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楊愛民】
東遇西的感想

楊愛民

實際上,它是東方與西方書畫家聯合於7月15日,在達拉斯華人活動中心主辦、美南中華書畫藝術學會協辦的:“中美書畫藝術家邀請展”。它的英文全文是:EAST MEETS WEST—An Exhibition of Chinese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李中華會長是其推手,示範表演者是紐約來的 “ 美國華人書畫藝術家協會”一行六人,包括會長王懋軒教授及施卿柔老師、梁宗智老師夫婦、林阿貴老師、陳麗英老師等。 展覽於2017年7月15日週六上午11時,準時在達拉斯華人活動中心大廳開幕,中外來賓數十人,分別致祝賀詞,情況甚為熱烈。展出中外名家作品數十幅,琳瑯滿目,美不勝收。過去華人書畫聯展都是華人的作品,此次邀請了美國畫家參展,是一項創舉。它是難得一見的書畫藝術饗宴,值得一觀。 我是一個中華書畫藝術的愛好者,只是一片配紅花的綠葉而已,與此展覽本無甚關聯。然而,為何我每天在展覽會中 “拋頭露面”呢?無風不起浪,事出必有因,有幾個因素使我不得不如此。 主要原因是去年余夫婦和余濤兄跟隨李中華老師到紐約向王懋軒教授一行報聘,在彼邦活動期間,受到他們熱烈的款待。今天他們蒞臨達拉斯,讓我們有機會觀摩他們的示範表演書畫藝術,當然要盡一點地主之誼。因此我和余濤兄各有一次作東的機會。其實,他們已經多次受李中華老師的邀約,來達拉斯指導切磋書畫藝術。我不僅對他們的書畫藝術萬分敬佩,更對他們犧牲奉獻的做人做事精神所感動。現在有了觀摩學習的機會就緊抓不放。 其次,大紀元記者Sherry 李 上午參加了開幕典禮;但是,下午及次日的書畫示範表演她無法到場,就託我照些照片,並寫點東西給她;我答應了。受人之託,忠人之事,所以我必須全程參與,蒐集些資料。 另一個原因是敝人將在7月29日週六上午11時開始有一個:“楊愛民書法習作展”。其特色是此次習作展除了敝人拙作外,還邀請了一些好友提供大作,一同展出,共襄盛舉。李老師創立此類習作聯展已有多年,但書法習作個展乃由我開始,所以這也算是一個創舉。我展出的重點在於“拋磚引玉翰墨緣”。舉辦一個非正式的,大眾化的,不拘形式的書法展出,對中華文化略盡綿薄而已。 本來是與一位好友開玩笑地說,“二人皆屬蛇,今年是八十八歲,合辦一個雙米壽如何?”或認為雞吃米,不吉。可是,我以為蛇克雞,無妨。實際上或其他困難,故未能成功。因此壽就取消了。可是米壽的玩笑話業已傳出,李中華老師提供我幾幅作品,並有一個大紅壽字,還作了一幅意義深奧的對聯祝我米壽振作。另外紐約的王懋軒教授也贈送“壽康”二字,及一幅習作展祝詞。還有其他老師如施卿柔老師,林阿貴老師,張慶章老師,余濤老師等都有大作提供,使我大為感動。紐約的書畫名家對我如此看重,而我對他/她們惟恐有招待本週之處。望有機會為他們服務。 另外,招待紐約客本是李老的事。不巧,李老週前患了肺炎及前列腺疾住進醫院,病未痊癒就出院參加開幕。拖著虛弱的身體週日上午還趕來一趟參觀王教授的繪畫表演。他對中華書畫犧牲奉獻精神有目共睹,令人感動。由於他需要休息,所以我需要多一些時間陪伴紐約客。 王教授在週六下午繪畫示範表演致辭時說,東西雙方文化不同,環境不同,所以繪畫藝術也各異。他分析說,西方的繪畫是外向的,是奮鬥的。中華繪畫是內向的,是和諧的。他說繪畫是表現畫家內心的感情和思想的媒介。接著他開始示範表演中國繪畫風景,並畫出代表一年四季的花卉。次日週日上午由王教授表演隸書演進及寫法。接著由施卿柔老師表演篆書演進及寫法。下午由梁宗智老師表演楷書,然後由李阿貴老師表演行書,最後由陳麗英老師表演草書。他們解釋詳盡,筆法功力深厚;將所有寫出的作品全部捐給中心作為紀念。 當我看到“East Meets West ”大標題時,直譯為“東遇西”,它對我產生一種衝擊,使我產生一種感想。我對這種感想不吐不快。所以我不揣冒昧的編了這個題目—東遇西的感想。有啥子感想,無非是出出悶氣而已。“東遇西”與“東西”兩個詞,意義完全不同。先說“東西”,它是一個非常複雜且常常使用的名詞。文前段就有一句“並寫點東西給她”。這裡的“東西”指的是:記錄一點資料給她。所以東西可以用於物質,也可用於精神。它可用於正面,也可用於負面。用“東西”一詞罵人是十分嚴重的事。這個詞牽涉到幾個疑問:它起於何時?何地?何人?何事?答案說法不一,但都頗曉趣味。 1。宋神宗問王安石,“為何只說買東西,不說買南北?”王答,“東作西成”。意思是春天(東)生產,到了秋天(西)收成。東西是指糧食。2. 南宋,朱熹出外遇友人盛溫和提著竹籃子到市場購物。朱熹問“你這是要去做什麼?”去買東西。朱熹問,“什麼是東西?”盛答,“五行中東是木,西是金,南是火,北是水。火與水能用竹籃子裝嗎?東西當然是指五金或家具等。竹籃子裡裝的當然是東西,不可能是南北。”3. 明張岱文章中指出:虞德園與蓮池大師對話,虞問,“為何說買東西,不說買南北?”蓮池說,“南火北水,家家充足,不必買。而東木西金,人人缺少,所以說要買東西,而不說買南北。”4. 清,龔煒:侈陳東,西兩京。購物不是到東京洛陽,就是到西京長安。所以購物稱為買東西。5. 乾隆私訪翰林院。四個翰林無聊正玩賭博遊戲,見皇帝來了都慌了手腳。有一較老的翰林對其他翰林說,快把東西收好。乾隆問,“為何說東西?不說南北?”老翰林答,“南主火,北主水,火水不能裝在竹籠裡。但東主木,西主金,木頭用具或金屬用具可以放在竹籠裡。”乾隆回宮,召見所有翰林,他們四個賭徒非常害怕,以為皇帝要懲罰他們。熟料,皇帝卻說他們的見解獨到,還得到嘉許呢。胡謅八扯,沒有一項獲得證明。任何人皆可立說。我的胡謅是:太陽東邊出,西邊落,古人認為只有東方或西方--熱帶或溫帶—之間,才有人類及動植物存在。所以不管是物質的,精神的,活的,死的,都存在於東西之間,一切的一切都是東西。 言歸正傳: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東西文化,人類習性,本來是差不多的。自西方工業革命之後,西方國家國力增強,逐漸變成弱肉強食的侵略性文化。日本原本以中國的文化馬首是瞻,看到中國國力減弱,西方國家增強,發動明治維新,學習西方文明。變成一個侵略性國家。近一兩百年來中國受盡列強欺凌。可是,物極必反,中國逐漸崛起。 中國的崛起恐怕會引發“修昔底德陷阱”。美國似乎有這種趨勢。國家強弱如同人類登山,自希臘,羅馬,西班牙,英國,以至於今天的美國,它們一個個由衰而盛,又由盛而衰,登上山頂,必須下山,不能永遠占山為王。這是西方的利己文化,是錯誤的文化。中國的文化是天下為公,世界大同。是與其他國家民族共有共贏的。美國的先聖先賢,如華盛頓拒絕當皇帝,林肯解放黑奴,這都與中華文化不謀而合。希望美國與中國攜手合作,創造世界永久和平繁榮。 “East Meets West” 這個題目甚有創意。過去華人活動中心舉辦過很多次書畫展,但是多屬於華僑的作品。今天邀請美國人參加展出乃屬創舉。希望這種展覽能在達拉斯繼續舉辦下去,冀能發揚光大,進而推廣至全美國,乃至全世界。“東方遇見西方”是中美雙方共同展出中華書畫,它使東西文化藝術互相融合,它有中美合作促進雙贏的含義。它對世界和平,人類幸福,雖然不能說有左右的功能,但是,多少會有些助益吧。下述一段是本文正題的延伸感想。 上述概念,似乎有偏愛中國之嫌。其實不然,若有人問我:對太平洋兩岸三地中美台偏愛哪一個?我的答案是: 都一樣的愛。中國大陸:我出生於中國大陸,祖墳在那裡,親人在那裡,孔子在那裡,我能數典忘祖不愛它嗎?台灣:1949年到了台灣。我在台灣受教育,娶妻生子,發展事業,度過40多個寒暑,台灣是我第二故鄉,我太太是台灣客家人,在台灣我仍然有選舉權,我能不愛嗎?美國:我持有美國護照,原理原則上我是美國人,我的孩子都在美國,我的靈位在達拉斯Rest-land, 我唯一的財產:一間好舍(House)在美國布蘭諾市。美國政府給我醫療照顧,給我社安錢及食物券。她給我自由活動空間,我能不愛嗎? 可是,愛不等於袒護,該說的話一定要說。良心上,我反對台獨去中國化,那是數典忘祖的勾當。我贊成將來有個富強統一的自由民主均富的中國。我不贊成美國的霸權主義。韓戰,越戰,伊拉克、阿富汗戰爭,死了多少人,有必要嗎?我贊成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它是以和平手段,以助人的方法與他國去發展共同的利益,正符合了中國先賢先聖的“天下為公,世界大同”的原則。它在推行儒家思想;孔子像,孔子學院遍佈全世界,我覺得這是一條正確的道路。希臘古人的“修西底德陷阱”理論應該拋棄了。一帶一路才是一條東西共榮的正確道路。不幸,美國似乎正在勾結日本、印度在這條路上邁進,能走得通嗎?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苦海無邊, 回頭是岸,值得深思。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