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鑽石蛇王

荆棘

請隨我進入六十年前蠻荒遍野的西非奈及利亞(Nigeria)。那時剛從大學畢業的海諾立志為非洲人民服務,在教會的支持下在奈及利亞做了十二年教育工作。他一到就在首都喬斯(Jos)學了半年蒂夫語(Tiv),然後搬到連小店都沒有的庫納夫村莊(Kunav),住進一個無水無電的圓形草頂土房。
當地野生的象草曬乾後,搭在原木結構的屋梁上,成了隔絕炎熱的屋頂,屋梁和牆壁之間留有空隙便於通風,卻也招來如蜥蜴、蛇和老鼠之類的熱帶生物。海諾常在寂靜的晚上坐在起居間,備好手電筒,手持點二二來福槍,守候那些寄居屋頂的鄰居出現。牠們大都會隨著槍聲立即倒地,只有少數頑強分子在屋梁上略作掙扎才跌落地上。
海諾有隻體型長瘦的黑雄貓,牠有一半緬甸血統,另一半則只有牠媽媽才知道。這隻貓平時不愛喵喵叫,只在興奮時發出喉管顫聲,譬如在談情說愛或撲獲獵物時。牠很快就學會在槍聲下無需躲藏,而該及時撲向從屋頂掉下的食物。
有個深夜,海諾正睡得香甜,床下傳來悽慘的鬼嚎,他睡眼惺忪拿手電筒往床下照,看到黑貓竟然咬住一隻巨大而臉型像狐狸的果蝠。這種專吃水果的蝙蝠,翅膀撐開來超過兩呎,此時在黑貓的利齒下無法掙脫,只能上下撲打著,並從多齒的嘴裡不斷發出強烈抗議。
每當果蝠從黑貓的爪牙下鬆脫,黑貓就從喉管發出顫動聲,並且咬得更緊;一旦看到果蝠一動也不動時,黑貓就會放開牠;當果蝠再往前爬動時,黑貓又會跳起來把果蝠重新咬住不放。黑貓既擒又縱玩得不亦樂乎!海諾只想回去睡覺!果蝠的意見沒誰在乎!最後是海諾勝利,把黑貓趕出門,奄奄一息的果蝠被丟到廁所。
再有次,黑貓在牆角發出嗚嗚低吼,用爪子在撥弄著什麽東西。海諾趨前一看,竟然是盤成一團的錦蛇,蛇頭高舉並不時吐出蛇信嘶嘶作響。每當黑貓用爪子去逗蛇時,蛇的頭就向貓襲來,黑貓身手敏捷馬上往回跳,雙方旗鼓相當都如閃電般迅速,所以這遊戲玩得又驚又險。
非洲人敬畏蛇,看到蛇就嚇得哇哇叫,因為在鄉下若被毒蛇咬到是沒有藥醫的。海諾一把抓住他的槍,立刻朝著蛇開火,蛇頭被打得稀巴爛,蛇身則從圓盤中扭開來,斷氣好一陣子後仍然不停地抽動。
黑貓在外邊廣結朋友,每天玩得樂不思蜀,若不是屋頂會掉下新鮮的糧食,以及海諾每天專用奶粉為牠沖泡一碟牛奶,牠是不想回家的。每天晚上牠從外邊回來時,會先舔光那碟牛奶,再從椅子跳到食櫃上,縱身一點就躍上了屋頂。好一身超凡出眾的輕功!
某個深夜,海諾起床到廚房喝過濾的飲水,發現牛奶碟已空,手電筒下閃出個往屋頂跳躍的影子,什麼野獸也有這般高超的輕功呢?次晚,他照例預備了牛奶,在槍裡填裝了子彈,安置好手電筒坐在那兒靜待。那時的海諾威風凜凜,是家園的守衛,揚名全村的獵手,無人不敬佩的中學校長兼知識權威,以及大無畏的黑暗非洲大陸探險者。
突然間,他聽到舔吮牛奶的聲音,聲音停後,他用手電筒一照,看到一隻巨大的野貓正跳向屋梁,就在野貓好奇回頭一望的剎那,「砰」的一聲,牠就應聲倒地了。俚諺說:「好奇害死貓(Curiosity kills the cat)。」果然不錯!
隔天早上天還未亮,就有人來敲海諾的門,他開門看到村民曼弟憤怒的臉和手上捧著的籃子。曼弟把籃子往海諾塞過去:「把牠們都殺掉吧!」
看到六隻初生的小貓在籃子裡蠕動喵喵叫,海諾心想不妙,昨晚槍殺的可能是黑貓的情婦,而這些大概就是黑貓的孩子,突然間,他的蒂夫語說得結巴起來:「黑,看不清,喝牛奶,我殺了。」
「也殺了它們吧!」曼弟狠狠地說。
海諾想起曼弟是本地最有名的獵人,因為他有一支以槍口裝填火藥的丹麥骨董槍,這才悟到自己的獵人聲譽可能也來自他的來福搶,因為本地只有他倆有槍。於是他本著獵人的道義,向曼弟伸出手指討價還價,最後以十分錢(母貓四分,每隻小貓一分)作為交易協定。傳教士的待遇微薄,這相當於一塊美金的賠償費讓海諾付得心痛。
他們最後握手言和,還成了狩獵的搭檔。每周五下午五時,學校的工作一結束,海諾就和曼弟結伴走進叢林。他自我解釋這不僅可增加運動量,補充從美國運來罐頭肉食之不足,還可以練習蒂夫語。到頭來只有後者有成,當地五十種草的名字他記得小半,繁多的動物名稱他會說大半,罵人的粗話和巫術詛咒則學得尤其精通。
深夜叢林漆黑得令人窒息,成對綠色的眼睛遊移,呼嚕的聲音此起彼落,四處瀰漫著腥臭的騷氣,野獸的存在不可質疑。然而這兩位傑出獵人每次舉槍對著兩只綠眼正中擊去時,總是一無所獲。他們猜測這些野獸都學乖了,必定是兩個傢伙並肩同行,都把靠外側的那只眼睛閉起來,所以再精準的子彈也會從中間滑過去。
為了節省珍貴的子彈,他們很少槍擊,大半時間用於閒聊。曼弟告訴海諾,叢林中有一條至少三十呎長的蟒蛇,背上鑽石般的紋路在月光反射下彷彿成真,會吸引動物和人類的注意,等他們趨近牠就趁機突襲吞噬,歷年來已經吃了村裡的十幾個孩童及無數家畜,是村民談蛇變色的第一要害。
曼弟堅稱這條蟒蛇有一百歲了 (蒂夫語中最高的數字是一百,所以並非真的是一百歲),擁有高超的魔術 (就像中國人認為蛇老會成精),所以刀槍不入。他說自己的丹麥骨董槍恐怕無法擔此重任,倒是海諾的來福槍也許還有點希望。為了鼓舞海諾,曼弟說如果能把蟒蛇打死,將會有一大堆像雞肉般鮮美的蛇肉、一條美麗的鑽石紋路蛇皮,還有整村姑娘愛慕欽佩的眼光和狂歡的尖叫。
海諾的獵人美譽也非完全虛名。有次村民匆忙來找他,說有一隻雄河馬在河邊發飆,傷害了十幾個婦女小孩,渡船無法過河。因為婦女一早要到河邊洗澡汲水,小孩也整天在河邊玩耍,這一下,他們與外界斷絕,連喝水都成了問題,生活面臨危機。雄河馬到了發情期,把整條河當作牠的後宮禁地,嚴格控制眾多的「嬪妃」,不許任何人進入;所以非洲最危險的動物不是獅子、水牛或犀牛,而是造成最多傷亡的河馬。
在村民的簇擁下,海諾雄糾糾氣昂昂地執槍上陣,圍在河邊的觀衆看到海諾時歡呼不已,河馬卻渾然不知,還在河裡追逐母河馬。海諾走到離雄河馬最近的岸邊,牠才對他衝來。海諾等河馬離他不到十呎時,對準河馬鬢角打了一槍,河馬應聲翻倒河裡,掀起滿江浪濤,掙扎了一番後沉入河底。觀眾靜息等待,直到河馬四脚朝天浮出水面才又歡呼起來,大伙到河裡協力把河馬的屍體推上岸,這才發現牠巨大無比,堆在那兒像座小山。
有人拿刀猛砍河馬開膛破肚,腸子馬上瀉滿一地,那人鑽進去不見了,過了一會兒才滿身是血地爬出來,手裡捧著還在滴血的河馬肝要贈送給獵人海諾。海諾婉謝,把這最珍貴的禮物改送給酋長,自己則拿了河馬的頭顱。他後來把這頭顱放在螞蟻山堆旁,一個月後成了乾净的骨顱。河馬的長牙如今仍安置在我家火爐前,以證明海諾不止是光殺老鼠的獵人。他對於這次的屠殺毫無歉意,說是當地「馬」口膨脹為患,嚴重影響到人民的生活,反正有的是單身漢急於取代這匹河馬的君主地位。於是村民自己放了一星期的全天假,晝夜圍著篝火歌舞慶祝,歡天喜地喝高粱啤酒吃烤河馬肉。
後來有個黃昏,海諾為了監查宿校學生的晚自習,從住處沿著小路走到半哩外的校舍,那時天色已暗,他又沒帶手電筒,因為零錢已用到貓身上,沒錢買電池,只有用煤氣燈在路上映出一圈黯淡的光。突然間煤氣燈照到一個不停吞吐黑色蛇信的蛇頭。蛇頭竄入了路邊的草叢,而身體還在小路的那一邊不斷滑動,長長的蛇背上鑽石花紋閃閃發光,在月光下發出催眠作用。海諾動彈不得,他手上又沒槍,心跳快得幾乎要爆炸。等到醒轉過來,他往學校狂奔,因為蛇正朝那方向爬去。他喘著氣跑進教室在黑板上寫下「鑽石蛇」三個大字,學生全部嚇得跳起來,教室一下子變得空無一人。
第二天早上天還未亮,曼弟就提著他的老爺槍到學校後面找鑽石蛇。他知道海諾不愛早起所以沒叫他,他也知道當太陽上升蛇取得溫暖後就開始移動,當然他更知道如果他殺了蛇,蛇皮就是他的了,何況還有村姑愛慕的眼光和崇拜的尖叫。
海諾正在學校主持升旗唱歌的早操儀式,驟然從學校後面傳來嘈雜的聲音,村民齊聲呼號「曼弟死了!曼弟死了!」海諾往叢林跑去,在一個開闊的空地看到圍觀的人群,中間躺著已經斷氣的曼弟,身旁是他摯愛的骨董槍。他身上並沒流血也沒受傷,這是怎麼回事呢?海諾為他的狩獵夥伴悲傷不已。
旁邊的人指向叢林,海諾這才發現鑽石蛇也死在那兒。離牠頭部一呎的身軀有個槍擊的洞,這是蛇心所在,曼弟不愧是傑出的獵人,知道他的老爺槍唯一的機會是往這兒打。但是曼弟怎麼死的呢?他臉上一付驚訝,嘴巴大開,眼睛也沒閉。
一位村民說,曼弟曾經抱怨他的心跳有時過速,尤其是跟妻子吵架或酒喝過多時。也許當他擊中鑽石蛇時比跟妻子吵架或是喝醉酒更加興奮激昂。
他們把眼睛和嘴巴仍未闔上的曼弟,抬進他住的圓形草頂土屋,讓他端坐在一張椅子上,手持著心愛的槍;鑽石蛇則被三個人抬進來,搭在椅子後面,繞著曼弟的身體,蛇頭放置在曼弟的肩膀上。屋內太暗淡,海諾無法照相;有人跑到遠方的城市找來攝影師,後來照出的相片被登載在城市的報紙上,標題是「庫納夫的蛇王」。全村人與有榮焉。
村民那晚歌舞通宵享用火烤的蛇肉,曼弟的四個妻子為那張二十呎的蛇皮爭執得打起架來,最後酋長發命司令,蛇皮切成四份,每人分得五呎,於是全村皆大歡喜,多年後還記得這件大事;世代相傳成了傳言,只是蛇王的長度逐年增加,聽說已經長達百呎。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