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芳草集】
樹欲靜而風不止(三)

方菲菲

父親是個很勤奮好學的人,他一直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清晨即起,先做運動,然後再聽廣播學英語。他自律很嚴格,永不止息的追求自我改進。他在家中擁有一間書房,每天再忙都會抽空讀書。書架上的書包羅很廣,我們也常乘他不在時去翻閱他的書籍,他並不制止我們;只是要求我們看完之後,務必要記得物歸原處。
他為人和善,人緣很好,因為無論誰有困難,向他開口借錢,他都有求必應,尤其是他處裏的屬下。當年我們一家九口人就靠父親一份微薄的薪水,過的並不寬裕。他也從不提借錢給別人的事,直到有一天,一個人在病重時,向他說:我欠你的錢和恩情,這一輩子是還不了的。下一輩子,那怕做牛、做馬,我也要還你的。
直到我來美之前,父親才向我提及,當我出生時,母親血崩,需要錢去請醫生,但家中沒有多餘的錢,還是他的老師,葉老夫子,葉彥士先生,見他面有愁容,追問下,主動借錢給他,他才有錢去請醫生給家母治病。從此他很自奉很節儉,但卻樂於出借錢給需要的人。
逢年過節,他總是會邀請同鄉或同事來家中過節。小時常會感嘆為什麽父親總要請些不相干的人來家中和我們一起過節,在成長記憶中似乎每次節慶家中總有客人,母親在廚房張羅,忙得不亦樂乎,很少能有時間坐下來,和我們一起吃頓安穩飯,那時常想究竟要等到什麽時侯我們才能沒有外人,只有自己一家人在家中好好過一個節呢。這個願望一直等到移居美國之後才實現。
或許是父母待人很真誠的緣故,或許是蒙上帝看顧的緣故,當二二八事變時,父親因為有家有小,不住在部隊上。他們就在臺北,住在老百姓家中。當時寄住的房東一家人,在風聲鶴唳中為了保護這家外省人,不顧自身安危,面對來收尋外省人的民眾宣稱母親是他從鄉下來探親的表妹。母親在福建南平電信局工作了一段時間,又換上木拖板總算無事的度過這個難關,等局勢平定後他們才離開臺北房東家。1949年是他們第二次由大陸去台灣。二二八事變時也死了不少外省人。
母親一直是父親的福星、好幫手。她除了是個賢妻良母,照顧好家中七個子女,讓父親沒有後顧之憂,可以專心工作外,在緊要關頭她都對父親有所助益。像抗戰勝利前,父親奉命坐漁船去日本人控制下的上海,母親毅然決然的追隨夫婿,搭小船漂流去敵後。幸好到上海時日本己經宣佈投降,戰爭宣告結束了。在二二八事變時,母親能說閩南話也幫了父親。
母親常說:你們很幸福。不像我們這一代要逃難,不能好好唸書。古人說"寧為太平狗,勿做亂世人"亠點都不假。母親因為抗戰,高中畢業後就開始在電信局工作。在戰時每一個地區都要維持電信暢通到最後一分一秒。母親提過當政府、軍隊決定轉進,電信局的工作人員才能撤離。當他們坐上卡車撤離時,軍隊跟著在後面炸橋、拆路。她曾經親眼看到同事所搭乘的另一輛卡車被追趕的日本兵擊中了,整車的同事都不幸遇害的事。
父親見過人一面就永遠記得,曾經聽他對人提:我在南京火車站見過你一面。對方仔細回想後,驚訝的說:你的記憶力真不錯,是過目不忘!令人佩服。家母只要是她曾經聽過的聲音也不會忘記。我雖有心想向他們看齊,卻無法達到他們的水準。
家父對人、對事觀察入微,判斷正確。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當九一一事件發生時,他看完電視上播放的新聞畫面,馬上對我說:這是恐佈攻擊事件。我當時問他:你憑什麼証據下這種判斷呢!父親回答:你沒有注意到嗎!飛機去撞雙塔時,毫沒有減速。人的自然反應都會貪生怕死,駕駛員知道要撞上雙塔時,完全不減速或試著避開,為什麼呢?合理的解釋只有因為在恐佈份子控制下。後來事件發展証明父親的判斷是正確的。
三月十二月他的追思禮拜中現場有臺北由前總統馬英九、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國防部長嚴德發、忠義同志會理事長陳虎門頒發給有八十餘年黨齡忠貞同志的輓聯,國民黨給予黨旗覆棺証書及黨旗覆棺的榮耀。承榮光會主持黨旗覆棺儀式,會長黃甫泉費心聯絡總統府拿到蔡英文總統頒給的旌忠狀,表揚家父的忠貞愛國。
蔡尚立牧師的信息,谷祖光委員讀經,莊武昌弟兄禱告,魏新民姊妹述史,禮拜結束後再去墓園安葬。承家母教會的教友們,達福台商會會員們,榮光會及牟呈華委員、吳同慶、李俊明、郭玉熹、黃文齢等僑界朋友們在週一撥冗前來參加追思禮拜及提供協助,致贈花圈、奠儀等,家屬感恩於心,但處此期間,難免憂思,如有掛一漏萬處,尚望海涵。家父在人世百餘年,如今美好的戰己打過,當跑的路己跑過,所信的道己守住了,身為子女的我們在他離世前親耳聽到他再次決志,相信他會去天堂和家母相聚,而未來有一天我們也會和他們再相聚。父親、母親,我們愛你們,期待在天堂再相聚。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