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淋漓盡致冰島遊(二)

何秋媚

第二天(續):離開地熱區,一路的荒蕪,我們開始加速趕路,天黑前真的如願趕到了首都Reykjavik。還沒來得及細賞首都的魅力,卻趕上了當地的一場音樂盛會。盛會就在華麗典雅的國家音樂廳舉行,當地男男女女都盛裝出席,個個如沐春風,明艷照人,看得我們當中的男性同伴是多麼的目不暇給。這裡的人們無不顯得謙和有禮,還不失諧趣地與我們互動交流,動作、神態都十分有韻律,讓我們深深感受到音樂在這裡的超然地位,已經是不容置疑地融入了每一個人的細胞裡了。我們當然也對著Sun Solfar這個維京人登陸點的著名雕塑狂拍一頓,才滿意地回酒店下廚準備美味可口的晚餐。

同行七人,每人都是攝影大師而且個個身懷絕技,不是橋梁建築師,就是資深工程師;不是經歷豐富的旅遊大家,就是遊歷世界的美食家;更重要的是我們的領隊有著高超的廚藝,一手刀功出神入化。這晚,我們又像第一天晚上一樣,各司其職地在SOHO般的酒店內下廚做飯。材料是第一天在冰島超市連鎖店Bonus就購買了,整個的旅程,我們就是沿途這樣不斷材料補給,不斷大快朵頤。有手藝精巧的領隊廚師坐鎮,一桌香氣四溢的豐盛晚餐很快就完工了,那鍋香噴噴的羊肉,肉嫩味濃,不一會兒一掃而空,席間免不了又是香檳、紅酒大肆慶祝行程第二天的完滿結束。大家每天都為喝酒找著各種各樣的藉口,實在是豪氣無比。
第二章: 走進冰島 初遇極光
第三天: Welcome aboard Iceland! 按行程,今天沿一號公路北上。甫出冰島首都Reykjavik,往北走不到一分鐘,漫天遍野白雪皚皚,迎接我們的便是一個浩渺的白色世界!這才是我想像中的冰島!我相信,世上沒有多少個國家的首都和原野的距離仿如一墻之隔。風在吼,馬在嘶,這個素淨的世界卻從不受幹擾地一如既往,如若初見......我們從首都一直往北走,目的地是冰島的教會山Kirkjufell。教會山山型高聳,如一頂高高的草帽,所以也被稱為草帽山。車子小心翼翼地輾過厚厚的冰層,迎風冒雪,艱難地翻過了一座座的山,沿途一片片黑黑的火山岩石堆,了無生氣,一話不說默默地頂著白霜,要向茫茫的雪原訴說些什麼;遠處那頭頂著落霞金光的Kirkjufell草帽山,向我們敞開懷抱,這個鼎鼎有名的草帽山因其完美的外形常常被選做冰島的形象代表,這次很友好地給我們留下了一個非常好的印象:金草帽!......在草帽山的對面,一個兩層的瀑布各自結滿了冰掛,嘩嘩的流水在冰掛下歡快地流著,沒終也沒始!第一次如此靠近冰瀑,感覺很奇妙,天邊彩霞滿天,眼前是冰封千里,瀑布不息地奔流著,自然界的定律是如此的美好而簡單,讓人心隨境靜。
一路上捨不得滿眼恩賜的美景,攝影大師們停下來拍,拍完繼續又停,停停拍拍似乎樂此不疲,終於在晚上八點多才抵達Fossatun這個前不著村的幽美小旅館歇腳了。據說,Fossatun是整個冰島觀極光最佳地點之一。落榻的木房子雖簡陋卻乾淨整潔,隱於野的店主人原來是作家Steinar Berg ,他寫了很多很多的童話故事。只見他面容慈祥,卻動作麻利,不一會兒的功夫就為我們八人端上了美味的冰島傳統美食。正當我們美滋滋地享用著暖暖的羊肉湯之際,Berg不緊不慢地前來告訴我們:“極光來了....”大家嘩一聲沸騰起來,顧不上儀態便極速衝出餐廳,仿佛極光真會如流星般一閃而過,過而不返!連我們文質彬彬的攝影協會會長David也立馬跟了過來,儘管他已經第N次遇見極光......趁著極光還沒活躍起來,我們返回餐廳把美食三下吞進肚子,拿起三腳架就往旅舍背後當風的小山坡快步跑去。
風,不懷好意地叫囂著,令小山坡上的氣溫無比冰凍,但我們的心此時是炙熱的,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仿佛此行的終極目標就在這夜實現,明天可以打道回府!.......聽聞極光Aurora是北歐童話裡的一個女神,掌控著宇宙中的極光現象;而事實上我也只是粗略地知道極光是高緯度天空中帶電的原子相互碰撞而產生的一些奇妙光帶,並需要太陽離子流的配合才能看見。我不敢大聲說話,連腳步也輕起來,生怕嚇跑了大家熱切盼望的幸福之光;只見每個人都很小心謹慎地設置著相機的參數,滿懷激情地誓要拍出驚艷世人的大片!.......北邊的天空首先亮起來,一縷弧形光芒朦朦朧朧地漂浮著。慢慢的,光芒多起來形成光帶,光帶越來越多,集合起來落落大方地在東南西北整個天空跳躍起來!灰灰的蒼穹下,一些流雲不願退隱,妄想著與極光共舞。這些幽幽的光帶就如極地的小精靈,撩起薄薄透明的輕紗,或含羞答答地,或歡快地,扭動著美曼的身軀,在這片專屬於她們的宇宙中翩翩起舞,極度優美地編導著飄忽不定的的舞姿。因有流雲的傾慕,極光要盡顯她們的萬千儀態,把舞蹈鋪排得異常空靈、妙不可言!生平第一次的極光,就是如此不著痕跡地點燃了這一整片極地的夜空,還有我們的心!(每次極光的出現都是唯一的、不可複製的。從冰島回來後曾無數次想起這次美妙的極光,心中仍充滿著無比的激動。由於極光離地面十萬八千里,所以肉眼看見的極光顏色是不能像經過處理的相片那樣絢麗多彩,但這種會舞動的天文奇觀的確無比得奇妙、空靈,語言和文字是無法合適表達感官所看所感受的)。
(文/攝影:何秋媚)
北德州亞裔攝影學會(NTAPA)是個攝影愛好者交流的平臺,熱誠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加入,互相幫助共同切磋一起進步。學會於每月第二個星期二晚上開會,第四個星期二晚上執行攝影比賽和訓練課程。邀請有專精的攝影師演講和指導。歡迎參加﹗如有需要我們協力的地方,請不吝告知。 網址:www.ntapa.com 聯絡:田丹 Dan Tian電話:(214)682-3140; 電郵: ntapapresident@gmail.com










圖片集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