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粵劇社】
粵劇演員李偉驄衆

甘子

挑戰自己,永不言放棄,這個就是粵劇演員李偉驄。
他曾在肇慶粵劇團《鍾馗》(由楊樹光導演,這個舞臺劇在北京匯演拿了十幾個金獎,楊樹光導演是我們達拉斯粵劇社藝術顧問。)中飾演風度翩翩、義薄雲天,對鍾馗恩高義廣的杜平;在順徳粵劇團《三戲周瑜》中飾演文韜武略、英姿勃發卻氣量狹小,最後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周瑜;《胡不歸》中飾演好色狡詐、播弄事非的表哥方三郎;在香山粵劇團《白蛇傳》中飾演善良憨厚的許仙;在廣州八和粵劇團《俠盜嬌妻狀元郎》中飾演才華橫溢 卻怯懦迂腐的打更狀元沈攀高;《困谷》中飾演一宵白了少年頭、連番苦戰 的伍子胥…… 李偉驄為了更好地提高自己的藝術水準,不曾放棄努力,曾經徘徊在多個劇團擔綱主演,現在駐足於廣州粵劇院的廣州粵劇團。
當大家把焦點都放在今天漸入佳境的李偉驄身上時,又有多少人想過他能取得現在的成績流過多少汗經歷過多少辛酸呢?李偉驄從藝超過二十年。當年,剛滿十嵗的他只是簡單地想到大城市裏見識見識,結果懵懵懂懂地進入了新南(後來改名新星)粵劇藝術培訓班,開始了他的藝術人生。剛到學校,誰會想到等待他的卻是苦不堪言的地獄式訓練:跑圓場、倒立、開腿、踢腿、下腰、定山膀、翻身、虎跳、旋子等,每天的課堂上都能聽到各種不同淒厲的叫聲,猶如虎叫狼嚎!戲曲藝術的每一項訓練,如唱、唸、做、打,翻等樣樣都是非同尋常一般的辛苦。在訓練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就已經有不少同學捱不了這般苦而棄學回家,能捱到最後的一般都是窮苦孩子。李偉驄說當時自己的家裏也不算太窮,但也不知為什麽自己卻堅持了下來,可能這就是與粵劇的緣份。才學習了兩年,學校實行實踐、組成了青少年劇團對外接演出任務了,此時十二嵗的他便開始了下鄉演出的艱苦生活!簡易的鋪蓋和水桶就是他們下鄉的家當。最有趣的是過年期間,劇團組織演唱分隊,他們幾人成一組,厚著臉皮逐家逐戶地吹拉彈唱「逗利是」。
轉眼四年光陰過去,同學們要分道揚鑣,各奔前程了。 一九九九年的冬天,不到十四嵗的他已正式踏入社會在粵劇這個藝海尋求生存,一開始便遇到種種不是普通少年可以承受得了的事情:有窮班主發不出工錢的;有無良班主扣工錢不放人,逼得他不得不在偏村山林,月夜翻越破廟高牆逃走;也曾隻身到深圳,聯絡不上班主,飢寒交迫、萬般無助等。在民營班日子裏,他住過學校教室、破廟、祠堂、舞臺和私人屋等,吃盡各鄉各村的「百家米」,每餐的伙食不是冬瓜就是豆腐,還有那可憐的幾塊半肥瘦的白肉;沖涼、洗衣很多時候都是在深夜散場後,摸黑在村裏尋找公用水井去完成的,就算是在大寒刺骨的冬天亦不例外。然而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他不但沒有怯步,相反在意志上得到了磨礪,他見縫插針,虛心好學,包括音樂鑼鼓等,他都有所接觸。為了全方位學習藝術,他還曾經自己成立劇團,學習改編及導演、經營一腳踢當老闆。他熱愛學習,崇尚文化,他的文章一字一言總關情,詞句通暢又押韻,誰會想到只讀到小學四年級就投身粵劇藝術的他,竟然能寫出如此優美的華章麗句呢!讓我們來欣賞一下:
「每逢藝壇盛事,群雄角逐爭馳。戰冀州、甘露寺、唱唸做打不容易。三伏天、三九時、數不盡汗灑襟衣。台上策馬奔馳,台下十年苦志,萬般滋味,盡在夜靜深時,孤獨處。情絲絲、意思思、粉墨人生本是癡,不求天知地知、只求夢裏相依!有夢不畏遲、任教花落,不改愚公志。不移、不移,行之、行之,水滴石穿,但求修得一身本事!爾本事、吾本事、人人本事,翻雲覆雨。爾也癡、吾也癡、戲曲繁榮,只待來時!」 以上就是他的作品之一。不錯吧?道出人生多少事!
一個好演員是需要一個好的發展平臺。二零一四年由新加坡牛水車主辦的一場以青年演員為主的折子戲演出,由紅豆粵劇團做班底,在這場演出中,由於他出色的表現,讓廣州粵劇院的領導對他有了深刻的認識和瞭解。當一個有抱負、有追求、有發展潛力的演員與一個愛才、惜才的伯樂相遇時,便註定成就了李偉驄加盟廣州粵劇院的精彩結合。剛進劇團,恰逢廣州市粵劇團精心打造新編歷史粵劇《漢高祖劉邦》,市粵劇團的掌舵人、著名文武生黎駿聲出於愛材之心,便把戲份頗重的韓信一角交給了他,而李偉驄也不負重托,再次征服了觀衆。
他的藝術成長,離不開啓蒙老師和衆多前輩對他的關心、關懷、言傳身教,而對他薰陶影響最深刻,當數師父陳小漢老師,師父高超的唱腔造詣和做人對事,深深地影響著他,讓他終身受用。李偉驄的唱腔能讓觀衆陶醉,除了師父陳小漢的悉心教導之外,也在於他對藝術的用心,對人物的理解,他深知舞臺上一切的藝術手段的最終目的都是為劇情和人物服務的,唱腔也不例外。李偉驄的另一位伯樂,就是香港的羅駱惠賢女士,在香港高山劇場的粵劇專場就是由她策劃的。而李偉驄的太太,也是大家所熟悉的一位非常出色的粵劇青年刀馬旦演員盧月玲,夫妻倆生活上相互關懷,藝術上相互欣賞、督促、提高,同台演出更是默契。面對前輩和知音的知遇之恩,妻子的勉勵,李偉驄嚴格要求自己,盡可能多排演一些優秀、藝術含量較高的粵劇作品回饋粵劇藝術。
儘管李偉驄在年輕一輩的演員中較為出色,但他仍時刻保持不驕不躁的態度,他認為自己並非優秀,所以要努力向上走!他深知自己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正因抱著這種態度,加上後天的勤奮努力, 他的前輩、同行、觀衆才對他青眼有加。 台下的他以誠待人,連同朋友同事的家人也關懷備至。他在接受電視採訪的時候曾說過要將粵劇視為「終身伴侶」,他對傳統粵劇具有敬畏之心, 在鮮花和掌聲面前,李偉驄始終保持著清醒的頭腦,他認為「觀衆說好,未必是真的好,掌聲很高,未必是藝高!做演員,好與不好,應該心裏有數,不能自命清高!在臺上,要得好,需要勤勞。戲曲一門,沒有捷路,只有苦數,不苦不到。有氣力,要趁早,光陰不待,轉眼秋天又到!再努力,再提高,清醒自己,戒驕戒燥,明天再戰辛勞!」這又是他的作品。
李偉驄時常警惕必須清醒自己 ,要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和藝術觀,才能攀登藝術的更高峰。回想我們每一個人,若要成功,又何嘗不是應該如此呢?
(文章部分資料來自網站)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