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廣告搜尋


No Image
網上讀報
Read
e-Edition

黃頁廣告導覽
Chinese Yellow Pages Ads

分類廣告導覽
Classified Ads

English Section

【龍哥部落格】
杏林父女孫書貴道範長昭孫華玲妙手回春

陳龍禧

為了幫助治療祖母的心臟病,原來學工程的河南洛陽人孫書貴,特別自習醫術,再向鄉里各處的有名中醫請教,透過互相學習切磋,後來自己成為名聞遐邇的中醫。孫書貴醫生以孝為本,懷著悲天憫人的愛心善待鄉里,一生行醫濟世。在向眾多中醫師學習過程中,融合各家精髓,還到全國各地講學與蒐集名貴藥材,以防假藥誤人,並自行研磨成粉,放家中以供祖母需要,偶有鄉里的人求醫,孫書貴醫生宅心仁厚,都以仁義為本,並未收錢。
孫書貴醫生,醫術高超,望聞問切,常以愛心、耐心幫助病人,解除痛苦,很快即盛名遠播。繼承父親衣缽,現旅居達拉斯的孫華玲醫師記得,有個鄰居男生長六個手指,怕別人取笑,自把多餘的指頭剁掉,頓時鮮血直流,趕緊跑到我家,奶奶就用爸爸先調好的中藥給他敷上。她說,附近實驗農場有人長大瘡,父親亦耐心治療直到康復為止。
孫華玲醫師表示,父親以工程師敬業態度及科學頭腦,用蒐集的珍貴藥材,存放在家裡免費替人治癒疾病,用真正行動實現「藥神」孫思邈《大醫精誠》篇:「凡大醫治病,必當安神定志,無欲無求。先發大慈惻隱之心,誓願普救含靈之苦皆如至親之…不得起一念蒂芥之心,是吾之志也。」所以鄉親們常送土產酬謝回饋。
所謂「醫者父母心」的天職,孫華玲醫師在「紀念我的父親孫書貴醫生」文中敍述:後來父親在河南「洛陽中醫學會」擔任領導主任,主管中藥研發,很盡職盡責到各地尋找貨真價實的中藥材,而且對病人細心問診,盡心盡力溫馨照顧。他研發的中藥常有獨到之處,幾乎是可以藥到病除,而且日復一日更加精益求精。
除了是位懸壺濟世,值得大家敬佩的好醫生外,孫華玲說「父親也是個大孝子,對爺爺奶奶從來都沒有大聲說話,非常的孝順。」她覺得百善孝為先,孝順的人做事,都會受上天護佑,所以父親在中醫領域的造詣與療效極高,認識的人對他醫德、醫術都讚不絕口。她說「在中醫學會附設的醫院治療病人,治好很多疑難雜症,很多醫院宣布不治的病人,父親仍是細心配藥,愛人如己,從無分別之心。」
孫華玲醫師說,就她的記憶所及,有位18歲女生,得了精神病。到醫院注射西藥,就是安定睡覺,導致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經我父親治療痊癒,重回學校上學。她說父親放假回老家,常親自炒中藥,磨好或製成膏藥,準備給生腮腺炎與怪病的人治療。有個急性胃炎病人,嚴重上吐下瀉住院治療無效。父親開了副中藥,在電話上吩咐服用方式,幾個小時後就好了;有個病人小腿骨折,住院一個月還能聽到骨頭摩擦聲,感覺骨頭根本就沒有長,用了父親配置的中藥一個禮拜,骨折處的骨細胞就開始搭骨架了。
孫華玲表示,她父親行醫救人秉持以德為本的精神,認為中醫發展完備,相信以德為本能幫人脫離病痛,醫德醫術結合才能為中醫創造更美好的前景。她說「2006年父親來美國,在飛機上也熱心提供治病,所以一路非常順利。他不懂英文,全程都有好心人幫助。住美期間曾參加「河南同鄉會」,同鄉知道父親是著名中醫師紛紛登門拜訪,父親給他們義診治療,並提供許多養生建議。孫醫師說,當時她在休士頓準備考中醫執照,因為這個因緣,父親把一生所學都奉獻給眾生,在休士頓的佛堂為大家義診,為大家解除病痛;在洛杉磯佛堂,有位大姐手術失音說話很痛苦,經父親用秘方治療,後來病情緩解了很多。
在父親薰陶教導下,孫華玲自小也學習中醫。她上海醫科大學學的是西醫,但是父親嚴格要求我必須傳承中醫的衣缽。畢業後在北京醫院工作,治療過黨國政要與著名書法家啟功先生。來到美國後通過中醫針灸執照考試,繼承為父志發揚家傳中醫,傳承父親濟世救人的願望。
達拉斯名書法家何嘉雄,是末代王孫溥心畬的再傳弟子,溥心畬為啟功的表叔與老師,因緣際會何嘉雄在達拉斯見證了孫華玲醫師的高超醫術。他見證說「我從前一向不相信針灸可以治療花粉過敏,總認為花粉是外界傳染物,與血液結合會有過敏症狀,故人體無法抗拒空氣傳染。2011年3月因花粉過敏,當時找附近針灸師治療,好了許多。因為自己又去戶外運動,到4月底已病情非常嚴重。一度連續兩天多不能入睡,一坐下來就咳嗽、呼吸急促甚至氣喘,只能閉目養神,五分鐘後又開始咳嗽,也睡不著覺,更不用說躺在床上。兩天後開始心律不整,神情憔悴與興奮交錯,加上頑固的個性不願再找針灸治療,更不願意吃過敏藥,認為那些都不可治本。將近三天都睡不著,非常睏的時候只能用手扶椅站著睡,可是不到五分鐘就醒來。更不敢去想如此下去會有什麼重大後果。無奈之下我到超市買枇杷膏,明知道這樣不能治療,但治好的緣份就這樣開始!
何嘉雄說,巧的是在超市遇見從孫華玲醫師家佛壇,吃完飯出來的好友吳復嵩與賴虹芳,他們驚恐我臉色如此蒼黃,病情憔悴。吳先生介紹有位孫老中醫醫術高明,要我立刻求見。我到孫醫師家,開門的是年輕美麗大方的孫華玲醫師,原來她父親已回中國。在沒有懷疑之下,我接受治療,可是要再渡過一個難熬漫長的夜晚,等到隔天才能治療。說也奇怪,在與禮佛修道的孫華玲醫師對談後,雖仍不能躺下就寢,但那晚平靜下來過了一夜,像是暴風雨過後黎明將至,似乎我把人生所有的希望寄託在明天。
禮拜六早上針灸,孫華玲醫師頭幾針首先是大腿上的穴位,再來手臂與膻中穴附近,這似乎是一道機關,把我咳嗽氣喘毛病當場鎖住了。我整個人是躺著的,她奇特的手法跟一般針灸師在背上用針不一樣。因為以前運動傷害,找過七八個針灸師,在大腿上用針的不多。孫醫師的手法非常奇特,似乎我感覺這就是他們家傳的秘方。他覺得孫醫師藥方與人不同,用藥時辰也與其他中醫有異。他現在整個人脫胎換骨似的,大約八天後全好了,而且精力旺盛去跑三圈操場,感受大自然的陽光,從此告別春天不見天日的苦處,心中對兩位朋友與孫書貴、孫華玲醫師父女有無限的感激,永世難忘!
何嘉雄會計師說「以前在校主修電腦與會計,畢業後從事會計師及藝術推廣活動,時常熬夜,生活作息不定,以至於體質不佳,每到春天總是呼吸困難,連打噴嚏,有時咳血加輕微氣喘,使工作效率降低。」他說,非常感謝孫華玲針灸中醫調理,十多年來的花粉過敏現在已經減低到最輕微。經絡打通後,空氣中的花粉通過經絡循環已能正常地循環出體外。然而世間總有陰錯陽差,兩三年後道範長昭的孫老前輩先行一步。此生未能當面行叩謝大禮,每感於斯,未嘗不臨文嗟悼。因此「力發宏願,希望有緣、有病痛的人,能找到醫德、醫術、道心、細心兼備,像孫華玲的好醫師,早日恢復健康生活。」


回上一頁