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楊愛民】
死馬當活馬醫

楊愛民

我住高雄博愛路時,對面有個中醫師開了一家專門治療癌症的診所。那時尚無中醫學院的設立,中醫師多是行伍出身、或密醫。他的來歷不太明白,可是,他的招牌很大,以專治疑難雜症及癌症末期患者為號召。據云,凡全省各大醫院如榮總、台大等治不好的病,他都能治。有人說他是“死馬當活馬醫”。有些有錢的孝子或家人被他的廣告所感動,明知患者已病入膏肓,回天乏術,但是還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理,姑且送到他的診所一試,盡人事而已。 聽說病人到了他的診所,診所人員立即把病人的頭髮剃光,然後塗上特製的黑藥膏。就這樣每天塗藥,每天結賬;花費龐大,並無起色。等到錢花得差不多了,病人也快蹺了,病家已筋疲錢盡,出院了事。
如果一個醫生不以救人為目的,而是以賺錢為目的,那麼,對他/她而言商業頭腦比醫術醫德更為重要。有些診所的醫生醫術醫德雖好,可是門可羅雀。反之,有些醫生談不上醫術醫德,可是善於宣傳吹牛,病人卻如過江之鯽趨之若鶩。不幸的是多數醫生把賺錢列為優先,醫術醫德只不過是其牟利的道具而已。有段時間在台灣,只要是肚子疼,吃幾包藥就可以痊癒。可是醫生偏說是闌尾炎,非開刀切除不可,弄得勞保局無法應付。80年代我去大陸探親,一個弟弟發生小車禍,入碭山醫院治療。醫生診斷是脾臟破裂,需要開刀切除。我發現全病房的20多個病人幾乎全是車禍脾臟破裂的病人,都將破裂的脾臟切除了。今天,我到眼科看病,每次醫生都叫我開白內障手術。我一直在拒絕。我的目的只是想配眼鏡而已。為何非開白內障不可。天下烏鴉一般黑,經濟掛帥,有志一同,一切向錢看,已走火入魔,徒呼奈何?
有人說凡是名醫其背後都跟著很多冤鬼,越有名,冤鬼越多。中國有句成語,“庸醫殺人”。名醫也是從小醫生不斷實習,不斷的錯誤摸索出來的。70,80年代以前,在台灣沒有聽說過醫生被起訴,或因為誤診而定罪的。即使在醫藥發達的今日美國,每年亦有十多萬人在醫院裡冤死。所以有人說,非萬不得已勿進醫院,勿看醫生。自求多福更好。7/7/17 (77抗戰80週年紀念,這個數字100年後才會出現)網友送來醫院寫真順口溜與本文含義不謀而合:醫院不療傷,醫生改經商,患者求活命,錢財被掏光。
可是,好死不如賴活著,生老病死乃人生必經的過程,人生了病,還是要看醫生的。由於每個人的環境不同,信仰不同,觀念不同,所以求診的情況也各不相同。下述乃是委內瑞拉的醫療故事。
有一天,雅思瑪麗迪亞茲把她的三個小孩塞到她的小卡車後部,從她掛輪納斯的家到扎莫拉山間的一個泥土茅屋,路途雖然不遠,但坑坑洞洞的土石路,把骨頭都顛碎了。她的目的是迫切的需要去治療她的乳癌。她別無選擇,只有到那裡去找薩滿教巫醫(Shaman)治療;巫醫是一個當地傳統醫生,他具有與大仙伊莫吉爾多通靈的本事;伊莫吉爾多在數十年前就去世了。依照規定,迪亞茲必須躺在骯髒的土地上,周圍燃著許多紅蠟燭,地上用白粉筆畫著複雜的圖形,她閉上眼睛,等待醫療。
在煙霧繚繞中,愛德華蓋迪斯赤裸著上身,脖子上掛的幾條彩色串珠及野豬牙垂於胸前。他俯身在她上面,開始大聲念經禱告—求聖山上的諸位大聖大神,派遣一位大仙,進入我的身體,來治療她的病吧。巫醫蓋迪斯是神與人之間的橋樑。然後,他跪下來,用刀片劃破了她的乳房皮膚,用木槿花蓋住傷口。一般人相信香煙能夠致癌,但委內瑞拉的傳統醫生蓋迪斯卻不信“邪”,專門用煙來治癌。他低下頭距她的胸部數寸,吸口雪茄煙,反复地將煙霧噴向她癌症的皮膚,並將紅色的蠟油滴在上面。據說雪茄的煙能夠吸去癌症。當煙灰由黑變白時,表示治療已發生效力了。
迪亞茲,28,像其他成千上萬的人一樣,都蜂擁至那巫醫處求診,因為他們的醫療保險制度發生了危機。部分原因是前故總統胡搞查韋斯(Hugo Chavez, 已因癌症去世),胡亂搞社會主義革命,浪費公帑,揮霍無度,造成國家經濟崩潰。委內瑞拉的藥業聯盟報告,85%的基本藥物缺貨,或嚴重不足。藥房架子上空空如也。公立醫院因為缺乏補給品而拒收病人。政府拒絕透露醫療照顧統計數字,但是,據非營利衛生醫師聯盟今年三月調查公佈,92% 州立醫院中,有78%無藥可用,或嚴重缺乏。同樣的調查,89% 的醫院無法正常照X-光。97%實驗室無法全部開放使用。
迪亞茲需要花一年時間才能輪到她看病。她每次到醫院看病都被拒診:乳房造影機還未修復;無化學試劑不能驗血;X 光機不能用。沒有保險,靠微薄的薪水生活,家徒四壁,以麵包果腹的她,沒有錢到昂貴的私人醫院看病。
2016年6月,迪亞茲埋葬了她的祖母,她是因患癌症得不到治療而死亡。今年元月,迪亞茲的一個堂親也是因為患了癌症無法獲得適當的治療而過世;留下來一個一歲的小孩被兒童保護單位收養。迪亞茲害怕如果她因癌症而去世的話,她的小孩會發生同樣的事。“以前,我從不相信這個,”她在心靈媒體治療後說。“那天,我站起來說,‘我怕,但我要去,我要面對未來的一切。”她看巫醫數週後,乳癌的疼痛大為減弱。她覺得比以前更有力氣。巫醫葢迪斯告訴她說,雪茄煙噴了很久,使她的癌症漂白,她還需要再來接受兩個療程的治療。
她不再是個懷疑者,她已全心投入。“敲開此門,一個人能感覺得到,但看不到。它像風,你看不到它,但能感覺得到。”
治療癌症的方式有多種,通靈治療是其中之一。台灣有個藝人高凌風因為癌症末期,醫生束手無策,回到家裡,宣稱要作“信仰治療”。不知道他信仰什麼,結果還是魂歸離恨天。癌症的種類很多,治療方式也很多,原因也很多。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因為癌症到古巴去治療,並沒有治好。他的副總統接任,說查韋斯的死是美國害的,因為美國給他壓迫,使他患了癌症。如果因為受到壓力可以致癌,那麼,它應該是“政治癌。”解鈴還須繫鈴人,查韋斯不應該到古巴去看病,如果他到美國來看病,也許會痊癒亦說不定。
生老病死乃人生必經之過程,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人生了病,還是要去看醫生的,即使醫生把病人“死馬當活馬醫”,還是比不醫治的好。(Photos: By Meridith Kohut )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