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龍哥部落格】
輪椅上載歌載舞任文倩勇敢追夢

陳龍禧

以一首老歌「我的心裡只有你沒有他」帶動了表演現場熱鬧的氣份。任文倩雖然坐在輪椅上,但她駐顏有術、保養有方,克服行動不便,依然輕快舞動著上身,甜美的歌聲加上她的眼神,絲毫未減歌唱的魅力和風采。
任文倩從小生長在可以組個樂團的音樂家庭,她雖然行走不便,又是台灣登記脊椎S型側彎,第三位多重障礙者,但她表演時光芒四射,動感十足,曾兩度代表台灣參加世界輪椅舞蹈競賽,這麼具有動感的歌后,實在很難讓人將她和多重障礙聯想在一起。
能有今天,任文倩很感性表示,當時準備動整脊手術的醫生曾警告,如果不動手術可能活不過三十五歲。父母面對救女兒生命的抉擇,遲遲不敢冒險,希望她活一天算一天。然而任文倩說「為了爸媽的愛,我決定放手一搏;永不放棄自己、放棄生命。」手術一度因失血過多,情況很危急。等到穏定後,任文倩人生觀有了很大的轉變:「體認到沒有什麼問題是克服不了的,能打倒我的只有自己,但我從不向自己認輸。」
任文倩強調,載歌載舞是她從小就有的夢想。看到國外發展輪椅舞蹈已有很久的歷史,她幾次心動,想在台灣找機會學習,但一直不敢踏出第一步。後來轉念想「可以用輪椅代替我的舞鞋啊!」從此,任文倩走上輪椅舞蹈這條路,至今已在輪椅上載歌載舞十多年。並於2006年代表台灣赴荷蘭參加IPC世界輪椅國際標準舞(輪標舞)錦標賽,她和舞伴是唯一亞洲隊晉級前六強的搭檔,得到世界輪標舞第五名。
一般輪標舞比賽,皆採非障礙舞者與輪椅舞者「一站一坐」形式搭檔,藉非障礙舞者的肢體靈活性,協助輪標舞者在情緒、動作上作更多元活潑的發揮。任文倩說,在台灣很難找到非障礙舞者願意與輪標舞者練舞,常常只能與愛心志工搭檔,於出國比賽前將就練習一下。雖然輪標舞路上難關很多,她仍會堅持對生命的熱愛,舞出自我的夢想。
任文倩頸部以下一度全部癱瘓,歷經無數次手術,仍須與輪椅為伍。輪椅上挺直的背脊與優雅的神態,是靠著無數根鋼,釘在脊椎上支撐才能完成!任文倩靠著堅強意志成為「亞洲舞后」,輪椅是代步工具,也是舞鞋,唱歌時輕輕滑動輪椅,歌聲中有溫柔,也有狂野,舞台上的動感形象,總是注目焦點,曾有音樂娛樂界想要簽約,栽培她當職業歌星,可惜母親反對而功敗垂成。
靠著家人的愛心,加上自己努力,任文倩從未放棄勇敢追夢,原本悲慘的命運,成功轉變成喜樂。現在她成為一位傑出的服裝設計師,每次演出,自己設計服裝,親手縫貼亮片水鑽,也以幫藝人設計舞台服為職業。工作之餘,她勤於學習歌舞,不僅自食其力,更以動聽的歌聲,溫暖、鼓勵別人。舞台上的任文倩,總是讓人開心又感動,她是舞者、是歌手,更是勵志講師,總是帶著溫暖及燦爛的笑容,到學校和監獄分享人生故事,鼓舞走在生命低谷的朋友,要積極進取珍惜生命。
任文倩個性率真開朗,舞台效果魅力十足。最愛與觀眾分享獨創的輪椅歌舞變裝秀,希望能呈現表演藝術傳承與延續的精神。任文倩說,媽媽以前是幼稚園園長,讓她自母親學到無限的愛心與追求完美。她覺得雙臂沒有力氣,就無法展現舞蹈力與美,所以舉啞鈴練臂力是不可偷懶的功課。她用輪標舞為國爭光,用歌聲撫慰人心,激勵無數人度過情緒低潮,很多灰暗的生命也從此走出陰霾,為社會盡自己一分也力。
 坐著輪椅,在生活上所面臨的不便,是常人無法想像的。但輪椅阻擋不了任文倩對歌舞的熱情,她常唱鄧麗君的歌曲來讓媽媽高興,戲稱自己是現代戲彩娛親老萊子。任文倩從就學到就業,歷經不少難以想像的磨難,如今總算苦盡甘來,獲獎項無數,歌舞都獲得國際肯定。她珍惜生命,用心過生活,回饋社會,用實際的行動,回報曾經愛她、幫過她的每一位天使。
 在流行小兒麻痺的年代,台灣專責照護患童的單位很少,「無障礙設施」是個還沒誕生的名詞。為了讓任文倩擁有專業療育,她小學時被送到台灣第一所專為小兒麻痺患童提供療育的機構,也是少數擁有「無障礙設施」的教學機構屏東「勝利之家」。任文倩回想當年情景,是搭軍用運輸機到屏東。那時好興奮,因為爸爸說要去旅行,到了機場看到偌大的軍機,心想回來一定要跟同學炫耀,說搭過大飛機。
 在「勝利之家」,任文倩第一次遇見跟她一樣的小朋友,不久就跟大家玩在一起,傍晚爸媽要離開,任文倩哭鬧不依,緊抓父母不放。拗不過她哭鬧,爸爸叫三輪車,帶著任文倩到夜市安撫情緒,因為爸爸隔天還要上班,只好趁她在疲累的睡夢中,與媽媽搭最後一班火車回台北。
 因為嚴重的脊椎側彎,內臟長期遭受壓迫,來自夏威夷的主治醫師給任爸爸提出分析,建議是「如不動刀,未來不會太長命」而脊椎矯正手術在當時才剛萌芽,台灣甚至都還沒有成功案例,為了心愛的女兒,爸爸決定動刀,然而想到女兒變成接受脊椎手術的實驗者,這種用生命當賭注真是很危險,在彷彿無止境的痛苦結束後,面對的極有可能是死亡,讓任文倩感到十分害怕,也變得極度敏感。
 手術很成功,任文倩告別生活十多年的「勝利之家」,回台北展開另一段人生旅程。休養期間,任文倩發現音樂具有療傷止痛的力量,在工作之餘她跟著教會到孤兒院、養老院等單位,舉辦慈善表演,用歌聲鼓勵他們。在一次關懷監獄活動,任文倩演唱了鳳飛飛的《掌聲響起》,主持人田文仲被歌聲吸引,事後邀她加入團隊一起去關懷弱勢,原本需要人家協助,現在可以透過舞台幫助別人,讓任文倩找到生命的價值。
回台北任文倩先考取德明商專,爸爸到學校勘查後發現,她行動不便無法就讀,只好選擇讀離家最近的泰北高中,方便接送。她所以會選讀服裝設計科,是因為在「勝利之家」時,寒暑假結束媽媽都會親手縫製洋裝,讓她漂漂亮亮回屏東,為了回報媽媽,任文倩努力學習,畢業後繼續讀實踐家專,充實相關專業技能,後來還成立服裝工作室,自立更生。
 回首前塵往事,任文倩說,以前少女情懷時代,最崇拜男歌星劉文正,後來則是很欣賞李玟。對於自己成為輪標舞動感歌后,任文倩說,舞蹈的律動比歌唱更耗費體力,更何況是要載歌載舞,需要有很多肺活量及身體律動表演,媽媽愛女心切非常反對,所以至今她一直本著「感恩的心」感謝大家,也很用心演唱這首歌。
 任文倩努力不屈的生命故事,讓很多人感動;她歌舞表演的魅力和風采,總讓觀眾回味無窮。雖然行動不方便,她仍然努力不綴;縱使雙腳不良於行,她參加《弦月之美》表演,二十年從未中斷,這種精神真是難得。很多人和任文倩有過美好的相遇,知道她不向命運低頭,勇敢追夢,認真過活,勇於挑戰生命韌性與不可能,還用歌舞鼓勵人,將歡樂帶給大家,都感到欽佩。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