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芳草集】
相煎何太急

方菲菲會計師

歷史上記載著三國時代曹操的長子曹丕曾命令他的弟弟曹植,在走七步路的時間之內,要寫出一首詩,否則要治他的罪。曹植當時見此情景,說出: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丕見他七步成詩,又聽出他詩外之意,只得顧念手足情誼,不治他的罪了。現實生活中,我們當然沒有如此戲劇化的人生遭遇,可是在有些情況下難免會不由興起:同樣是人類,將心比心,怎麽能做得出這種事呢?
不久前,有人預約了時間,說要過來請我替他報稅。比預約時間晚了一個多小時他才出現,兩手空空,什麽都沒有帶。他說:對不起啊。我先去把三家公司過去十多年積欠州政府的報告和稅金都清了才過來,時間上沒有辦法控制,所以來晚了。州稅比較簡單,所以我就自己把州的公司稅單都替你處理掉了。因為國稅局的聯邦稅單比較麻煩,就交給你們專家去處理了。你們會從最前面的年份做起,還是從最送的年份開始呢?你們需要什麼資料,告訴我。讓我回去整理一下,過兩天帶來給你。
當時就回答:我們會從最早的年份做起。循序漸進。一年一年補申報。報出去前,你們要過目,還要簽名,我們才會寄給國稅局。他問:我可不可以先簽好名給你?現在不是有e-file,你就在網上直接替我申報了,不需要我簽名的。據實回答:以前的年度己經過了在網上申報的截止日期,只能用書面寄去。稅單牽涉到退或補稅的數字,要你們看過,親筆簽名後,再寄。否則事後你要改數字我才更加頭痛,也無從改數字了。
星期五下午,還差一刻到六點下班,他來電話問:我還在整理資料,你們今天工作到幾點?我回答:你到現在還沒有整理好,眼看今天是不可能整理好的,下星期一上班時間再過來吧!對方說:那星期六呢?我回答:星期六我自己會來公司上班。你如果要送資料過來的話,就請在中午十二點之前,因為我預定十二點要離開公司。星期六到了十一點四十,去電告訴他,我將離開辦公室,他不用過來了,但是電話沒有人接聽。
十二點多正要鎖門、上車離去時,來了一輛車匆忙停在我的車旁,此人跳下車來,說:我送文件過來給你。一共有五大箱資料,你要我搬到什麽地方去。我只有下車,回去打開公司大門,告訴他:先搬進會議窒去。你要告訴我一下這五個大紙箱裏究竟裝了些什麼文件。等他搬完了五個紙箱後,他的老婆、小孩也跟進會議窒中,有位老人家沒有跟進來,回去車上坐著。
他交待了不論公司、私人都只申報到2005年,2005年和以前的稅表都在紙箱裏,問到他從2006年起到2016年公司、私人的文件有沒有按年分開放,他只說:全都在這五個紙箱中,三家公司都是在2005年成立的,你們是專家,一看就知道了。
此人走後我馬上去自己用的軟件公司查,還有2006的軟件可以用嗎?在這家公司網址上最早一年的軟件就是2006年,2005年己經沒有了。如果沒有軟件,我還真不知道如何去列印公司、個人所得稅的表格,如何用紙、筆、人腦去完成稅單。如今確定了做2006年稅表是可行的,就馬上興奮的翻遍了這五個大紙箱,希望能先完成2006年的稅單。
豈知紙箱中除了2005年及之前年度稅單外,只有水、電、電話、加油單、信用卡等一大推費用,一些私人、公司的銀行對帳單。對租金收入則毫無頭緒,沒有任何租約在箱內。列出了準備2006年公司及個人稅單仍缺的資料。三頁工作底稿,列了七個出租房屋的地址,要求對方提供每一幢房屋購買日期、價格、出租的日期、租金、地稅及維修費用,如出售時日期、價格等,在周日下午發了一個電子郵件給對方,卻遲遲沒有收到答覆。
週一早晨十點多,助理進來說:有人送來七大箱文件,問要搬到那裏?出去一看那七大紙箱,第一個大紙箱上就是兩、三張小孩子的蠟筆畫,另外一個大紙箱上是賣房子的仲介為了促銷印的介紹房屋單張。這位"朋友"表示:他只告訴我把文件送到這裏。你們要我把它們搬到什麼地方去。
用微信聯絡客戶,問:為何沒回答問題,卻送來了七箱和報稅無関的垃圾。對方回:五箱文件給你後,我就離開美國。現在我人己回到中國。這七箱檔我自己沒有時間整理,所以才會晚一些,沒有在第一時間,在送第一批檔時,一起送給你,要麻煩你多費心了。我回答:沒有任何憑據,我無法創造出出租房的租金、費用和你在中國薪資的數字。如果要用估計數字時,也該由你自己去估計了。
看來這位先生很精明,不先說明週一他就離開美國了。用委託報稅的理由,替十多箱文件找到了一個有冷氣,免費寄放的地方。他在美國的每一幢房屋都租出去收租金,要付費找個有冷氣的倉庫存放十多箱文件,還不如搬去會計師事務所讓會計師頭痛。年底2006年的報稅軟件就要走入歷史了,他債多不愁,完全不在乎,我卻沒辦法不為之頭痛。這就是守法的會計師和這位先生在基本態度上不同之處。其實沒報稅的人是他,他不頭痛,我又何必去頭痛呢!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