了福特博士!當我看到網路上台灣新聞報導就是直接用「性侵法官」獲得大法官任命的標題時,感覺真是匪夷所思。如非這些記者腦殘,就是蓄意抹黑。一個正常人都明白如非已經掃除了性侵疑問,何有大法官的任命。難道台灣是個接受任命性侵犯擔任大法官的地方!
福特博士,她還要對媒體聲明:她只是要讓大家在卡瓦那被任命為大法官之前,知道她被性侵的事實,但她在卡瓦那被任命為大法官後,並不尋求人們去罷免他大法官的職位。恕我愚笨,無法理解其中的邏輯。沒被任命為大法官時,涉性侵,不適任大法官。被任命為大法官的職位後,就沒性侵,適任大法官,不用被罷免了!
我心中疑問是當初指責他性侵的人,為什麼就不需要為他們的不實指控去負任何責任呢!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社會!任何一個人只要有夠不要臉,就可以無中生有的去誣陷其他人。成功之後,令對方陷入萬劫不復,永遠不能翻身的境地。萬一失敗了,他們也不用擔心要為誣陷負起任何責任。穩賺不賠的生意,難怪它會被政客們一用、再用,樂此不疲。如果卡瓦那法官沒有被任命為大法官的話,誰該賠償他及他家人受的委屈呢!
台北市長柯文哲要競選連任,他目前是三組參選人馬中呼聲最高的一位,於是有人捕風抓影的散佈謠言說他牽涉入活摘人體器官。指責他的人並非華人,這位外國人提不出任何具體証據,只是在離境前想當然的去大膽推理一下。無怪柯文哲給他忠告不要去當政治打手。這個作者對他的話不必負責任,可以亂說一通就走了。如果柯文哲因此不實指摘而敗選的話,他就奸計得逞了。如果柯文哲不受影響,依舊當選的話,這位政治打手也仍可繼續去亂說、亂寫。
器官移植是為了救命而採取的高難度醫療手術,居然有無良敗類,沒憑沒據就可以去指責人活摘人體器官,恐怕這人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如果不涉強取豪奪,是雙方你情我願,或親人之間器官移植又有何不妥呢!
舉一個常見的例子:如果一個長期洗腎的病人,急需換一個腎臟才能存活下去,卻等不到有人捐贈器官,此時有家人願意捐出一個腎臟給他,醫生難道不應該替他們做器官移植嗎!又或者有人為了錢,願意捐出一個腎臟給他,醫生難道不應該替他們做器官移植嗎!我同意身體上任何一個器官都不該用金錢去衡量的,但是人要是出於自願捐器官,醫生該拒絕做手術嗎!
雖有時不能馬上看到壞人的現世報,但我相信上帝是公義的,那些惡人在暗中的行為,神衪都一清二楚,衪會依照我們各人的行為去審判我們,善惡終會有報應的。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而已。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