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龍哥部落格】
寫詩串起心靈共鳴葉莎伐夢人間

陳龍禧

寫詩、讀詩、攝影、繪畫,葉莎寫詩追求藝術,然後延伸到演講、評論。她撒出詩的種子,希望引起社會對詩的參與。龍潭客家才女葉莎因詩風明暢,寓意深遠,詩作深受讀者喜愛,而馳譽臺灣、中國及東南亞。她寫詩搭配攝影或畫作藝術,其意境高雅而雋永,堪稱是位「用詩描繪臺灣風土」的現代詩人。
葉莎曾任「野薑花詩社」採訪組長,「乾坤詩刊」編輯,「吹鼓吹詩論壇」中短詩版主,「桃園藝術攝影協會」詩寫映像創作班講師。她憑實力從網路經營,開始活躍漸漸竄紅,如今是國際知名詩人。葉莎在受訪時說「詩於我,是療癒也是出口,它是藥也是路。」她有「花匠」與「東莒燈塔」兩首詩,選入蕭蕭《新詩三百首》百年新編,是臺灣新崛起的指標性客籍女詩人。
在新社「幸福農莊」詩歌草堂賞讀葉莎的作品,才發現原來詩能如此的觸動人心。臺灣現代詩在閱讀族群中屬於小眾,但葉莎寫詩沒有過於精雕細琢的詞藻,也不像古典歌劇般曲高和寡,而是雅俗共賞、文字清雅、情感真摯,所表達的意境和情感,總能穿透精純的詩質,打動各族群的內心,是葉莎詩作的特殊之處。詩壇前輩認為「葉莎從不刻意鑿刻文字。她的詩文關懷,總是溫暖而悲憫,來自生活,為療癒生活而出,格外具有撫慰讀者心靈的效果。」如此湛淨晶澈的詩質,正出自純淨的心。
對於寫詩,葉莎從初始就沒有發展的企圖心,只是很自然在網路上寫,連自己都不知道所寫的就是詩,就寫出質地純淨的首首動人詩作,無心插柳,卻令讀者和國內外詩人、評論家驚豔,一鳴驚人。詩人白靈曾說:「許多人從還不知道甚麼是詩時,就寫詩了。」葉莎也是屬於這一類!她從攝影起步,2005年和季閒一起在網路上設「季之莎影像文學小站」,詩作結合攝影,漸漸又在網路設部落格,廣受好評,吸引了許多文友和同好。
網路設部落格時期,葉莎經詩人陳皓推薦進入「野薑花詩社」,當時葉莎都還沒有想過要走文學路,主要心態是希望支持台灣本土詩社,因而認真參與野薑花每季舉行的「旗山」聚會,她從中接觸到一群不一樣的台灣詩人前輩,獲取不少文學養分。她總覺得自己並非旗山人,為何會參加遠在旗山的詩社?好像命運在無形中有著巧妙的安排?
2013年10月,葉莎受邀和前輩詩人蕭蕭,代表臺灣參加「新加坡書寫協會」新書發表暨國際詩歌交流會,「野薑花詩社」成為她最強大的支柱力量!那次國際詩會與會者還包括中國、印尼等國的十六位詩人。受到邀請,完全是意料之外,開拓葉莎個人的視野,她相當雀躍感恩,因為自己詩齡尚淺,才進「野薑花詩社」半年多,沒想到就受到新加坡詩人李南子賞識,而同受邀的蕭蕭,更是她仰慕的對象。受到李南子「我開始讀她的詩,感到震驚,幾時橫空出現了一道霓虹,她燦爛的光彩,彷彿伸出七隻手,緊抓讀者的心。」成為改變葉莎最大的鼓勵。
為了去新加坡參加盛會需要攜帶作品,葉莎因此趕在動身之前,匆匆出版第一本詩集《伐夢》,亦迅速席捲人心。葉莎事後回想,形容這際遇是「人生失控的局面」,是冥冥命運的帶領和啟發,也堅定了她開始研究詩的評論、美學、結構,還有讀到林怡翠寫《慰安婦》,讓她感受到文字的力量,從而激起願意讓詩與生命一起燃燒,直到不得不放下的最後一刻的寫詩心志。
葉莎第二本詩集《人間》引領許多原本不讀詩的群眾進入詩領域,更受到讀者喜愛。她寫詩之所以能打動人心,除了精湛的文學技巧、晶澈的詩質,還來自詩中湧現的一股慈憐悲憫的溫暖。葉莎走過疾苦,化苦難於大愛,她特別關注隱身在社會角落中的小人物,為大家攝影、寫詩,使人瞭解這些小人物不為人知的生活底蘊。
成為詩人,並不是葉莎原本規劃的人生道路,但是她天生就有寫作長才,文學改變了一生。她從小在田野間長大,由於小時候患有神經性皮膚炎,全家只有她不須下田,趁著家人耕作時間,她閱讀阿公留下的滿書櫥醫藥古書,《七世姻緣》、《麻衣相法》;國中時讀大學的堂姐也從學校借莎士比亞戲劇給她看,她的閱讀進度超齡,穎悟力高,只要看過一次書,都能立即抓到重點。
葉莎愛看書,也膽大活潑,每天下課沿著山徑回家,她會在附近玩到傍晚,鄉野元素她都熟稔,而且特別有好奇心、愛冒險。大人愈說不能碰的禁忌,她愈要去嘗試,這些不同於書本的經歷,都也成為她的寫作題材。國中活在兄姊都是資優生陰影下,經常被老師期許和比較,難免落寞。葉莎讀中壢高中,讀了不少學校圖書館的藏書,國文特別好,擔任校刊編輯,又是作文比賽的常勝軍。由於有叛逆心,又受《拒絕聯考的小子》影響,葉莎後來也沒參加聯考,到中正理工福利社上班,走過跌跌撞撞的青春歲月。
雖然其中不無挫折,但是葉莎是個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即使沮喪也不會太久,而且個性積極,不畏挑戰、愈挫愈勇。後來讀空大進修學士,讀瑞士歐洲商業大學碩士。大學期間在日商公司上班,任職二十五年退休,才以「十年磨一劍」的心,分別游藝於發展寫詩、攝影、繪畫與文學間。
儘管葉莎謙稱中年後才真正開始學詩,她相信毅力終能戰勝挑戰,別人能的她也能。她秉持要做事就一定做好的心態,大量閱讀和專注寫詩,連擅長的散文和小說也放一邊。葉莎表示「寫詩不能只是堆砌華麗詞藻,而要具有人生體悟,歲月的淘洗,才能筆下萬物皆有情。她雖不如青春旗手寫詩般熱切澎湃,但是隨年齡磨練出的冷靜詩眼之下,特別能夠切入創作脈絡,更得心應手。」
葉莎先攝影而後學詩,大多她的詩作有個特色,即是活用攝影者的視角,靈敏的詩心就像攝影機中的觀景窗。受謝禎均、邱明峰攝影影響,葉莎詩中總有一點點光流,蜿蜒的文字而自然浮現,影像感與詩意彼此滲透,肌理豐盈,意象鮮明,還能把主題事物加以格放,一轉彎又哲思湧現,把人帶往更高境界,達成詩歌的昇華作用。
葉莎新著《時空留痕》是與馬來西亞畫家黎農生的詩畫集。她認為「藝術最珍貴之處,在於透過獨特的風格,呈現內心最真實的情感。」這正是她傳承自父親善良的摯情大愛。葉莎說「父親克勤克儉,卻連老農津貼,都大方捐贈給有需要的人。」她也樂於助人,貢獻詩壇不遺餘力,經常不收費演講、讓人引用她的著作。她未來還會繼續在臉書教年輕寫新詩,也想在有限人生學佛。
葉莎活躍於網路,因而跨越國界限制,多次受邀出席國際華文詩會。她與朋友創立臉書《新詩報》電子週報,擔任發行人。葉莎得過桃園文藝創作獎、桐花文學獎,台灣詩學小詩獎、 DCC盃全球華語新詩優秀獎。她對文學、藝術的熱忱,已蔚為堅深信念,後來又投入水彩、油畫創作,同樣表現非凡。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