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龍哥部落格】
訪臺灣丐幫彭玉堂幫主談好攝玩族

陳龍禧

看武俠小說都是有丐幫這個組織,《射鵰英雄傳》中,丐幫大會七月十五月圓之夜,對天下第一大幫--丐幫至關重要,因為屆時要產生新一任幫主。已被洪七公指定繼任幫主的黃蓉…想不到卻在那天前發生了幫主信物、洪七公傳給她的打狗棒,被順手牽羊而去…;「天龍八部」丐幫幫主喬峰,武功蓋世,降龍十八掌威震武林…,在臺灣新竹也有個號稱「臺灣丐幫」的不會武功團體,後面還加個「好攝玩族」,顧名思義可知這是個拍照兼旅遊的團體了。
「臺灣丐幫」幫主彭玉堂是遊山玩水的信徒,現在是新竹市一個健行登山會秘書長,據說真正的職業是「玩耍」他不諱言自己是喬峰的仰慕者。他自1988年中國開放,至今已經去中國超過百次,目的是要印證以前讀中國歷史、地理及山川文物。他每次所帶的旅遊團,總是赴人跡罕至的地區旅遊,還常帶些東西去救濟中國偏遠落後老百姓,加上大家只要風景好不在乎食宿,每天早出晚歸,只想把滿腔的熱忱表達出來,均是穿著一襲破舊衣衫到底,故名「丐幫」,且他喜結交四方好友,信眾門徒不計其數,遂自號稱「丐幫幫主」。
彭玉堂幫主既喜歡攝影,又是酷愛山水人情,他有句銘言「天下唯有樂山好 可化千愁為莫愁」可證實真的很愛登山。他說,中國開放迄今,丐幫都專挑人煙罕至的地方去旅遊,算是旅行的先行者「常一起的那一幫好攝族,每次出遊都陶醉在奇景中,願意長年浪跡山林,忘了跋涉的辛苦。」這就是接近中國越落後地區,自然可拍攝得到好風景的最好報償。
從1975年開始在臺灣登山,彭玉堂練就三項不足為外人道的專長:第一是好喝酒,喝酒對他來說,益處多多,可以解除疲勞、防止飢餓、忘記疼痛還可以鬆弛精神,胡言亂語,所以他為防上述問題,就理直氣壯地以酒代茶了。第二是好流淚,雖然大家都說:「自古男兒有淚不輕彈」但澎拜的淚水,正是彭玉堂幫主心中真情的宣洩,也是締結知交的泉源。第三是好催淚,流淚人人會,但催淚可是不世出的絕活,彭玉堂幫主獨擅此技。
曾多次參加的幫眾表示,彭玉堂幫主的另一項本事是:他每次送行必吟宋代詞人「柳永」的作品「雨霖鈴」。他當場一字不漏吟道︰「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彭幫主表示,此詞是以前高中讀書就背得滾瓜爛熟的宋詞,詞意至今他都記得很清楚。上片細膩刻畫了情人離別的場景,抒發離情別緒;下片著重摹寫想像中別後的悽楚情狀。全詞起承轉合優雅從容,情景交融,蘊藉深沉,將情人惜別時的真情實感表達淒婉動人,堪稱千古名篇的代表作。
「臺灣丐幫」彭幫主介紹說,好攝玩族為了取景常是要「摸黑又起早,馬背上失去了青春卻不曾知道,放牧著昨天,放牧著明天,最愛喝的是烈性的酒,最愛唱的是草原的長調,只要喝了酒,只要唱起歌,大樹也壓不垮,大風也刮不倒;追逐過彩雲,也迷戀過花草,馬蹄聲叩響了心中的春潮…大江南北、美景盡賞;情義相挺,肝膽相照!」
「臺灣丐幫」好攝玩族,2017年12月在臺灣最悠久,創建於1960年,有臺灣最陰,有一甲子歷史的新北市「金山青年活動中心」光復樓辦「論劍全國聯誼大會」。丐幫的活動,向來不為吃好住好,即使行程當中吃、住條件稍差,也為了達成好攝之徒的玩興。就算當中不乏有大師級的攝影愛好者也愛參與,大家都有愛與包容的心,本著好東西、好照片要與朋友共用,紛至遝來,在「光復樓」的聯誼活動,展示自己好攝的成果。
曾有幫眾感念彭幫主的英明,2000年夏天和彭玉堂到中國雲南普者黑探勘路線,被那田園詩一樣的風光所吸引,回來後幫主製作的錄影帶在中國播放,使得普者黑一夕爆紅,成為中國熱門旅遊景點。還有九華山可說是丐幫的第一聖山,彭玉堂幫主每逢到中國安徽,必到那裡參拜,據傳說凡希望得子者有求必應,他說「其實九華山除了充滿靈氣,建築人文、山水風光都是首屈一指。」
帶丐幫幫眾出遊幾十年,曾經發生一件難忘的事。彭玉堂總共帶團到浙江旅遊四次。他說,1989年夏天,丐幫二十多位臺灣朋友第一次到金華旅遊。當時他帶了一隻皮包,裡面有攝影機、五本重要證件、全團返臺機票和現金三萬多美元。爬完雙龍山冰壺洞後,大家坐在出口處的涼亭休息。只休息了幾分鐘,領隊就催著大家快回賓館。走到景區的停車場時,彭玉堂想起皮包不見了。皮包丟了就意味著回不了臺灣,大家急得團團轉。彭玉堂趕緊折回涼亭。回到涼亭時,彭玉堂看到自己的包放在石凳上,有三名中年男子守在旁邊。看到彭玉堂匆匆忙忙回來,三名男子說的第一句話是:「你可回來了,是你的包吧?」經核對後找回皮包。
 皮包裡的東西一件不少。彭玉堂非常感激,當即掏出600美元給三名男子表示感謝,但他們說什麼也不肯要。以為三人不知道美元的價值,彭玉堂又拿出六百元人民幣,但三人仍不肯收。彭玉堂不知道該說什麼才能表達感激之情,他一下子跪在地上,求三人接受他的感謝之意。見彭玉堂長跪不起,才同意每人收下一百元人民幣,但始終不肯透露姓名和地址。
 彭玉堂表示,帶著感激回到臺灣,多年前的這次價值不菲的包丟在涼亭親身經歷,讓金華成了他一生的牽掛和感恩的地方。後來四次赴金華找好心人,彭玉堂一直期待有生之年再見三位好心人一面。幾次到處打聽,但毫無音訊。直到彭玉堂第四次到金華,他決定以實際行動先到金華的旅遊景區踩點,然後組團去旅遊。臨回時懷著最後一線希望,請求當地媒體協尋找3位好心人。
彭玉堂說,媒體報導了他到金華找以前好心人的消息後,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沒想到第四次終於找到,終於圓了「臺灣丐幫」幫主彭玉堂多年都在執著尋找的心願,並親自到好心人家裡致謝。
因為以前不能出國,臺灣早期休閒娛樂少,所以彭玉堂組「新竹市健行登山會」希望用正當活動導正社會風氣,沒想到自己從此與山水結下良緣。他覺得當年青少年男女交友,如果是一起爬山,在患難中開始來往,比較能肝膽相照,也是對社會盡了一份心力。至於攝影拍照部份,彭玉堂說「以風景的美帶動大家接近大自然為趨向,沒老師教、不刻意說要怎樣去強求,反而大家各有發揮空間,都很喜歡追求進步,所以造就不少如雲攝影高手。」
彭玉堂幫主說「不是風景才是我們的風景,不是景點才是我們的景點」這是丐幫選擇出遊地點的原則。他特別強調,從剛開始爬山就養成「登山就要敬山及淨山」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