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芳草集】
浮雲終難遮日

方菲菲

剛開始在網路上看開到有屏東縣女議員因阻止拆遷咬傷女警察的新聞報導,只感到無聊透了,怎麼會有張口咬人的事件呢。稍後又有女議員去向女警察道歉卻等無人,在警察局中暴哭的奇醜鏡頭出現。直到此時新聞報導筆調都是站在屏東縣長潘孟安和警察局長那一方。把女議員定位為女丑,屏東縣長表示有交待過警察局長要妥善處理此事,警察局長則表示被咬傷的女警察不願意接受道歉,我又不能逼她非接受不可;還說自己是被人設計了。當時感覺是這位屏東縣女議員在無理取鬧,沒事找事,想出名,爭取新聞版面。豈知如今新聞報導呈現出完全不同角度的真象。
先有人起底,她當初出馬競選屏東縣議員,兩次落選,第三次參選,才當選屏東縣議員。她不屬於任何一個政黨。募款方式是自己一人在街頭拉奏小提琴。在議會中是一隻孤鳥。她曾委屈的抱怨:我又不是沒有名字,議長對別的議員都會用名字來稱呼他們,只有對我,總是喊:三十一號議員。我又不是監獄中的囚犯,為什麼對我要喊號碼,而不喊我的名字呢。
她做事有股傻勁,獨力堅持去調查一個從皮革工廠排出廢水污染環境的問題,直到皮革工廠關門,問題解決為止。在政壇上多的是聰明人,擅長表演,很少有不求名、利,擇善固執的傻瓜。起初還有些對她所言、所行充滿存疑的網民,但在事實証明她的行事表裡一致後,不少人為她的傻勁而感動,捐錢給她或她支持的慈善機構。人們視她為政壇的一股清流。譽論從貶轉為讚賞。。多數人才意識到自己以前對蔣月惠議員的看法有偏差
臺灣各電視台,不分藍、緣,爭著發通告給她,邀她上自家節目,尊稱她為「正義女神」。她則把所收到的通告費全數捐出去,給她支持的肢障團体,屏東縣社團法人,基督教羅騰園肢障服務協會。人們對她把每個月領到的議員薪津,除了留下基本生活費外,全部捐出去;又凡事站在弱勢這一面,完全不為自己的得失考慮,感到敬佩。
如今蔣月惠議員這方面的說法才有機會被新聞報導 -拆遷事件是因為預定的道路用地上有七戶住家不同意政府的條件,不願意搬走。屏東縣長動用公權力,在清晨七點去強制拆除不同意搬的民房,不再繼續和居民溝通了。女議員知道後,前去現場關心時和警察爆發衝突。事後她自知理虧,不該咬人,聯絡警察局長表示要親自前去道歉,對方還問了會去幾個人,她告知只有自己一個人前去。到警察局後卻無人理睬她,當她空氣;她才會感到委屈的痛哭失聲。
她在議會中的同事們,見到議長任由她一人去面對整個事件至今,不發一言;己經有兩位無黨籍縣議員公開表態支持她,認為她關心環保、拆遷、等議題,是身為議員的職責所在,議會應表態支持她,不該因為她的人緣不好就默不出聲。
見好就收,急流勇退只有大智的人才能做到。一般人都歹戲拖棚,觀眾散盡,還不肯離開舞台,她表示收到家人來信,要她回屏東縣去。目前通告己排到7月23日(周一) ,只要屏東縣長潘孟安肯給她口頭答應給的兩件公文,她將讓這件事就此落幕,以後不再接通告上電視節目談論此事了。由此來看她並非真傻,她能在由黑翻紅之際,不患大頭症,可說是「大智若愚」了。
依目前臺灣人的民主素養,完全執政就是完全的獨裁,完全的腐敗。若何一個民主國家,至少要像美國一般,有勢均力敵的兩大政黨才能有制衡作用,在野黨才能發揮監督執政黨的力量。否則一黨獨大,胡作非為,不受任何約束,形成自由落體式的墜落、腐敗、專制。其速度之快,非一般人能想像,斷非人民之福。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