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文友社】
走過篳路藍縷的時光

季 筠

世路崎嶇,人海漂泊,轉眼間,自我離家去國赴笈異鄉,遷徙到北美大地,已過了二十四個年頭。身為第一代移民,從寒窗苦讀的留學生,一步一腳印的耕耘,終於在美國落地生根,成為安居樂業的中產階級。這期間我打過幾份工,沿路披荊斬蕀,揮灑著汗水與淚水,心中也縈繞著很多的欣慰與感恩。
九十年代初期,我剛來美國,在德州的一個小鎮留學。因我拿的是學生簽証,不能合法工作,但為應付昂貴的學費及生活費,課餘便在一間中餐廳打工,當服務生,煮茶、倒水、擦桌椅、收碗盤,作些雜役。
當時中國還沒有富二代,許多來自大陸的同學,都是拿獎學金的學霸 ,克勤克儉,並在餐館打工;而台灣出來的留學生,大多家境富裕,很少人像我這般還需要在餐館打工,我算是末代的台灣窮留學生。
我每週上五天班,週一至週四上晚班,週六上午班,每個班約四、五個小時。但有時過了營業時間,客人仍在用餐,往往延誤了下班的時間。週六午班尤其辛苦,上班時間更長,但因午餐價位較低,底薪及小費也較少。當時的基本時薪是3.35元,因沒有合法的工作身份,老闆只付我們時薪2元,且不論工作到多晚,只以四小時來計算。
在餐館營業前的半小時,就開始上工,先清理環境,擦拭並裝滿桌上的調味瓶,在各桌擺好餐具、餐巾。接著煮咖啡、紅茶,將西生菜剝成小片,放入圓盆內製成沙拉。因生菜一碰到水會發黃,賣相不好,且很快就會壞掉,所以許多餐館的生菜都是未經清洗。為圖方便省錢,果凍並不是將果凍粉用燒開的飲用水泡沖,而是打開水龍頭,直接用自來水的熱水沖泡,攪勻後置涼而成。熟悉了這些備菜方式,如今我上餐館,都不太吃生菜沙拉及果凍。
待準備就緒,到了營業時間,便可打開大門迎接客人上門。我身著白襯衫黑長褲及黑色的圍裙,依規定將長髮紮起來,不能留瀏海,要露出光潔的額頭,看來較為清爽精神。因為工作時需長時站立,腳會很酸,所以必需穿著舒適的平底黑鞋子。老闆要求我對待客人,要親切有禮,再忙碌也不能手忙腳亂,不能奔走,不得露出慌張的神情,以免影響到客人用餐的閒適心情。
因是以吃到飽為主的自助餐廳,我主要的工作是幫客人點飲料、加水、收餐盤、及清理用餐過後的桌椅,偶而才需要幫客人點菜上菜,同時也要通知廚房哪些菜色需要添補。待結束營業後,還要清理沙拉吧、自助餐枱及拖地、吸地,這些也很耗時,等做完所有的清潔工作,才能下班。有時營業時間結束,客人仍在座上聊天,我們也不能催促客人,只能暗暗的希望客人能早些離開。
由於薪資微薄,主要的收入是來自於客人的小費,一天大約有二十多元的小費收入。餐館生意好時,小費收入也自然豐厚些。但餐館的生意很難預料,有時没什麼客人;有時客人卻湊在同一時間蜂擁而來,彷如說好似的,一桌接著一桌,令人忙不過來。雖然辛苦勞累,但有收入心裡總是比較踏實。要是餐館門可羅雀,上班時雖較清閒,但小費收入也令人憂心。記得生意最淡時,有一晚只有兩桌客人,我才賺到四元小費。德州的夏天很晚才落日西沉,那晚我看著窗外紅色的晚霞,掂掂口袋中的小費,心情也如殘霞般悽涼哀怨。
最氣的是有時忙碌許久,客人卻不給小費,我們將這種情形稱為「打鐵」。那些客人似乎認為吃自助餐不必給小費,其實侍者依然為他們點飲料及收餐盤,而且收餐盤的次數往往比點菜收餐盤的次數要多上許多。要是遇到這種吝嗇的客人,真是會讓人垂頭喪氣。
剛開始在餐館打工的時候,我會撿一些自助餐枱剩下的「多拿滋」帶回家當早餐,這種圓形的小點心,是將小麵糰炸到膨脹後,裹在白色的糖粉中,香甜可口,很像幼時在台灣吃的甜甜圈。肚子餓的時候,吃個這種油炸的甜食,還蠻好吃的;但過了一陣子後,我已吃腻了多拿滋,也厭倦了餐館打工的生活。
因是勞力工作,身體不免有所損傷,成天腰酸背痛,常常感到疲累,睡醒時總覺得手腳酸軟不堪。因每週必需站著工作二十五個小時以上,久站讓我下肢腫脹,後腳跟很痛,腳掌也變寛了。沉重的餐盤則導致了手指關節炎,因為常用右手拿著茶壺添水,所以我右手手掌、手指常酸麻没力氣。左手則因常常扣著盤子,從上臂到手腕、手掌都很酸痛。每當睡著全身放鬆將快醒來時,那種麻麻無力的感覺最是強烈。有時睡到半夢半醒之際,痛到哭出來,想到在異國打拼的艱辛,心中酸澀不已。
其實工作勞累或時間長我都不怕,但我不喜歡看人家的臉色,然而打工卻又是難免要受些氣的。這間餐廳老闆夫婦的脾氣都不太好,兩人常吵架,難免會影響到工作情緒,有時大吵到甚至會在厨房摔盤子,乒乒乓乓,好不嚇人。我最怕他們閙蹩扭,不講話。老闆娘綳著一張臉,令我感到動則得咎,非常不自在。如果又沒客人上門,整個餐館不聲不響,氣氛緊張,我覺得時間過得好慢,真難捱!
平時除了上學,我幾乎都待在餐館打工,剩餘的有限時間,還要準備功課,没什麼休閒娛樂,也很少出外遊玩。疲憊了一週之後,到了星期天,我總是狂睡到中午。因半工半讀太過忙碌,免疫力降低,有次感冒許久未瘉,還引發了帶狀疱疹。
在餐館工作一年之後,我深覺打工佔據了太多讀書的時間,且對我英語及日後工作的歷練助益不大,那時剛好申請到學校的獎學金,經濟壓力稍解,便向老闆辭工,告別了這段辛苦的打工生涯。回頭想想,還好當時年輕,才禁得起體力上的操勞。因為自己曾有這段在餐館端盤子的經歷,深知侍者主要是靠小費維生,賺得是辛苦錢,現在上館子吃飯,絶不敢不付小費,不願苛待服務生。
時光過得很快,一年半之後,我和當時的男友(也是現在的先生)從研究所畢業, 在德州找了一陣子工作, 因不是公民也沒有綠卡, 都未獲聘用。我們便決定搬到華人聚集的洛杉磯試試,至少工作機會多些。那年的國殤日長週末,我們便飛到洛杉磯找房子。洛縣幅原廣大,因工作未定,也不知該在哪兒落腳較好。心想先找個不管到哪兒車程都在一個小時內的地方居住,這樣不管將來在哪裡上班,都不會太遠。便拿著華人報紙,看著租屋廣告,在Alhambra, San Gabriel一帶,大街小巷,四處尋覓理想的租屋。終於在鄰近South Pasadena的Highland Park找到一間價格適合,光線明亮的兩房公寓。
一九九六年七月一日,租來一輛U Haul,塞進全部家當,後面拖著我們的老爺車,展開1300哩的長征。時值炎夏,車子因負重常常引擎過熱,進了沙漠區後不時要停下來讓引擎冷卻。走走停停,第三天晚上我們才抵達事先租好的公寓。當即連夜摸黑將U Haul 上的家當搬進租屋,隔天申請了水電,開始了在洛杉磯的新生活。
落腳後當務之急就是要找個可以糊口的工作,因我們當時是實習生(Practical Training)的身份,必需找到願意協助我們在一年內申辦工作簽証的雇主,日後才能夠在美國合法工作居留。但在這人生地不熟的異鄉,我們沒有任何人事背景,沒錢沒權沒勢,學的又不是特別熱門的專業,很少有公司願意無條件幫員工辦身份,想找到合意的工作,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有天我去一家位於機場附近的航運公司應徵職員的工作,該公司人事部門覺得我的學經歷超過他們所需,剛巧有間他們熟識的航運公司也在徵人,便介紹我去試試。但我覺得那裡離我的住處太遠,單程要一個多小時,我又不擅開車,便推辭了,轉而介紹我男友去應徵。很幸運的,這家公司願意幫員工辦工作簽証,並錄用我男友,數年後還協助我們申辦綠卡。
那時有朋友建議我,銀行的工作環境佳,福利又好,不妨試試申請銀行的工作。因為剛畢業也沒錢買電腦,便到附近的圖書館付費使用電腦,打印了好幾十份履歷表。當年還沒有電腦網路,只好翻開華人工商電話簿,依上面所列出的銀行名單,也不管有沒有職缺,毛遂自薦將履歷寄給所有的銀行。後來也到好幾家銀行面試,但都因工作身份問題,而未蒙錄用。
一個月後,我男友公司隔壁的報關行剛好有缺,面試後我便在那工作,每天可以同車上下班。但是報關行的薪資微薄,且非常辛苦,老闆將一個員工當三個用,工作量很大,每天案牘勞形,還有接不完的電話。一到週末,我都累得整天躺在床上,腰酸背痛,爬不起來,沒有元氣,彷彿生病一般。當時有一位韓國籍的男同事,很愛推托工作,佔人便宜。一天夜裡,我被他氣得睡不著覺,覺得那個工作又累又辛苦還要受氣,實非長久之計,很想換工作。起來翻開中文報紙求職版,但也都沒看到適合的工作,心中非常失望氣餒。只好向上天禱告,願能找到理想的新工作。
隔天下班回到家,晚餐時電話鈴聲響起,心想大概是行銷電話吧!心不甘情不願的接了電話,居然是一家銀行的經理打來通知我去面試,離我寄出履歷表已隔了三個月,令我驚喜萬分,我立即明白這是上天為我安排的工作,不然不會那麼巧。 
後來我果真順利的通過面試,進了那間銀行工作,且於一年後轉成工作簽証。當我成為那間銀行的員工後,我才知道我是何等的幸運。那是台灣首屈一指的銀行在洛杉磯的分行,絶大多數的員工都是靠人事關係才得以進來,同事中有我們銀行副總的女兒,總經理的媳婦,別家台資銀行總經理的兒子…… , 個個來頭不小,家世顯赫。當時銀行需要一個會中文電腦輸入的職員,以便和台灣總行公文書信來往。由於很多台灣要員都來推薦,分行經理在不便得罪任何一方的情況下,干脆錄用我這個非親非故,沒有任何人事關係但擅於中文打字的小老百姓。
這家台資銀行,待遇雖然比不上美國本地銀行;但員工福利很好,業務壓力也較小,算是個穩定的鐵飯碗。然而我因為工作身份的關係,有很多年,我的升遷加薪都比不上別的同事。某些主管嫉恨經理特別關照我,幫我申辦工作簽証,更視我為眼中釘,常常蓄意刁難我。但受制於工作身份,我無法另覓高枝,為了五斗米折腰,也只能忍耐下去。
數年後先生的公司協助我們申辦綠卡,終於拿到工作許可証,卻因當時孩子年幼常要看醫生,需要很多的假期及良好的健康保險,也不敢任意跳槽了。
在銀行工作的這段期間,我學到了會計、財務、貸款….等金融業務,上網修課,還考到了加州公証人的執照。多年之後,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我也熬成了該銀行倍受器重的中堅主管,這真要感謝銀行對我的栽培。
我深知當年能進入這間銀行工作,並不是因為我有過人的才智經歷,世上比我優秀的人多的是;而是上蒼特別賜給我的恩惠,為我預備適合的工作機會,差派貴人無條件的幫助我 。我很感謝上天對我的眷顧,也對於那位無私僱用我的分行經理,心存感激。可惜數年之後,他調任紐約分行經理,剛好遇到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因忙於將原位於世貿大樓的分行搬到新行址及善後,太過勞累,導致肺癌復發,没多久就離開人世。但他對我的恩情,我一直永銘在心。
看著許多朋友和同學,事業都已飛黃騰達、功成名就;我雖然羨慕,但並不眼紅,因我明白每個人的機遇都不一樣,各有各的緣法,富貴不可強求。雖然我没有日進斗金;但仍過著富足的生活。所謂「一枝草一點露」,自助天助人助,只要自己努力,上天都會供應我們生活所需,我珍惜著我所擁有的一切。
歲月荏苒,韶華流逝,走過紅塵阡陌,往事仍歷歷在目。在我揚帆逐夢的過程中,雖然並非一帆風順,也經歷了一些風霜雪雨;但我願將那些艱辛磨難當成品格的淬煉,將曾經的不愉快都遺忘於風中,將種種不如意都付諸一笑,將困阨的際遇都看成轉機與祝福。我只願細數並記取在人生旅途中,所曾承受的諸般恩情。 那些來不及還報的恩,就將之還諸於天地與世人,默許自己也要成為別人生命中的祝福和貴人。
一心向暖,一心向陽!
作者簡介
林良姿,筆名季筠、樂溪,台北市人,德州中西州立大學人力資源發展諮商碩士。1993 年移居美國,曾在加州居住十七年,於銀行界任職。2013年搬遷至德州福和市,從事財務工作及房地產投資。喜好四處遊山玩水,結交朋友,品嘗美食。熱愛文學、音樂、舞蹈、戲劇…….等藝文項目,業餘從事文學創作,常在世界日報、世界周刊、北美華人作家協會網頁及基督教傳揚福音雜誌發表文章,曾獲2017年華僑救國聯合總會華文著述新聞寫作報導類佳作獎。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