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龍哥部落格】
淡出演藝圈張祐瑄積極回饋社會

陳龍禧

當很多十歲小孩入迷的看著電視卡通,在玩電動遊戲或是在安親班上才藝課時,清純可愛的張祐瑄,那時就展露歌舞才華,十歲讀小四的年齡,就開始登台唱歌,常在音樂老師帶領下去廟會或婚禮現場演唱賺紅包了。雖然父母親也不是需要這些錢貼補家用,但是去唱幾首流行歌就會拿到酬勞,自然而然就賺到錢,這樣的日子就讓她後來走進演藝圈。
張祐瑄說,這種算是另類打工賺錢的日子,後來到高中期間,因為認真讀書而中斷三年沒唱歌,高中畢業以後,真的需要協助媽媽賺錢養家,幫忙照顧弟弟妹妹,當時正巧西餐廳演唱盛行,真是想趁年輕賺點錢,不完全是為興趣唱歌。她西餐廳跑場最多一天跑7到8家。曾參加「明星演唱團」近兩年,能唱國台語歌、日語歌、有人點唱時才偶爾唱英文歌。
靠多年唱歌的實力,張祐瑄參加「聽咱的歌看咱的影」歌舞桃花江劇中唱作俱佳,很受觀眾歡迎;常應邀參加GTV台灣第1台「台灣演歌秀」,JET綜合台談話性節目「女人要有錢」,因為自己的事不想談太多,而從小參與歌壇,巡迴跑碼頭多年,在後台所知紅牌歌星的內幕雖然知道不少,可是想到揭演藝人員的八卦、隱私總感覺不道德,所以就越來越淡出,不再參加了。
張祐瑄為家人奉獻了青春歲月,兄弟姊妹和媽媽感情特別好,她除了曾有一段時間開過咖啡廳,後來偶爾作些珠寶買賣生意,懂事以來扣除在學校讀書,所有時間都和舞台工作密不可分。偶而也會參加拍攝電影,有時候也演連續劇及演舞台劇,張祐瑄還喜歡票戲演青衣,曾參加空中大學國劇社,所以學得一身唱作俱佳的身段,對她舞台表演幫助很大。
因為登台需要,張祐瑄常需要珠寶首飾,長久累積下來配戴及接觸珠寶的經驗,自己就是最佳珠寶代言人,就在寶石商人鼓勵下,漸漸一邊唱歌一邊和歌星藝人、朋友交換買賣珠寶,因為她的信用好,買者也放心,日積月累就賺了些錢,名氣傳出來才會被電視製作單位看上,並邀她談些珠寶買賣鑑定經過經歷,進入演藝界的感情受創八卦問題,後來擔心會太招搖,也就漸趨保守,不再繼續上節目談。
雖然曾與資深演藝人員白冰冰是老同事,也曾與余天、張菲等人演出,但張祐瑄還是沒有製造上媒體的新聞,也沒有緋聞出現,所以名氣當然就沒有大起大落,演藝之路一直都很平順。當年台灣歌星常赴東南亞登台,張祐瑄在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等華人僑界,也是盛名遠播。妹妹受她影響,一度也想走進歌壇,只是後來結婚僑居溫哥華,就當華僑去了。
從小就隨著前輩到處巡迴登台,張祐瑄說,很多成名歌星以前所作所為,她都看在眼裡,記在心中,可以說「舞台就是她的老師」。她從那些歌星學到不少才藝,在日本唱的期間,學到日本歌星靠實力的真功夫,還有敬業精神,以及更多的待人禮節,讓她進步很多;在台灣,尤其是看「盈淚歌后」姚蘇容作秀演唱技巧,看她投入的感情和換氣,自己就參考改進,也是很有收穫,更體會到「只要自己有功夫,就不必擔心沒機會」。
張祐瑄以前住在板橋,佔了地利之便,她常在板橋附近地區廟會、秀場登台演唱,大工廠設在當地的慶祝活動,也少不了邀請她表演,和在地歌迷間感情深厚。她透露,以前也曾去北投「那卡西」走唱,當時練就不少的日本歌,成為後來去日本唱歌的本錢,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料想不到的收穫。
從國中參加學校民族舞蹈社開始,張祐瑄就對學民族舞很投入,這一嗜好後來一直持續學習到高中,加上票戲所學的身段,能歌善舞就成為她在舞台上的強項,這也是她每次演唱歌舞劇,很受觀眾喜愛的原因。她說,早年沒唱歌會接通告到華視、中視演戲,電視台最風光的製作人「周遊阿姑」有時安排吃飯,這是成名機會她都落跑,當然就只能演比較小的角色了。只是沒想到山不轉人轉,在上官明莉介紹下,參加「明星演唱團」還是又和「阿姑」相逢,張祐瑄說,她對「阿姑」至今企圖心仍是如此旺盛,極力要把「明星演唱團」經營好,實在深感敬佩。
張祐瑄的休閒時間,現在常上法鼓山修佛法,也學紫微斗數,很多時間參加京劇票戲,也曾經和劇團上台表演。她說,「明星演唱團」在中時旺旺支持下,經常巡迴台灣各縣市演藝廳公益演出,她每次和劉晏潔兩人搭檔表演「梁山伯與祝英台」,幾乎成為重頭戲,多次搭配後兩人是默契十足,是個很受歡迎的節目,希望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參加公益演出回饋社會,張祐瑄很自豪她能為社會貢獻一些心力。她說,現在已經不必為生活奔波,曾經受大家支持照顧,如今能力所及就用自己本行專長,常跑到全台各地榮民之家、安養照護中心,唱歌、跳舞、演戲回饋,讓大家在平靜日子中有點娛樂。她說,看到長輩觀眾們開心,真是感覺安慰。
張祐瑄是法鼓山觀音道場的護持,是位很虔誠的佛弟子,對聖嚴法師集思想宗教、哲學於一身無比崇敬。她自己對宗教的感情,是多年來一點一滴培養下來的。她說,雖然聖嚴法師已不在人間,但她仍舊願意追隨法師的腳步,繼續弘揚光大佛法。目張祐瑄是在法鼓山訓練出來的錄影及攝影師,道場一些法會直播或宣傳,還有部分營會活動,她都有參與其中,當個掌鏡人,雖然她謙稱技術只比大家好一點,但未來如果看到她成為名攝影師,大家不要覺得突兀。
從以前在餐廳、在秀場跑演唱,幾乎是一直馬不停蹄在動的工作,如今轉變成觀音道場茹素佛弟子,張祐瑄感覺「生活步調放慢就很放鬆」。現在她對從事公益的興趣遠重於爭名求利,所以大部份沒公益表演時,就在學習紫微斗數如何排命盤及解盤,開始有了為離開歌壇做準備的念頭。
談起紫微斗數,張祐瑄忍不住發出鈴鐺般的笑聲,她說這是生活重點中,繼觀音道場志工之後排在第二的選項。「紫微斗數師範學院」輔院長對培訓她當講師是寄予厚望,並不排除以後派到遠處開疆僻土,去設學院教紫微斗數。張祐瑄一再強調,不要小看她的毅力,以前唱歌表演之餘,她是個很能孤獨自處的人,就算是未來去蒙古新疆教紫微斗數課,都不會害怕生活孤單。
 感嘆人生無奈,無論情緒陷入谷底,或是人世間的生離死別,偏又不能與天抗衡,張祐瑄覺得唯有歸依佛陀,才能走出悲情,過得很快樂。還有生活迷津如何解惑?人生的喜怒哀樂何處覓知音,以及如何趨吉避凶,對她來說,生命的南針方向,她都願意與人分享經驗。
 張祐瑄說:「跳脫出娛樂界的生活後,她現在的欲望很低,就因為無欲則剛,所以很容易快樂。」這麼多年來,她很慶幸沒被演藝界這個染缸影響,現在最大的體會是,要懂得對自己好,安排好自己的生活,才會有能力去照顧別人。這是這幾年來對生活的領悟,也讓她找到快樂。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