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僑情國事】
黨國教育讓台灣人60年來都不認識自己! 台大教授周婉窈嘆台灣史最大缺憾

謝孟穎(本專欄由台灣人公共事務會北德州協會提供)

「過去超過半世紀的歷史教育,土地是秋海棠、人民是炎黃子孫、過去則是中華民族的過去,這是我們以前歷史教育教的,土地、人民跟過去是不同的……」過去的歷史教育,對台灣人的自我認同到底影響多大?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道出長久以來台灣史研究最大的缺憾。
專長研究台灣史的周婉窈2日下午出席第12屆蔡瑞月舞蹈節系列活動「台灣史論壇」,分享為何台灣人缺乏自我認同。
「欠缺主體性,主要是黨國教育的後果」周婉窈道60年黨國教育代價
周婉窈指出,已逝台灣史研究權威張炎憲「咱台灣人的歷史,要由咱台灣人自己來寫」一語談的,其實就是「要以台灣人為主體來寫台灣史」,然而無論是主體性或是過去,台灣人都沒有。
「欠缺主體性,主要是黨國教育的後果!」周婉窈表示,中華民國對台灣人施行已久的教育都是大中國思想,台灣人被教育自己的「土地是秋海棠、人民是炎黃子孫、過去則是中華民族的過去」,始終把重點放在遙遠的中國,而非從小生長的島嶼台灣。
周婉窈指出,自1949年國民黨流亡來台算起,直到1997年國中教材才出現台灣史,高中更要等到2006年,台灣人受黨國教育的時間長達60年:「這影響很大很深,我們今天還要去面對這種影響的結果,影響三代受教育的時代。」
「主體,表示我們是獨立的、可以自己作主的;有主體性,歷史的寫作才不會消失或欠缺。」周婉窈強調以台灣人為主體來書寫歷史的重要性,但也感嘆這問題其實很奇怪,許多國家早已這麼做,台灣卻很晚才覺醒:「為什麼我們今天還會問這個主體?如果你去問日本人,他們也會覺得很奇怪。」
30年前恩師勇敢挺身研究白色恐怖:我又沒要做官,有什麼關係?
雖然現在主流歷史學教強調研究應脫離國家範圍,但周婉窈仍認同張炎憲「台灣人的歷史由台灣人自己來寫一語」,畢竟「我們台灣人還沒有自己的歷史」。
周婉窈同時也感念張炎憲為台灣史研究的付出。身為台灣史研究的開拓者,張炎憲在30年前許多白色恐怖、二二八受難者與家屬都還不敢出來講話時,便開始進行口述歷史,還曾被質疑「太勇敢」,對於他人的擔憂,張炎憲只是瀟灑回答:「我又沒要做官,有什麼關係?」
「理念好講,但實踐困難,張炎憲從少年時就開始實踐,這讓我覺得感動但也不捨,希望我們能共同走完這條路…」周婉窈至今依然仍相當懷念3年前過世的張炎憲教授。
「如果沒有去爬高山,你不會發現空氣多重要。」周婉窈以空氣為喻,強調主體之重要性。替台灣人找回自我,這條路張炎憲曾培養無數歷史研究者一起走過,而今後周婉窈與其他研究者,仍將繼續走著。

註:台灣人公共事務會是美國非營利機構.專為台灣的民主和自由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