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粵劇社】
童年片憶(3)

禮 福

(續上期)終於登上了赴港的客輪「德星輪」、當時最體面的大船。船沿著珠江入海、航行了約三個多小時終於扺達了港澳碼頭- 夢中的香港。再赴天星碼頭、搭天星小輪過海(Victoria 港)到九龍、轉搭的士到尖沙咀- 金巴利道38号的家。暈船又暈車的孩子、開門進屋、但聞人聲噪雜、已無法自己、倒在牀上、睏倦中但聽說: 這孩子挺瘦。又聞:少爺,要唔要沖涼?.. 漸漸入睡了、度過了到香港的首日。
所謂的家,在一幢幢相連四層唐樓中38號三樓、一層有三房、一客廳、一衛浴、一㕑房、外加㕑房後一工人房。約一千呎的單位卻居住了四家人。父親一家住在頭房、分隔成兩間房。客廳中間房住了姜姓夫妻及三位女兒。走廊房間是王姓夫婦、㕑後房間則是夫居日本的潘太太。都是山東老鄉或是父親餐飮業的同事。套近乎就論年紀稱兄道弟。父親排行第二、因外頭交遊廣、被稱作二哥。其他是姜大叔、姜大嬸,王大爹、王大媽,後面潘太太因是姜嬸之二姐、故稱為二姨。姜叔、嬸三位女兒均比我年幼、故也成了妹妹。香港地稠人密、找工作不易、父親尚僱用了一位名喚阿四姐的老傭人、晚上睡在客廳、自己是新住客、既被稱作少爺、順理成章也就成了客廳廳長啦。牀就是每日折叠的帆布牀!
所住唐樓一梯兩伙、每伙(單位) 住的可能是數伙人家。由於是商住兩用、底層商鋪左是洗衣店、右是遠東飯店(京菜)、順租佔了二樓,四樓住了若干戶人家、五樓是天台、那可是共用的好地方、各家曬衣服、晨晚運動、打太極、練功夫、聊天、透透氣、減減壓的場所。
到港次曰、父親帶我們去辦理住港身份登記手續。那時正逢大陸鬧飢荒、每日偷渡至香港者、數以百千計。港府為了人道安排、能扺港者均收留。地㸃在九龍城啟德機場工地、數以千計的人在排隊掛号、蹲成一条長長的坐龍.......。
為了防止難民排隊擁擠騷亂、所有人不論老少均需按秩序蹲或坐在地上等候排籌(輪號)、拿到了號碼則等候叫號辦手續、如此則民心安穩、井然有序。為了方便找學校、不能超齡、父親把我的年齢少報了兩歲、但父親廣東話不標準、四月變成了十月、自己從此少了兩歲半。到了今天在美尚不能與同年申報老年退安卡、才知道吃了大虧。
語言不通、未學英文、中文簡體、竟無學校肯收留。最後經人介紹、進入了一家「孔教中學」、續讀小學五年級。學校位九龍佐敦道一幢大廈內的第四層, 樓下兩層是「龍如」茶樓、三樓是舞廳、四樓是我校、五樓是公寓(小旅館)、六樓以上是住家、武館、跌打、舞校、類類種種、龍蛇混雜。學校師資雖非名牌、卻是來自五湖四海、不乏飽學之士、退隱名士。校長本身就是儒生俊英、談吐文雅、畧通普通話(國語)。班主任高高瘦瘦、其父六十一歲生他、故名陳六一。上學首測、語言不通、字體簡寫、英文未始、通算零分....。
家父就找了一位包姓英語補習老師、從ABC開始、學拼音、土法煉鋼、大耀進!老師聽聞是位䝉族王孫子弟、也是落難人、三十元港幣一個月、每日來家授課一個鐘㸃,敲、打、掐、揑、擰都用上啦。要不就用筆敲我的 五指、能不記住嗎?他教俺獨創的世界英語拼音、貓頭鷹、烏龜造型都用上啦。還真管用、一個月內從字母到單字、開始唸OEC 英文課本、三個月內直追五年級課程啦!
廣東話是個大問題、同學們也良莠不齊、在校旁廟街、廣東道、官涌街市的小混混也不少、見我是外鄉人、能不想法欺負、調侃嗎?有空就在自己耳邊疲勞轟炸: 老兄(勞鬆)、老兄、唔怕唔吃蔥!那是嘲笑自己己是吃大蔥的北方佬、孰忍孰不可忍?還是忍了!以和為貴嗎!
自己竭盡所能、希望能聽懂老師講課、但往往事與願違。幸好有位同鄉胖女孩、一位名叫姚玉蘭的同學仗義坐在身旁提點、幫助、勉強知道老師功課動向。正是: 悶坐書桌聽師言、語言不通也枉然。無奈睜眼書本看、察顏觀色猜幾番。幸有鄰桌女同學、多助提㸃不嫌煩、方能勉強度艱難。奈何熟識簡體字、師給乂乂零雞蛋。
學校面積有限、體育課便要隨老師排隊落樓過佐敦道、途經大牌檔前往「佐治公園」露天操場上課了。自由活動時、女生們多打羽毛球、足球運動則是男生的最愛。顧不得粗硬的石屎水泥地、摔倒擦破皮膚自是家常便飯....。
(待續)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