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芳草集】
魚目混珠

方菲菲

網路發達後對我們每個人的生活都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不論什麼資訊,只要你上網大多就可以查到了,問題在於資訊泛濫,要判斷那些是正確的,那些是不正確的。常見到一些人一知半解的,就假借民主之名,無限上綱到要旁人都得聽他的才算是民主,否則就指控別人不民主。民主是以大多數人投票的結果,做決定。那怕投票的結果不是你要的結果,有民主素養的人在民主制度下,懂得面對現狀,少數人要服從多數人的意見。
都說錢財是萬惡之源,但是凡人就是對錢貪得無厭。許多社團的爭端都在於有人見到錢後就眼睛紅了,社團中財務一職可說是個燙手山芋,吃力又不討好。多年前我曾經擔任過一個教會的財務,有位會友來找我,他對牧師的一些支出有意見,要我星期天在教會中當著全體會眾的面向牧師提出責問。我當即告訴他:如果你要去指責牧師,那是你的權力,我不會去過問的。但請不要把我拖進去,我對牧師的開支沒有意見,當然不應該是由我去向牧師提出責問。對我來說:牧師是神的僕人,有神會去判斷他們的行為是否公義,我沒右資格去論斷旁人。從那次事件之後,我誓死遠離任何社團中"財務"這個是非之地。
前不久去參加一個年會,看到財務長被人指責:你這個報表我看不懂,沒有列出每一筆收入、支出的曰期。本會成立以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財務報表。有多少社團在年會時,財務曾經提供過一份財務報表給與會者?相信大家都心裏有數,不用我多言。我當即提出:在財報的CASH FLOW STATEMENT上一般只列出一些大項目及金額,不會列出每一筆收入、支出的曰期,也不會詳盡的列出每一筆收入、支出的。你有什麼問題可以和財務長私下溝通。財務長也表示:如果你要查帳的話,隨時歡迎。此人仍不依不繞的說:外面傳言很多。很多人都等著看我們團體的笑話,我們不要被別人笑話。會長也出聲:什麼傳言?我們不應該去聽外面的謠言。
中間休息時間,此人又四處走動,他向我說:誰知道我們的錢到底放在那裏?我忍不住問他:那你要看到什麼証明,才相信錢沒有被人挪用呢?他回答:只要讓我看到銀行的報表,証明銀行帳戶裏有那麽多錢。我當即說:那你就應該在來開會之前就告訢財務長,要他把‧所有的銀行月結單帶來,你要看。
繼續下去會議的議程是改選,祕書長、財務長兩年的任期到了,要改選。此人表示應該全部內閣改選。有人提出會章中規定,每兩年改選一半幹部,以免全都是新手,請尊重會章。他仍高聲說:會章可以修改。
當提名財務長時,會長提名原來的財務長,他則提名了一個第一次與會的人。發表政見時他提名的人表示第一次來,還不清楚此會的情況。原財務長則說:無話可說,看大家投票決定吧!不出所料,投票的結果是公道自在人心,原財務長又高票當選了。
選完了,此人又老調重彈的挑戰:你們不能不回答我剛才的問題:我要知道我們每一筆進帳的明細,知道是誰贊助我們,贊助多少錢?每次活動的收、支明細表。你們這樣只列了一頁,又沒有日期流水帳式的報表我看不懂,我要知道有誰捐錢給我們,捐多少錢。沒有一個社團是收會費的,為什麼我們要收會費?我們節餘了那麽多要做什麼!會長只好親上火線:許多社團都是收會費的。人家贊助的錢,我們也要花在正當用途上,不能隨便吃、喝就亂花掉。此人死咬著"錢"的議題不肯放,說:這些節餘中也有我捐的錢,我有權知道。會長被激怒到停下議程說:你捐了多少錢,我全數退還給你,可以嗎?此人說:七百元。會長馬上要財務長開支票退費給他。他收下支票後,還高喊:你這是一人會長。你沒有權開除我。因為我責問你的財務情況,你就開除我。我是被你開除的第一個人。然後穿上外套,走出會場。似乎烈士一起不復返。
晚上聚餐時此人又出現在餐廳了。有人意外看到他出現,問:你沒有在生氣吧!他高聲回答:我才不會為這種事情生氣呢!我能吃、能睡,每天都過的很高興。還招手叫來餐廳的服務員,要求拿兩碗白飯給他,說:我每一頓都亠定要吃些白米飯才會飽。祕書長看到他時,說:現在是我當祕書長,給我個面子,回來吧!他神氣的說:不回來了。這年頭好人真多。臨走時他還不忘打包了桌上的剩菜。民主、民主,為何有些人的民主定義是凡事只能依他的意見,否則就是不民主。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