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奇人怪語

荊棘

老陳是有名的怪人,他為人正派,也願幫人忙,平時快快樂樂地活得挺好,衹是有些說不出的不對勁,讓你感到彆扭,好像他用的哲理不屬於這個星球。很可能他腦袋裏有什麽螺絲鬆了,需要心理醫生去扭轉一下。我們這些朋友很難說得過他,可是對他說的那一套實在無法心悅誠服。
給你擧個真實例子吧!
還是上星期天的事,老陳送囘一個他太太美鶴上次開派對借用的大盤子。家裏就我一人,看到他也蠻高興的,就留他坐坐,泡了一壺南非紅茶。老陳品茗了一陣,才問:「這茶很特別,沒喝過,哪來的?」
「在南非開普頓買的。是種沙漠紅草。深紅濃郁,又不含咖啡精,我們挺喜歡的,可惜只剩兩包了。」我語帶惋惜地說,
我這麼說,誰都會懂我言外之意:這千里迢迢帶來的茶快用完了,我還捨得給你老陳喝,可要領情哦!
可是老陳就是古怪,他說:「又可喝到這遠地來的奇茶,又還有兩包下次喝,有什麼惋惜的。」
「老陳啊!下次再喝就沒有了,這不可惜嗎?」
「哦!你要永遠有它在身邊才不可惜,是嗎?」
他好像在考驗我,我得小心回答才行:「對啊!用完了的東西,離開了的朋友,不完整的事物,都是人生的遺憾。」
「那麼永遠用不完這紅茶,就沒有遺憾了吧!」等我猶疑地應了一聲之後,這位仁兄就爬到椅子上,不分青紅皁白地把剩下兩個茶袋往櫃子頂上丟。
「喂!喂!你在幹嗎!」我想老陳發瘋了:「丟到那兒我怎麼拿得到?」
「就是要你拿不到嘛!你看這一來你還有茶喝,如果想要的話;同時永遠用不到---因為拿不到---這兩個茶袋,這不就沒有遺憾嗎?」
我說不出話來,可心裡真不舒暢。晚上跟我的老公提起,他居然哈哈大笑,說天下沒什麼讓我語塞的事兒,沒見識到這一幕才真是遺憾。
過了一陣有天我和美鶴一起中飯,我們中學同學,算得上好朋友,也就是說:我們經濟情形差不多,說起閒話也挺投機,比起老公的收入,家裡房子的大小和裝璜,我還略勝一籌。我就提起老陳在我家作的怪事。沒想到這下引起美鶴的話題:「你還好,不過跟他喝杯茶而已,我跟他過日子,他的怪異邏輯我消受沒得完。」
美鶴滔滔不絕:「我們去店裡買東西,看到中意的不免問問他,要他出主意。他卻一個勁兒地說買買買,一點都不經心,惹人生氣。我就說都買了,錢呢?買回去往哪兒放?衣櫃都塞滿了!這個人卻大笑起來,說那麼別買就是了,還不簡單。」
這種對話在我和老公之間也常發生,我想女人的購物心理是男人永遠不能了解的,我早就認了。可是美鶴的話說不停。
「你猜,看到滿店﹑滿櫃檯﹑滿街花花綠綠的漂亮東西,他老愛說什麼?」美鶴停了一下,我剛要開口她卻接了下去,我只好假裝打了個哈欠:「把這些都當作你的就是了,算是寄存在店裡的吧!反正你一人一次只能穿一套衣服,多了也是塞在那兒。家裡這麼擠,東西都夠用了,有店鋪幫我們免費儲藏還不好?放在我們家和放在店鋪也沒什麼大不同。」
美鶴話說個不完:「所以說哦!有這麼個老公,買不起什麼東西送我,倒會說風涼話,說是街坊店鋪裡的東西其實都是我的。」
「如果人人用他的邏輯,市場經濟都要垮了。」我好不容易插進一句。
美鶴說:「我們無論走到哪裡,看到漂亮的房地產,有的設計新穎,有的風景宜人,我就好不羨慕,很想有一棟。這個怪物就說:就當它是我們的吧!反正我們也只能住一棟房子,旅行到這兒來老大不容易,就算是我們放在那兒的吧!所以,我們在尼泊爾的雪山對面,有一塊風水極佳的地;在法國蔚藍海岸,有一棟對著海濱的白色洋房;阿里山上和雲南麗江徬,也有我們的木屋……。這位寶貝先生還說呢:生不帶來,死不帶走,這世上沒有什麼是真正屬於你我的;假如你高興的話,也大可說這世上的全屬於你,沒有什麼大不同。」
我的頭腦被這外星人的哲理搞得渾渾噩噩,幸好老陳不是我的老公,不然我要發瘋了。想到這兒,我又比美鶴強了一節。我看了一下手錶,驚覺地跳起來,說非走不可了,還加了幾句言不由衷的客氣話:「聊得真有趣,下次接着聊。真是的,現在大家都這麼忙,好不容易說兩句話都趕成這樣……。」
美鶴問我趕什麼,我唧咕了兩句,並沒回答 ---- 美茜大百貨公司下午二時正開始年終大拍賣,可不能錯過。
原載世界日報副刊1997-03-24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