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換水龍頭驚趣

瀟瀟

在美國做個房東不容易,說是房子的主人,裏面卻住著別人,房客是主人的主人。他們可以在你的房子裏享受美食,醉生夢死;還可以呼風喚雨,讓你隨叫隨到癡心服務;人家住夠了,瀟灑地走了,你還要去無怨無悔地替他們清潔。常常忙得跟消防隊員不相上下。週末剛剛替房客的小院子修理了木圍墻,刷了油漆。昨天又接到緊急電話,衛生間的洗臉龍頭漏水了。
按著那龍頭的長相,去Home Deport 花了18美金買了一個新的,準備去解救危機。看看說明書,換個龍頭並不難,決定自己動動手,一則省點錢,二則免得求人,請人來換,50美金下不來,替房客,水電工做紅娘約會見面也是麻煩。「求人難,難於上青天」不如求自己試試。
下班直接去了坊塔納市那棟5萬美金買的小房子,這是一只下蛋的母雞,但是伺候不當,也會雞飛蛋打。新主人是一個黑人帥小夥派去可,他有個身材妖姬的女朋友,他們倒在昏暗的客廳裏看電視球賽。沙發是黑色的,女朋友的頭發像團爆炸的鋼絲,包在黑亮的圓盤上,讓人擔心損壞了沙發。要不是那烏亮的大眼睛,很難發現他們。記得有一次我和女兒在夏威夷,傍晚的海邊,我們邀請一個高大的黑人合影,照片印出來,卻找不到後面的那個人,只有兩顆小星星在頭頂閃耀。
進門後,模模糊糊地和那兩只眼睛打個招呼,就提著工具箱上了樓。衛生間並不衛生,白瓷磚地上是一塊深咖啡色的幹毛巾,不知道是擦地的,還是墊在馬桶邊踩腳用的。沒有擦手毛巾和衛生紙。水池底下的控制龍頭已經關閉,洗臉池裏仍然還有一縷熱水涓涓流淌。
水池下面的小木櫥櫃裏黑漆漆,臟兮兮堆放著一些雜物,看著頭皮發麻:兩塊汙染過的毛巾僵硬成團;電動剃須刀包著膠布殘兵敗將似的躺在綠絲瓜巾上;充電器和電線爬得滿地;還有半瓶開著蓋子的可樂和一個破爛紙盒;鋪墊著的格子花布,斑斑點點不知是汙垢還是黴跡。幾瓶高低不一的洗滌劑、殺蟲劑像曼哈頓的高樓矗立在黑暗中……清潔別人的,自己不一定乾凈。
我忘了帶電筒,有些事情可以視而不見,但要在那昏暗的水池下「螺螄殼裏做道場」,可不容易。我猶豫了,這樣的環境我受得了嗎?想了一下,既然來了,還是硬著頭皮試試吧!反正就那麽兩個膠木蓋和兩只水管螺絲,再髒也只是一會兒!屏住呼吸鑽進去堅持一下就過去了。
我把一塊紙箱板,墊在底下,躺著鑽進櫥櫃,擡頭清晰可見水管的所有走向,這個動作看水管工做過很多次的,看到他們躺在裏面,總覺得神秘,好像辛苦的不得了。現在自己鑽進來,才知道這裏面是一片簡簡單單的世界。這樣躺著一點不累,不僅看清楚水盆下面的狀況,還能輕而易舉地舉起雙臂操作,工人獨自在裏面操作,什麽故事隨便編,價錢也就可以隨之改變。人們總是對那未知的世界有點的敬仰,要多少錢也掏得甘願。
我得意地把熱水管拆開,不料那股熱水改了流程,直接噴湧出來,順著我的手臂滑落,很快那片紙板已經被水浸透,便讓我躺在這沖洗小櫥的汙水之中。此時我才知道不僅是上面的龍頭壞了,下面的那只控制龍頭也失靈。可是我只有一只龍頭,怎麽辦?水不停地湧出來,小櫥櫃裏已經一片汪洋,龍頭接口處的黑色膠木已經多年未動而黏得很緊,根本無法擰下來。我趕緊拿起那只可樂瓶子,把可樂倒掉,用它接水,一會兒水又滿了,接著就是水漫金山,熱水滾滾從櫥裏,源源流淌到地上,不知道是房客沒有把水開到高溫,還是熱水從樓下經過長長的管道降了溫,那水還算溫柔慈祥,畢竟我是無辜的。
怎麽辦?怎麽辦!我心慌意亂,今天不知道是否能換成龍頭,至少我無法換下面那只鐵的龍頭,也不知道熱水的總龍頭在哪裏?現在撤退已經不行!把房子裏的熱水全部關掉,房客要告我;不關,這水就會源源不斷地從樓上流到樓下,房客生活在「水簾洞」裏,也要告我。進退兩難,情況非常緊迫!我想放棄,鑽出來趕緊打電話求救:小楊在哪裏?老羅在哪裏?這兩個是目前我知道的修理工,電話號碼也不在身邊!
就算找到他們,誰願意在這晚餐時間趕過來幫我? 30喱的路程,這油錢加工錢該創個紀錄才行。再說最快也要一個小時才可能來到,加上工作時間,今晚就全部泡湯!如果救兵不能來,明天還要跑一趟,而且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修好。房客麻煩,我也麻煩,老羅,小楊不可能為了一個龍頭,打破自己的計劃工程,專程趕來幫我。我呆呆地望著小櫥裏不斷漫出來的水,心急如焚,六神無主。不行!不能放棄,既然來了,還是堅持玩到底吧;不就是兩個螺絲嗎?怕什麽!鑽進去摸一摸,要不了多少時間的。 「世上本無路,路是人走出來的」,世上本無新鮮事,不分男女,只要有人做過,就應該能做!
我拿起馬桶邊房客丟在地上的咖啡色髒毛巾擰掉一些水,心中真的一陣惡心。這讓我想起了在大學期間,為了入黨去清潔站勞動的情景,那大雨瓢潑,垃圾箱浸在水中,腐爛的菜葉和漂在臟水上,臭氣熏天,我們深一腳,淺一腳地站在汙水裏往外鏟垃圾,根本不知道什麽細菌,傳染病。今天我為了房客又陷入類似的困境。這次不是為了入黨,而是「全心全意為世界人民服務」。眼不見為凈,看不見的細菌就當它不存在,繼續努力。困難就是敵人,你退它進,你進它就退!
我重新鑽進水池下面,冷水管的黑膠木鬆動了,我一陣欣喜!熱水管的黑膠木卡的很緊,就算拆下來也不能再用,不用給它留個全屍,用工具把它砸碎,那碎片和噴湧的熱水一起嘩嘩地澆淋到我臉上,眼睛也無法張開,我就用手指不斷地捋一把,看一眼,再捋一把,再看一眼……像在遊泳池裏前進。長長的捲髪和美麗的毛衣已經完全浸泡在水中。終於舊龍頭鬆動,可以換上新的啦!我跳起來迅速翻一下說明書,在新龍頭的底板上抹上防水膠,趕緊卡到水池上,同時不斷地用那塊咖啡色的毛巾,擦流地上的水,擰到水池裏,不讓它流到樓下,不能停頓,動作越慢,事情越多,我上下拆,擦,擰,敲,壓,忙得不亦樂乎,感到時間就是生命。終於新龍頭就位,可水池下面的工作將更加艱難。
我再次鑽回黑洞洞的櫥櫃裏面,任水稀里
嘩啦地滿頭澆灌,我要把這膠木擰上;我還要把水管接上;一定要完成!當我把那堅硬的水管塞進新龍頭的接口內,大功基本告成,噴泉立刻少了很多。我扯了一段白膠帶,胡亂地纏在水管上,然後把那顆銹跡斑斑的螺帽給推到上面拼命地擰呀!擰呀!居然水完全止住了!似雨過天晴,滿心歡喜!成功啦!一個手臂和水管差不多粗細的女人,暗室裏帶水作業,親自動手換了一套龍頭,人生一大進步哪!
當我「水靈靈」地從水池下鑽出來,一看鏡子大笑起來,這幅尊榮怎麽見人?頭髮散落變了形,髮梢上滴著水,滿臉水汪汪的,衣服緊貼在身上,一捏一把水,牛仔褲也一片片水跡,活生生一個落湯雞!
這時候房客派卻克上樓來:「Angela,你好嗎?」
我狼狽地捋了一把臉,仰起頭:「好啦,你看!」,順手打開那亮晶晶的新熱水龍頭,開關自如,再也不滴一點水!
他滿意地點點頭:「嗯,謝謝你!」
我收拾了工具,用自己換得新龍頭洗洗手,享受了主人的第一次使用權。然後提著沈重的垃圾袋準備下樓,派去可上來幫我拿了垃圾袋。我渾身濕漉漉的,左手一只工具箱,右手一只紙盒,還背著我的小黑包,艱難地走下了樓。到外面,天還大亮著,這才花了半個小時,像經歷了半個世紀。我在橘紅色的晚霞中,深深呼吸一口新鮮空氣,昂首挺胸像建築師一樣神氣活現地離開了那棟房子,今天,我享受了成功的喜悅!
什麽是成功?成功不都是做了大事業,賺大錢,名揚四海。成功是做好上帝賦予你的腳色,做好每一件應該做的事,每一個小小的成功積累起來,就是我們完美的人生。成功是上帝給予努力的人最好的獎賞,不在乎大小。
做房東容易,也不容易,要精通十八般修理武藝,才能在行業中輕鬆自如地馳騁風雲。當我回到車上,才想起那咖啡色的髒毛巾,櫥櫃,廁所裏滿地的髒水,踩上油門,直接把車開到健身房,洗個澡,跳進藍藍的遊泳池,今天的水特別清,特別幹凈,愉悅地遊上好幾幾圈,把心中的擔憂徹底洗盡!那個痛快呀,是來自不輕易放棄而得來的成功。
本文轉載自2012年6月15日世界日報家園版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